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取得了两位新屏市老大的授意后,季子强立即向有关部门下了两道指令:一是政府办公室组成一个精悍工作组,进村了解情况。(品书¥¥网)!主要是摸底,搞清闹事人员的基本情况,以及他们的想法和要求。

    二是土地、城市建设等部门要按照政府事先的征地规划,严格实施该方案要求,高度重视,一如既往地做好农村房屋的拆迁与土地征用工作。

    总之,要确保协助,配合高速路建设的顺利进行。

    于是,一个规模宏大的土地征用工作组就迅速组成了,主要涉及的单位,按照季子强副市长的紧急严令,分毫不敢怠慢,抽调了工作作风泼辣的人员,按了领导的话,所抽调的工作组成员,都是“政治上靠得住、作风上信得过、纪律上不折扣”的人,工作组一成立,再无二话,首先就是要摸清“敌情”。

    所以刚成立第二天,工作组组长就决定要高效率、不折不扣、坚决完成领导交办的任务,工作组准备就绪,立即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地开进了黄次村。

    时令正值春初,新屏市显出少有的暖意,风时时袭来,也不觉十分刺骨。

    工作组组长是公路局的一个副局长,这个副局长年方四十八,腰粗胳膊壮,当然是年富力强时候,接受任务时,心中多少有些别扭,感觉完全是“高射炮打蚊子”,他想,不就是对付几个刁民吗,这些年来,由于多和农村工作打交道,按照自己对农村工作的理解,象这个事,很好解决嘛,不外乎“一压二哄三骗”,随便谁都分分钟搞定,何须劳动自己,

    要知道,这些憨厚质朴的农民,一见市里的领导的,那还不都是两腿发抖、战战兢兢?

    但组织的安排,却是没有折扣地执行的,再说,这样既没有压力也十分轻便的活,就当休闲一下吧,于是他率领一帮组员,当然里面还公安,司法系统的干将们,心情愉快地驱车来到黄次村。

    由于事先就接到电话通知,村长王大伟早早起床,穿戴笔挺、煞有介事地迎候在村道前,这个三十五岁的王大伟,是个退伍军人,早先也勤奋读书,无奈在领悟刻板的教科书上面,智力却并非上等,最终高考落了第,只有退而求其次,怏怏之余,只有报名参了军,却又幸生性与人随和,惯于见风使舵,善于察言观色,在部队时很受连长赏识,就这样,早在部队时就入了党。

    他在部队时自是刻苦努力,但遗憾的是终究没有能够提升为领导干部,而政策是比任何事物都变化更快的东西,因是农村户口,国家已经不象前些年那样,慷慨地能够安排退伍军人都能捧一份吃皇粮的那份衣食无忧的工作了,所以退伍时依然只能够失落地回到家乡。

    但是,总的说,他有了这份经历,始终是种无形而威力巨大的砝码,简单地说,在中国的任何集体和部门,如果你是非党群众,工作中即使你再努力、再能干,也都将白搭,就是只有两三个人的小团体,要选个头,当然都只会是党员。

    正是这样的资格与经历,加上略施展一些小计谋,使他能够如愿地干上了黄次村主任。

    这个村主任头衔,在农村改革已经几十载的现在,自然已经没有了以前高度集中与计划时代时的威风和派势了,但终究还是应了一句“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在讲究“官本位”的中国,做了官无论多小的官,那都是显亲扬祖的重要途径,自然更是自己活在当世最惬意的道路和方式,古说“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连法律都会忌惮权势,个中优雅与尊贵,可见一般;至于物质回报,就更显而易见了,当了官,不单有丰厚的俸禄,捞钱更加容易,你听说谁向平民贿赂了?

    其实早在几千年时,就有圣人表述过了——《道德经》就说:“天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道,则不然,损不足而奉有余”。实在地说,老子真不愧是中国眼光最毒的人,能这样微言大义地看穿人道中蕴藏着的刻毒道理,这道理不但贯穿于人类社会的经济领域,在政治、文化方面更概莫能外,人们应该很惊奇,一个绵绵延延的由最复杂生物组成的人类社会,看来是思想潮涌纷呈,矛盾交错激烈,事物跌宕难辨,却早在几千前,被这样一个睿智老人信手拈来的短短语句,就简洁清晰地道出了人类社会的本质,所以人们尊称其圣人。

    可以设想,这个圣人其实并未走远,他现在依旧怡然站在祥瑞升起的某个云端,或者不被凡人所感知的地方,似乎毫无表情,却又捋须而笑,目光爱怜地关注着我们今天的这个纷杂而显多变、混乱却也绚丽、看来温和但又刀光剑影的社会!

    公路局的张副局长气宇轩昂、威势十足地下了车,居高临下地伸出手,村长王大伟慌忙伸过去,荣幸地同人家握了握,背后工作组的成员也一个个颐指气使、神气活现地跟着下了车,相互寒暄与插浑打科后,一行人鱼贯而入村长王大伟家高耸的三层砖房。

    所喜天色尚早,自然首先办正事,这王村长的婆娘很识时务地在桌前摆满了时令可以吃到的鲜果,农村人嘛,好客之外,也如城市里大多的中层市侩人物一般,十分关注飘渺而虚无的自我价值,也学得很有显摆的意思哦,只见那婆娘,摆布整齐后,不忘谦虚却分明隐藏得意地说:“事起仓促,没有预备更多的东西,见笑了。”

    张副局长一行见惯不惊,漫不经心说:“哪里,哪里?”

    他们秩序不等却也疏密有序地抓了水果,得体地开吃。

    王村长那婆娘却也识趣,袅袅婷婷摆着丰臀,悄入厨房去了。

    烟铺路嘛,官场、民间很没两样,王大伟率先撕了一包桌上的“红河88”,一颗一颗恭敬地递到工作组成员手里。

    工作组这次来的唯一目的,是摸清闹事村民的底数,他们和许多部门现在流行的调研一样,这叫科学的工作方法。

    王大伟便如数家珍地汇报了来:前往政府门口叫冤的队伍,为首的正是黄次村一个叫王忠林的人,他还介绍说:“这些人一行总共十二、三人,他们每日徒步到政府门口集合,动不动就向过往的公务员递材料,实在干扰公家办公秩序,很给村领导集体抹黑,工作起来,十分被动;在村里巡逻的,主要是以李二他们一帮小混混为主,现在农村生活眼见得也好了,又值农闲季节,这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便集中起来,手持棍棒,成天价没日无夜、神气活现地象恶鬼一样,梭巡在全村的每个角落,一见生人,便煞有介事地呵斥或审问,相当影响村的形象。。。。。。”

    汇报毕了,王村长就用虔诚的眼光看着工作组,一副茫然和无助的样子。

    下级或臣民,当然需要有了重要指示,才能懂得怎样工作和生活,张副局长作为本工作组负责人,他清了清喉咙,抬头审视了一番参与会议的人,便有条不紊地分析和说明该事件产生的严重性和当前应当采取的组织措施:一、要服从绝对权威。本次征地是政府的决策,是要修建高速公路的,任何怀疑与异议都是十分错误的。二、征地符合程序。征地不是没有条件的,给了补偿款了嘛。三、统一领导,狠抓落实。村领导务必负起责来,做好闹事群众的思想教育工作,要知道,闹事的毕竟是少数,要教育大家明白城市建设对发展本地区的重大意义,积极做好与政府的配合。。。。。。

    这张副局长当真在政府工作时间久了,参加会议的次数也多,现在总结起来,他不假思索、信手拈来,片刻间就字丑寅卯说了三条。

    其他工作组成员待张副局长讲完重要指示,心照不宣地按照自己职位的高低,依次做了发言,中心就是建议召开一次村民大会,说明本次工作组进驻情况,陈述厉害关系,中心就是确保征地工作圆满完成。

    这些人也都是字字珠玑,剜人心肉得很。

    村长听的鸡啄米般点了无数的头,表示已经深刻领会了重要精神,下步将按照工作组指示和部署,认真抓好落实。

    于是工作即告完成,看看天色倒了吃饭的时候,那面厨房里,王大伟媳妇动作却不甚麻利,王大伟皱了皱眉,却也顾全大局地隐忍住了,他快活地建议大家是不是来场斗地主。大家欢喜雀跃地响应起来,但彩头是什么,王大伟自思自己身为农民,任着村长,也倒每月有三五百元的补贴,但比较起来,这点钱,哪里能够目前这些人的一顿饭钱?

    虽然能够赢上百把八十的,周济周济生活,补贴补贴家用,是多么惬意的事,但是千万莫忽视了两点:一、这些人,都是领导,哪有说敢赢领导的钱的?二、自己本钱也过于难于启齿,而且万一输了呢,那才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王村长就想,而自己酒量却颇高,忖度到这里,气氛使然,形势所迫,也不管领导不领导,依恃地主这优势,就大胆建言说喝酒,输的不准皱眉地喝酒。

    王村长哪料,在他眼前这般人,哪个不是时时的酒场站海里来回拼杀,岂能被你一个不定三五天还不能沾次酒的小小村长吓倒?

    斗地主是需要数理思维很高的游戏,在目今的中国,那是相当的流行,其规则是,三人参加,首先采取翻扑克、数数的方式,确定谁是地主,而另外两人,则合力斗他,地主一方,局势是自己与二人比拼,胜也双倍,负也两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