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知道,这是每一个在你这个位置的人都会想,也必须想的事情,但大部分人是一定会失望的,因为他们没有靠山,没有人提携,而你不同,你有这样的机会,就看你能不能把握。 ://efefd”

    陈双龙的眼睛就眯了起来,他冷冷的问:“真有机会?怎么才能做到?”

    庄峰沉默了几秒,一字一顿的说:“明天一早,你邀请黄县长在这里看日出。”

    陈双龙眼中的迷雾就升起来了。。。。。。

    随着华剑星的交代,案情就可以向华老板靠拢了,矿山的办公楼就成了临时的办案地点,华老板也被控制了起来,而苏副省长和冀良青,庄峰等人在天黑之后,返回了新屏市,现在他们留在山上已经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的,公安厅和新屏市公安局,以及武警接管了下面审讯的任务,他们只需要在等待几天,案情就会清清楚楚。

    晚上没等苏副省长等人回到新屏市,季子强就带着几个政府的领导在郊外迎候了,新屏市的政府招待所也准备了一桌饭菜,不是很奢华,但也绝对可以称得上丰盛,等冀良青等人一到,季子强的车就在前面开道,一起回到了竹林宾馆。

    今天的酒还是有,但所有人都不敢放量大喝,就连冀良青也是表现的很沉重,其实他心中并不是如此,他已经知道,自己很快就会彻底的击垮庄峰了,但他依然要保持低调。

    苏副省长的心情也是很沉重的,他一回忆起煤矿中那一幕幕的场景,他都感到反胃,感到想吐,所以今天的这顿饭吃的勉勉强强,大家情绪也都是很低落,简简单单的吃完了饭,苏副省长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冀良青和庄峰想过去探望一下,也被苏副省长的秘书拒绝了。

    苏副省长在对华老板等人憎恶的同时,也是有点隐隐约约的担心的,他和冀良青,庄峰等人一样,对这个案件所带来的最终影响还是在担心。

    身在官场上,其实说白了,就是身在一个复杂的小社会里,这里以及外面所有发生的问题,都会映射到这个小社会,一些看似毫不相干的问题,会在这里发酵而变得难以预测,从自己的到了一些信息老看,长远煤矿的问题是很可能转移到庄峰身上来的,这个从今天庄峰的表现和情绪也是能判断出来。

    庄峰假如真的深陷其中了,对自己会怎么样?

    谁都知道庄峰是自己推荐和选拔出来的市长,这个问题会不会成为季副书记等人攻击自己的一个契机呢?

    还有,自己收到不少庄峰送来的东西,这其中不乏很多都是值钱的文物,特别是他送给自己的那个石刻,更是价值不菲,他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会不会成为自己致命的隐患?

    苏副省长确实很伤脑筋,他也明白,自己必须密切的关注着案情的发展,随时应对可能突发的一些问题。

    所以这个夜晚就是一个所有人都难以入眠的一个长夜了,当太阳露出了第一线亮光的时候,新屏市的重要人物们也都早早的来到了各自的岗位,在冀良青和庄峰陪着苏副省长吃完早餐之后,包括季子强在内的市委,政府要员们,都齐聚在市委的会议室里,等着刚从山上传来的审讯汇报。

    这个赶下山来给回报的是省公安厅的一个姓蒋的处长,刑侦五处的,也是这次支援新屏市侦破此案的主要力量,他汇报说,昨天晚上苏副省长等人离开煤矿后,他们对华老板也连夜进行了审问,同时,大宇县也连夜召开了政协常委会议,剥夺了华老板政协委员的资格,在凌成3点左右,这个华老板扛不住了,可惜陆陆续续的交代了一些问题。

    从他交代的问题老看,基本是和华剑星的口供相吻合的,实际上,整个煤矿的运作和管理都是他在负责,那个华剑星不过实在执行他的一些决定而已,并且在他的交代中,还涉及到了大宇县的好几个主要领导,他们或者是给他开绿灯帮忙,或者是收受了他的贿赂之后帮着掩盖一些上訪和告状。。。。。。。

    听着这个蒋处长的汇报,会议室里的人都开始紧张了,当黄县长的名字从这个蒋处长的嘴里蹦了出来的时候,庄峰的脸就一下惨白了,他有点哆嗦的摸出了一支香烟了,连续的点了几次,都没有点着香烟,他开始在心中祈祷着,期盼着自己能躲过这次劫难。

    而冀良青就慢慢的轻松起来了,事情正在朝着自己预期的方向发展,接下来,不管是苏副省长想要深究这个案件的责任,还是他准备放上一马,让事态在可控的范围内处理,这都已经和自己没有太大的关系了,因为庄峰会一直会在风头浪尖上帮自己顶着。

    而季子强在这个时候,却突然的感到了一阵紧张,他发现,自己可能在某件事情上有点疏忽了,疏忽了一个关键的问题,于是季子强就准备吧自己的担忧说出来。

    不过一个电话却打断了季子强的思路,电话是山上公安厅的人打给这个蒋处长的,蒋处长在接听电话的时候,已经显的有点紧张起来了:“这样啊,嗯,好,好,你们保护好现场,我一会就回去,我马上给苏省长汇报。”

    放下电话,这个处长就说:“苏省长,情况发生了一点变化。”

    苏副省长刚才也一直听着他打电话,现在就很关注的问:“什么情况?”

    蒋处长说:“刚接到山上的消息,那个大宇县的黄县长不幸遇难了。”

    苏副省长一下就站了起来:“什么?怎么回事?”

    “我们的人在一早准备找他谈话的时候,找不到人,后来有人说见他到了后山,我们处的同志到后山之后,才发现,他已经摔死在后山悬崖后面了,我需要马上回去出来一下,看看是他杀还是自杀。”

    苏副省长慢慢的坐了下来,情况是有点复杂了,他挥了挥手,让这个处长离开了。。。。。静下心来,苏副省长就想了想,这时候他抬头看了庄峰一眼,就看到了庄峰异常镇定的表情了,苏副省长又低下了头,很久之后,才说:“看来这个大宇县的黄县长是和案件有不可分割的联系,我们假设他是畏罪自杀,那么他和这个华老板到底有多少不为人知的勾结呢?我们一定要搞清楚这个问题。”

    说完这段话,苏副省长又看了看大家,最后把眼光又一次的落在了庄峰的身上,说:“庄市长,你也上山协助调查,就算黄县长是畏罪自杀,也请你们一定要把事情弄清楚,不能因为他这样的个别领导的**,而影响到新屏市,乃至于我们整个北江市的干部荣誉。”

    庄峰会意的,连连的点头,人也站了起来,匆匆忙忙的离开了会议室。

    而冀良青也暗自叹口气,看来这次庄峰是逃脱了,现在事情已经定性了,责任自然是由这个畏罪自杀的黄县长承担了,不过想想,这也算好事吧,至少这把火没有烧到新屏市来。

    季子强无话可说了,他刚才想说的就是希望加强对黄县长的监控,但现在显然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季子强心里想,自己还是思虑不周啊,怎么就忘记了这个步骤,但季子强心中还是有怀疑的,黄县长现在就定性为自杀,这是不是有点草率了?

    可是季子强也清楚,事情恐怕也只能是这样了,就算不是自杀,只怕也很难获得其他的证据,对方很聪明,势力也很庞大,一切都做了很好的安排,自己还能做什么呢。。。。。?

    接下来的这几天季子强是很忙的,在案件基本清楚之后,苏副省长也离开了新屏市,对大宇县的黄县长的失事,也没有查出什么隐情来,现场没有留下任何其他的踪迹,现在也只能定性了畏罪自杀了。

    而庄峰在山上的煤矿协助调查,家里这一摊子事情全部要季子强来处理和负责,连续的几天,季子强都是一早上班,天黑了才能回家,好在王稼祥还能帮他分担一点工作,有些自己不想出面的会议和接待都是王稼祥去应酬的,但就是如此,还是忙的不亦乐乎。

    今天下午已经下班了,季子强还在会议室里开会,进入了二月,离两会也是越来越近了,市委已经召开了几次会议,政府这面也要开始准备了,所以这个两会的筹备会议今天开了几个小时,对于两会期间整个新屏市应该做到那些准备,这里面卫生防疫,工商管理,还有什么城建监察工作,代表的住宿,吃饭等等,真可谓是包罗万象。

    季子强在会上讲了:“同志们:根据省委、省政府有关领导的要求,今天我们召开“两会”第一次筹备工作会议。这次会议的主要任务是根据省政府总体方案的批复精神和李省长在组委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所做的部署,进行再次动员,进一步落实工作任务,明确责任,全面推进各项筹备工作。刚才,组委会办公室主任王稼祥同志向大家介绍了本届“两会”主要内容安排和前期筹备工作情况。从总体工作进度看,筹备工作起步早、考虑全面、方案主题鲜明,重点突出,有很多创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