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总算是季子强总结完了,看看时间,也到了晚上8点多了,刚才大家在机关食堂也吃了一点东西,饿倒是不饿,但人还是很困乏的,那些参会的部门人员,也都一个个精神萎靡,季子强就对王稼祥示意了一下,结束了会议。

    会议结束了,人走的差不多,季子强和王稼祥回到了办公室,准备收拾一下东西回家,王稼祥却说:“季市长,你感觉这次两会能正常召开吗?”

    季子强一愣,转过身来,看着王稼祥说:“你又听到什么消息了?”

    王稼祥把嘴往窗外歪了一下,说:“听说那面那个人最近活动的力度很大啊。”

    季子强点点头:“奥,我也隐隐约约的听到一点这样的信息了,唉,真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王稼祥笑笑说:“干什么?丧心病狂呗。他肯定也是看自己就这最后一届的时间了,想冲一冲吧?问题是会不会给大家带来什么影响啊,特别是你。”

    季子强就站在办公桌旁边,想了想说:“是啊,我也一直有点担心这点,这样吧,抽时间我找冀书记谈谈,看他有没有什么方法来制止一下,我反正现在和那人很难说上话了。”

    王稼祥也摇摇头,说:“算了,不扯他了,我们出去喝酒去。”

    季子强瞪了王稼祥一眼说:“喝什么酒啊,最近这风头,你也不知道低调一下。”

    王稼祥不以为然的说:“怕什么,这煤矿的事情和我们又没有关系,该担心的是某些人吧?”

    “唉,不说这事情了,回家吧,最近事情多,太累了。”季子强说完就收拾了东西。

    王稼祥就说:“那成,都回家,我开车送你。”

    “几步路,送什么啊,我走路就回去了。”

    两人说着话就到了楼道,下楼见办公室的们还开着,因为开会,办公室的人都没有离开,季子强和王稼祥就走了进去,却见凤梦涵和办公室的几个女的也在办公室,还有那个这次被季子强拿下来的马副主任,大家一面收拾着东西,一面招呼着季子强。

    凤梦涵的正式任命还没有下来,不过大家也都知道以后的主任是她了,在加上上次有谣传说她和季子强的关系,所以季子强一进来,几个女孩的望着季子强和凤梦涵嘻嘻的笑。

    季子强当然是不怕那些传言的,他看到凤梦涵脸儿有点红红的,笑着说:“你们也辛苦了,我这一忙,累着大家跟上忙。”

    办公室那几个女孩就七嘴八舌的说着让季子强请客的话,上次和马副主任在办公室一起搞霉活路的那个女人也过来说:“季市长,你可是从来没有请过我们,什么时候一定要补上的。”

    季子强就嘴里答应:“好好,没问题,等闲了请你么搓一顿。”

    其中一个女孩就说:“季市长,你看我们马主任多大方,昨晚上请我们唱歌了,花了一千多。”

    季子强笑笑,没有接那个话茬,就走到了凤梦涵的身边,问她一点事情,好像是一个材料什么。

    没想到那个马副主任就呵呵的笑了起来,以他对美女的嗜好,昨天刚刚掏出十五张大票,他总得在美女跟前显摆一下自己的慷慨大方,他就腆着脸对办公室的几个女的说:“二位美女,昨晚愉快吧,我,就是能让美女身体愉快的人,不愉快都不行。”

    “得了,你那块头,还是让你媳妇愉快吧。”正在收拾东西的那个和他有过关系的女人头也不抬就给了他一句。

    “你这是小瞧我。不信你试试。我这只梨,亲口尝了才知道其中妙不可言的滋味。今晚,如果二位愿意,我照常请!继续让二位愉快!”马副主任一脸流氓相,说完,还“哼哼”两声。

    季子强有点听不下去了,说:“马主任啊,昨晚回家,弟妹她没翻你兜?你还有钱请?”

    马主任心中也明白季子强不怎么待见他,可是他还是很脸厚的,一点不在乎季子强的看法,大大咧咧的说:“钱不成问题,如果他们二位美女肯赏光,今天照样请。”

    王稼祥就上前捏捏他的衣兜,衣兜里空空如也,王稼祥说:“行啊,弟妹真支持你请美女啊,衣兜都空了,你还敢继续请,我真眼红你有这样的老婆。”

    “你眼红就赶快把我老婆抱到床上,我马上给你点钱。”这个马副主任呵呵的笑着说。

    他的话刚说完,突然,办公室室半开的门“咣当”一声被完全推开,一位健壮的中年妇女直接冲到马副主任跟前,伸手就给了他一个耳光。

    马副主任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只脚又从后面狠狠地揣向他的腿弯,马副主任“扑腾”一声跪在地上,接着就有一只手薅住他的头发,马副主任眼珠朝上,双手想掰开薅住他头发的手,但无济于事。

    他喊:“你松开,松手,找不自在,你!”

    这几乎是在瞬间发生。办公室里的空气凝固了,这位中年妇女一连串的动作那真叫敏捷、迅速、麻利,看得季子强心里直叫好。

    季子强想,这小子被这一阵折腾,他的媳妇出了气也就完结了,没想到他的媳妇手还没松开,嘴又上来了,大声说道:“你个损犊子,我下班到家,想出去买菜,一看抽屉钱一分没有了,原来,你请妖精吃饭了。”

    她腾出一只手,指点着办公室那两个女的,说:“你俩,你俩小妖精,把昨晚吃我丈夫的东西都给我吐出来!快!不吐出来,他就是你们俩的下场。”

    她提出的条件很苛刻,明显是战争叫嚣,谁能把消化得一干二净,有的已被身体吸收,有的已排出体外的东西吐出来?

    “我叫你得瑟,你得瑟,你服不?…”马副主任眼珠朝上,但嘴就是不服,他自己被老婆揪住头发还大叫:你服不?

    “你真他妈的丢人,这熊样了,还敢问我服不?”他妻子说着,手薅住他的头发猛地往后一拽,马副主任整个身子就仰面朝天了,接着,一对肥臀就坐在他的肚子上。

    马副主任还是不服,两条腿乱蹬,手也不老实地挥舞。他老婆欠起滚圆的屁股,双手一用力就把他翻了个。

    马副主任的嘴巴和水泥地亲切地吻在一起,接着,他妻子滚圆碩大的屁股骑上他瘦小的腚蛋,两只肥脚狠劲地踩着他麻杆一样的胳膊,马副主任一抬头,立刻被他老婆摁回地面。

    他几次试图掀翻身上的老婆,身体弯成弓形,而每次都被他老婆肥肥的臀部往下轻轻一点,就把他身子给捋直了。这办公室几个女孩吓得躲在一边,这老婆把丈夫制服在屁股下,腾出双手,继续指着她们大喊大叫。

    看样子,二位美女不把吃进肚子里的东西吐出来,她是不肯罢休了,这阵势比季子强预想的糟糕,王稼祥怕事态进一步扩大,赶紧上前想劝说,刚上前,他老婆一只手就伸到王稼祥的鼻尖,眼露凶光,大叫:“你,闭嘴!”

    “你给我起来!”马副主任尽力扬起脖子大叫。

    他老婆一巴掌打上他的后脑勺,然后大哭:“我,我怎么找你这个败家老爷们,你,你还我钱。”

    王稼祥说:“弟妹你起来,你这大身板可别把他压坏了,压坏了,你再上哪找这么有能耐的好丈夫。”

    她一把推开王稼祥的手,骂:“跑破鞋倒是有能耐!还他妈的好丈夫?”说着,又是狠劲一坐,马副主任弯曲的身子又被捋直了。

    就在这时,季子强知道自己不说话不成了,他真后悔自己怎么就没有直接回家去,自己要是不在现场,随便他们乱闹,打死了这个马副主任也和自己没关系的,但现在遇上了这种事情,自己不管也不成,自己是领导啊,所以季子强就冷冷地,表情僵硬而严肃地说:“成何体统,成何体统!机关成了夫妻打斗的战场。”

    季子强说完,看看还坐在马副主任身上的女人,明知故问:“这位家庭妇女是谁?跑到这里耀武扬威,妨碍公务!”

    这马主任的老婆也是认得季子强是谁的,只是刚才进来没有太注意到季子强,在一个她想也是下班时间了,大领导肯定都不在办公室了,现在一见季子强,她还是有点心虚。

    季子强继续冷冷的说:“起来,起来,有什么事情好好说,要不我就叫门口执勤的武警了。”

    这女人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站了起来。

    这时候王稼祥就过去翻开了马副主任的抽屉,见里面还有上千元的钱,就对这女人说:“这不是钱吗?你怎么能这样冤枉老公呢?”

    马副主任的老婆手疾眼快,一把抢过王稼祥手上的大票,胡乱地叠一叠,就装进自己精致的钱包,然后,在众人的注目下,扭着丰硕的屁股扬长而去。

    季子强他们全都看呆了,王稼祥的手停在半空,一时半会儿没缓过神来。

    季子强见马副主任老婆走出屋,然后喝道:“马主任,你以后把你彪悍老婆管住,不准踏机关门半步!”

    说完,季子强转身暗自好笑着走人了,此刻,办公室里空气似乎凝固了,一个个大气不敢出,季子强带着怒气走了,他们心里当然是万分忐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