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就哈哈哈的笑了,他想到了一首诗中的两句话,就抑扬顿挫的说:“爬出来吧,我给你自由。 ”

    那面华悦莲也嘻嘻的笑了说:“子强,我还没到坐牢那一步呢,所以我就不爬出来了,你赶快爬过来,我想你。”

    季子强有点甜蜜的感觉说:“那里想我”

    华悦莲毫不掩饰的说:“全身都想。”

    季子强说:“等我,我马上就赶过去。”

    这个时候,华悦莲像是突然的想到了什么说:“你刚起来还没吃饭吧那你先吃饭,吃饭了再过来。”

    季子强笑着说:“我一点都不饿,就想先见到你。”

    华悦莲就装出生气的样子说:“听话,吃完了再来,我是病人,你不要惹我生气呦。”

    季子强也确实有点饿了,他就答应说:“那好,等我吃饱了就过去收拾你。”

    到了街上的小饭店中,季子强要了一碗牛肉面,以最快的速度吃了个精光,走到去医院的半路上,季子强想想自己满嘴的牛肉味道,万一一会用上嘴了怎么办,他又在街边小点拿了一盒口香糖,很疯狂的放了五六枚进去,要是那生产口香糖的厂家老板看到了这一幕,一定会把他评选为最优秀的消费者。

    但是季子强到了医院以后,情况并非如他幻想的那样,他那张臭嘴一点都没用上,因为政府办公室的小柳和一个公安局派来照看华悦莲的女孩,牢牢的把华悦莲照看起来,估计是今天哈县长批评了她们昨夜私自回家,留下了季县长一个人在医院守了一夜。

    今天这两个女孩是将功折罪,一会给华悦莲削苹果,一会问她想不想方便,房间里也是堆了很多鲜花,这两个小女孩说的话也比华悦莲都多,叽叽喳喳的讲今天来了好多个单位看望,送来的水果也太多了,问季子强一会走的时候是不是可以带一些回去,还要缠住季子强讲一下昨晚那危险的经过。

    季子强和华悦莲对望一眼,都是无限的郁闷,两个人也不好太过亲热,都掩藏着自己内心的火热,用平淡,无味的语言彼此问候,客气的说些相互感谢的话。

    华悦莲就说:“季县长,昨天感谢你的照看,我很过意不去。”

    季子强正儿八经的说:“应该感谢的是我,昨天要不是你的勇敢,现在我也肯定是躺在病床上了。”

    这办公室的小柳就插上了话说:“你们也不用这样客气吧,如果实在是都过意不去,那等华姐伤势好了以后,你们可以互相请对方吃个饭什么的,我们也可以陪同参加,以见证你们的友谊。”

    季子强看看小柳,实在是忍无可忍的说:“你也太好吃了,一天到晚就是想着敲竹杆,你就不怕长得太胖了以后嫁不出去。”

    那小柳就嘿嘿的笑笑说:“不懂了吧,现在以胖为美是一种趋势。”

    季子强叹息这说:“哎,小柳啊,我是怕你没有韩红的命,最后得上韩红的病,那就惨了。”

    几个人都一起笑开了,华悦莲也差点笑的喘不过气来,季子强忙上前去,想帮着给华悦莲拍一下背,华悦莲大为恐惧,赶忙对他是个眼色,季子强才想起这旁边还有两个人,就讪讪的拿起了床头的水杯说:“华警官,你喝点水吧。”

    华悦莲脸色红晕的看他笑笑,接过了他手中的水杯。

    病房里这两个女孩一见华悦莲要喝水,赶忙不开玩笑了,添水的添水,搀扶的搀扶。

    季子强在病房里呆了两三个小时,一直也没有一个机会可以和华悦莲说说知心的话,他也想了几个办法试图打发掉这两个派来照看的华悦莲的小妹妹,不过都没成功,就算人家上厕所方便,也都是轮换着去虚虚。

    华悦莲见季子强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转来转去,心里又是甜蜜又是好笑,两人唯一能做的就是眉目传情了,还算好,两情若是长久时,大眼瞪小眼也浪漫

    过了两天,也没有什么大碍,华悦莲就出院了,季子强亲自过去接她出的院,还告诉华悦莲说:“悦莲,你现在可是洋河县的名人了,连续的已经电视报道你几天了,就连柳林市的报刊也刊登了你的英雄事迹。”

    华悦莲揶揄的对季子强说:“那不是还要感谢你给我了这样一个出名的机会。”

    季子强很认真的点点头说:“是啊,是啊,以后你出名拍广告了,记的给我分点广告费。”

    华悦莲说:“ok,没问题的,但你先要请我好好吃一顿吧,在医院这几天,每天光喝稀饭了。”

    季子强哈哈大笑说:“我怎么尽遇见好吃的美女了,好吧,晚上请你吃个饱。”

    小车就一直把华悦莲送到了她住的楼下,因为有司机在,季子强也没有在华悦莲的住所过多停留,两人越好了下午一起吃饭的地方,就分手了。

    到了下午上班的时候,季子强本来是要到林业局去检查工作的,却接到了公安局郭局长的一个电话,说有重要情况给他汇报,季子强听郭局长说的很郑重其事,估计是出了什么问题了,但想来一定还是和袭击自己的这件事情有关系吧,他就说:“你过来,我在办公室等你。”

    那面郭局长放下电话,要不了多长时间就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季子强也没和郭局长多做寒暄,直接就问:“郭局啊,听你语气一定是有什么特别事情,说说,什么个情况。”

    郭局长看了看正在给自己泡茶的小张,一时没有说话,季子强从他眼光中看出了事情的重大,明白他不希望让别人听到,就没再追问,那起了办公桌上的香烟,走过来给郭局长发了一根说:“来,尝尝这烟的味道。”

    郭局长接过烟,先掏出了打火机,帮季子强点上,又看看香烟的牌子说:“怎么抽起这烟了,这烟虽然贵,但在我们洋河很少有人吸。”

    季子强笑笑说:“我也是没抽过这烟,试下。”

    小张已经倒帮郭局长好了茶水,他又拿过季子强的茶杯,添上了一点水,见季子强并没有让他留下的意思,就悄无声息的关上门离开了。

    这个时候,郭局长说:“季县长,昨天我们县上发生了一起重大強奸案,我是来给你汇报情况的。”

    季子强有点疑惑,这样的案件不必要搞的神神秘秘吧,连秘书小张都要回避,莫非当时人不是等闲之辈,季子强就抬起头,平静的说:“郭局,是谁”

    郭局长看看他,说:“烟草专卖局的局长吴海阔。”

    季子强心头一震,难怪郭局长如此小心,看来这事情真的有点麻烦了。

    烟草专卖局的局长吴海阔是吴书记的儿子,也刚上来不久,过去是一个乡的副乡长,本来这个问题季子强就有些费解的,哈县长一直和吴书记明争暗斗,但在吴海阔提升烟草专卖局的局长这个问题上,哈县长却很低调的投了同意票,这显然就不大正常,对这个吴海阔,季子强也是多少有点了解的,能力平平,风流成性,胆大妄为,骄奢跋扈。

    在常委会通过的时候,季子强见大家都举手表示同意了,他也无可奈何的投了赞成票,想起来都有点不爽,现在这个吴海阔出了这事情,作为分管公安系统的季子强自然是不能再做妥协,他决定公事公办,但不得不考虑一下吴书记在洋河县的影响,看来一个单纯的刑事案件,要在洋河县这一亩三分地上公正透明的解决,也是有难度的。

    不过就算是吴书记插手,季子强还是准备尽自己的努力,让这件事情得到一个公正,还受害者一个天理。

    他就冷冷的问:“受害人情况怎么样是那个单位的”

    郭局长说:“受害女孩是翔龙酒店的服务员,18岁,叫张好,家住文官乡,很可怜的一个女孩啊,受到太多的惊吓,对很多事情的表述已经很混乱了,现在已经被父母接回了家。”

    季子强起初还是很平静的在听,但听到后来已经是眼射怒火,面挂寒霜了,他很阴沉,很冷酷的表情到底还是让郭局长看到了,郭局长在和季子强相处的这大半年里,从来都没有见过季子强有这样表情,他知道,季子强彻底愤怒了。

    郭局长沉默了一小会,他需要提醒一下季子强,他不希望季子强被愤怒冲晕了头脑,以他对洋河县和对吴书记的理解,这件事情最终会演变成什么结局,现在真的不好说,而季子强是一个难得的好领导,他要是晕了头,说不定会把他自己也搭进去,他就谨慎的说:“季县长,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希望你还是考虑全面一点,先让我们处理吧”

    季子强怒目凌然的说:“这还需要考虑什么考虑他吴海阔的后台考虑自己的官位那么谁来为那个无辜的女孩考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