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审讯工作的级别迅速提升了,络腮胡子成为了重点对象,到现在为止,护矿队的队长,那个络腮胡子还是没有开口,或许是知道罪孽深重,在做着最后的顽抗,

    这个络腮胡子,是护矿队队长,一定知道所有情况,络腮胡子的嘴很硬,什么都不愿意说,刑侦支队和技术科的人已经管不了那么多,开始上手段了,长期审讯的他们,自然有独特的办法。 ://efefd

    在此同时,技术科早已经将所有护矿队员的身份输入电脑中间,通过无线上网卡,查询他们的身份,这一查,也有了重大的发现,有11人的身份证是假的,其中包括络腮胡子。

    这个时候,季子强却接到了冀良青打来的电话,他首先问明了案情,后来他对季子强给予了高度的赞扬,最后说他已经连夜通知了市常委们,在今天早上召开一个紧急会议,让季子强在常委会上做一个详细的汇报,大家一起研究下一步的工作。

    季子强有点犹豫,这里的工作还没有结束,自己现在就离开是不是有点不妥。他说:“冀书记,要不会议晚点开吧,这里工作还很紧张。”

    冀良青说:“季市长,我知道你很辛苦,也很认真,但现在案情基本明了,你先把那里的工作交给张广明书记吧,市里需要你第一手信息,来应对接下来的问题。”

    季子强就明白,冀良青已经担心了,他是在准备着准备给省委,省政府汇报了,他没有听到自己的详细汇报,他就不能给上面做出一个完整的通报。

    季子强不得不离开,他也知道这件事情处理不好,会给新屏市带来很多负面的影响,所以在挂断了冀良青的电话之后,季子强就召集了所有骨干,包括刑警队的陈队长,还有武警的王队长等等,让他们继续审问,并直言不讳的说:“从现在开始,对于华老板等人,我定下一个规矩,不允许单独有人和他接触,所有审问和关押,都必须有武警和公安局的人同时在场,不管是谁,违背了这一条,我一定会追究。”

    这也是季子强的一种担心,并不是没有这种杀人灭口的可能,自己必须防患于未然。季子强在开完了短会之后,上车离开了,本来季子强还想着在车上好好的思考一下这些问题,但上车之后,没过几分钟,季子强就撑不住,靠在后垫上很快就睡着了。

    这一觉,季子强就睡到了快到新屏市区的地方,他是被矿山来的电话叫了起来的,他没有听到电话铃声,但小赵在接通电话后,还是犹豫着最后叫醒了他,因为案情已经有重大的突破了。

    张广明书记说,那个络腮胡子护矿队长终于开口了,随着络腮胡子的开口,长远煤矿发指的罪行被揭露出来,被打死打残的少年,多达7人,其中5人被埋在了15号井和17号井的旁边,2人被埋在了井里面,最为过分的是,有一个少年,是离开煤矿后,在新屏市试着告状,被煤矿得知,护矿队员竟然追到了少年居住的地方将其抓回来,活活打死的。

    络腮胡子的身份也明确了,果然是公安部网上通缉的a级杀人犯,至于其他护矿队员,据络腮胡子知道,有10余人是犯事之后,隐姓埋名被招徕进来的,好几个都是网上通缉的对象。

    季子强听得骤然紧张了,这是一起罕见的刑事大案,季子强没有想到,自己本来是无意的来暗访一下,却牵出了这么大的案子,据季子强了解,这样的案子,在北江省,恐怕都不多见。

    当季子强赶回了新屏市的市委,在会议室把这些情况在常委会上汇报之后,冀良青,庄峰等人一个个听得都是目瞪口呆,事情的严重程度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这让会议的的其他人也都即沉重,又紧张,每个人都开始考虑着,这件事会不会殃及到自身。

    他们并不担心案件的多大,但最怕的就是因为案件而牵连出其他的问题,比如谁是矿上的保护伞,这个保护伞和自己是什么关系?你组织部门为什么没有审查好这样的领导,你市委书记,副书记当初任命他们的时候,你们是一种什么心态。

    这样下来各种可能性都是有的,所以冀良青坐在那里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而庄峰也脸色发青起来,全新屏市的领导都知道自己和黄县长的关系,事情一但烧到了黄县长的身上,这火离自己也就不会太远了,他额头也渗出了一颗颗的汗水。

    冀良青呆坐了好一会,事到如今,必须给省委汇报了,已经不可能绕过去了,冀良青一面让季子强通知煤矿的张书记,按照络腮胡子的交代,迅速提审华剑星,争取在短短几个小时之内,获取重大证据。

    同时,冀良青走出了会议室,在门口拨通了季副书记的电话,季副书记听了冀良青简短的汇报,好长时间没有说话,这么大的案子,太少见了,没有想到,区区一个煤矿,竟然敢做出如此惊世骇俗的罪行,收藏10余名逃犯,活活打死7个少年,这是什么性质啊。

    季副书记在考虑了一会之后,对冀良青说:“良青同志,你先稳住局势,我马上安排省公安厅协助,记住,一定要认真仔细,不要放过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这件事情,以新屏市公安局的力量为主,省公安厅协助,要彻底完整查清楚,省委负责给公安部汇报案情。”

    北江省的高层也都震动了,刚刚上班,省委,省政府的主要领导已经坐在会议室研究起了这个问题,会上决定,让苏副省长亲自带队,直接赶到新屏市,随行的有省公安厅的刑侦专家,预审专家,他们搭乘最早的飞机到达新屏市市,直接到长远煤矿。

    在省里的人马还没有到达新屏市的时候,大宇县煤矿的华剑星终于开口了,他承认自己知道这些事情,从目前所有的证据来看,雇佣这些少年的行为,就是华剑星的主意,护矿队也是按照华剑星的安排行事的。

    大家都清楚,老板不发话,下面的人是不可能做出来这些事情的。

    不过这个华剑星在叙述的时候,出奇的冷静,在他的叙述中,大家再次感觉到,这件事情表面上已经和华德恒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了。

    天亮以后,络腮胡子在特警队员的严密看护下,带着脚镣手铐,到15号井和17号井下面去了,指认埋藏其他少年的地方,富源煤矿办公大和15号井、17号井附近,被戒严了,大宇县公安局的大批干警赶到了长远煤矿,加强戒备工作,一部分技术骨干和刑警队的干警,开始参与到案件办理之中。

    整个长远煤矿已经停工了,不少的工人隐约听说了煤矿发生大事情了,有些起的早的工人,看见了15号井和17号井旁边的白布,知道出大事了。

    办公大外面不远处,围着大量看热闹的工人,他们议论着,脸上的神情各式各样。

    山下的季子强已经非常疲倦了,但这个时候他还不能够休息,他守在自己的座机旁边,不断的很煤矿联系着,他知道,大批的干警正在继续审问护矿队员,想要弄清楚每一个细节。

    季子强一直想着长远煤矿为什么能够嚣张这么长时间,背后究竟有什么重大的隐情,如果说煤矿的背后没有保护伞,季子强根本不相信,可是,目前所有的证据中间,都没有涉及到党政领导,这太不正常了。

    华老板太聪明了,所有的手续都是齐备的,包括华剑星书写的欠条,长远煤矿作价5000万元,近年来煤矿的收入,大部分都到华剑星的账上去了,欠条上面和煤矿的财务账目上,都反映的清清楚楚。

    长远煤矿要寻求保护伞,离不开金钱,可是钱都给了华老板,是华剑星归还欠款,天经地义,至于华老板拿钱干什么,那是他的自由,警方无权干涉,也就是说,华老板拿着钱去贿赂官员,根本无从查起。

    季子强还在思索之中,冀良青的电话就到了:“季市长,我现在要和庄市长到长远煤矿的等候苏副省长和公安厅人员的到来,我考虑你也很辛苦了,就休息一下,暂时不要过去了,你在市里把日常工作主持一下,有什么情况及时和我联系。”

    季子强也不想在进山了,现在的事情基本已经差不多,自己就是去了,有苏副省长,冀良青,庄峰等人和省公安厅的人在现场,以自己的级别,也不过是陪同一下,不可能再起到主导作用了,所以他就答应了冀良青。

    季子强也实在是太疲惫了,昨天晚上一宿没有闭过眼,现在放下电话,坐在办公室里就有点晕晕乎乎的,他叫来秘书小赵,让他帮着自己守电话,有什么大事及时叫醒自己,安排好之后,季子强就进了里间,靠在床上很快睡着了。

    而不久之后的长远煤矿会议室里,苏副省长坐在会议室正中间的位置上,脸色严峻,脸上还能够看出风尘仆仆的样子,冀良青和庄峰都坐在旁边,省里的这些人是直接驱车赶到大宇县长远煤矿,没有在长远市停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