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他还有第二个方案,那就是和黄县长快速的切割,但这同样是有很大的难度的,怎么切割,怎么让他闭嘴,这不是简单的打个招呼就能做到,因为就庄峰自己所知道的,越是领导级别高的,越是在里面心理素质差,甚至连街上的混混都比不上,进去三下五去二的,核桃板栗都吐出来了。

    所以现在就算庄峰有了这两个预案,但实际上两个都还是一种构思和计划,离真正的实际操作,相差太远了。

    这个夜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了,不仅仅是他,包括冀良青在内,一样的无法休息,冀良青和这个矿上倒是没有一点关系的,但在自己的辖区里,出了如此大的一件事情,这最终会演变成一个什么性质,什么规模的事态?冀良青说不上来,但毋庸置疑的说,事情越大,最后给自己带来的负面影响也会越大,自己是新屏市的一哥,所有在新屏市发生的好事,坏事,都自然而然的会和自己联系在一起。

    所以冀良青也是忧虑的,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想捂那是肯定捂不住,听季子强说的意思,矿山还有人命问题,这才可怕。

    作为一个优秀的宦海中人,冀良青也需要给自己预先想好几套方案来应对接下来发生的问题,他绝对不会把这看成简简单单的一个刑事案件,冀良青首先要想到的是政治问题。

    而季子强肯定更是无法入眠了,他正在和张书记,武平,还有那个武警的队长在一起分析着案情,武平说:“季子强,这个华剑星也很难对付,看来他们早就有思想准备,从所有情况看,刚才我们初步接触了华剑星,如果不能掌握确凿的证据,华剑星什么都不会说的,所以我们建议,还是从下面着手。”

    季子强也一直在思考和分析这些,要说定罪,现在已经完全可以了,但季子强还是想揪出他们幕后的人物来,甚至季子强还有一种很微妙的想法,自己不是一直想对付庄峰吗?过去派武平监视小芬其实也是有这个想法的,自己在心里隐隐约约的有一种想要找到庄峰破绽的期望。

    后来小芬的离家出走让自己很是遗憾,但现在既然遇到了这个大院煤矿的事情,自己何不借机查查,华老板和黄县长百分之百的有牵连,这虽然暂时没有证据,但只要是正常人,谁都能看出来。

    而牵出了黄县长,会不会拔出萝卜带出泥,找到庄峰的漏洞呢?

    季子强是在下意思中有一点这个想法的。

    不过这样想法他是不可能告诉季子强人,他只能根据事态的演变来做出相应的反应,现在问题到了这里卡住了,那就先从这里开始。

    季子强也果断的说:“好,就按照你们的意见处理。”

    张书记说:“季市长,我还有一个建议,现在,我们应该要接触华老板了,虽然情况不会很好,但应该接触他了,这个时候,取得的证词,还是比较可信的,再说,我们也可以将双方的证词进行比对,我负责接触华老板,武平他们负责对下面的人进行审讯。”

    季子强也同意了:“也好,问话的时候多注意一些。”

    几个人分头忙去了,季子强在秘书小赵的陪同下,走出了会议室,他走出来的时候,感觉到外面很是寒冷,毕竟刚过春节,还没有太暖和,又在山里,还是晚上,所以屋里还是要好一些。

    走在清冷的月光中,此刻,季子强已经冷静下来了,在想想自己的想法,季子强觉得通过一次的行动就彻底击溃庄峰,看来还是想的简单一些了,长远煤矿的事情,从现在掌握的状态来看,与华老板是没有丝毫的联系,都是华剑星,或者说下面的人做出来的,那么,只要攻不破华老板,这件案子,已经变成彻头彻尾的刑事案件,一个常务副市长,关心这样的刑事大案,也说得过去,不过,总是会让人觉得有些不务正业。

    季子强也清楚,既然从市公安局调人了,庄峰也肯定已经被惊动了,庄峰也会想到后面的情况,他一定会让黄县长做好所有的准备,这样坚实的堡垒自己到底能不能击破呢?

    情况果然如季子强想的一样,老奸巨猾华老板,没有让张书记等人抓住他的把柄,这就给季子强面前摆出了一个难题,对华老板现在该如何处置,因为在目前来说,自己只是行政长官,并不是具有公检法一样的权利,没有资格抓人,没有资格审讯,现在的一切还都只是以谈话的方式在进行,华老板的政协委员身份在还是依然有效的。

    所以在汇集了几处信息之后,季子强不得不采取一个收敛的动作了:“依我看,到了这一步了,华老板肯定是不会认账的,我们有点被动,现在我们也只能够就事论事了,记住,对华老板的态度不要粗暴,如果实在找不到什么证据,允许他自由活动,你们不能留下什么把柄。”

    张书记和武平也都是懂法律程序的,一起点头。

    季子强又说:“堡垒总是从内部瓦解的,放过上面的,从下面好好挖。”

    季子强还有一个希望的,那就是等市里公安局的人来,他们是专业的人员,对审讯这一块应该更精通,希望他们能够打开一个缺口。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新屏市刑警支队和技术科的人来了,陈双龙也来了,作为刚刚上任的刑警队队长,这样的重大案件他肯定是不能缺少。他们的到来让工作推进速度大为加快,矿上的一些资料开始分类,进行系统的查找,同时,讯问的速度大大加快,在铁的事实面前,护矿队的人很快开始交代了。

    初步查明,长远煤矿最大的问题就是在用工方面,资料上面显示,最近的一年时间,长远煤矿使用童工,采取非法拘禁的手段,威胁众人,这些人离开的时候,煤矿会补助一点资金,然后告知这些人,如果有人敢泄露消息,面临着全家被追杀的命运,因为大部分都是涉世未深的少年,他们不敢有任何的反抗,最为令人发指的,煤矿因为少年逃逸事件,对所有人进行严刑拷打,他们将众多少年编组,每个组只要有一个人逃逸,其余人都会遭遇毒打,因为时间比较长了,暂时还没有查清楚所有少年的具体住址。

    不过,通过详细的讯问,不少队员交代的实际情况综合起来看,至少有几个少年遭遇毒手,也就是被活活打死,然后被埋了,具体什么地点,暂时没有人开口说,发生这些事情的时间,正好是在华剑星成为长远煤矿法人之后的事情。至于誘拐和胁迫少女在矿上賣淫,给矿山挣钱,这也得到了落实,七八个女孩现在也被解救了出来,送到大宇县医院进行检查,治疗了。

    而大宇县的黄县长,也得到了消息,急急忙忙的赶到矿山来。

    他心里的紧张是可想而知的,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赶了过来,希望自己能找个机会和华老板串通一下,不要让火蔓延到自己的身上来。

    但季子强却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在刑警队来了之后,季子强就把华老板等人交给了他们,季子强并没有撤出武警,每一个嫌疑犯关押地,和每一个审问,都有武警在旁边执勤,这让黄县长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华老板,他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转进转出的。

    情况迅速被汇集到了一起,季子强愤怒了,他被煤矿这些人的暴行惊呆了,竟然有如此残忍的手段,可以想象,这些少年的心里会留下怎么样的伤痕,另外一个方面,该是有多么强大的力量保护这煤矿,让他们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季子强不相信过去没有人告状,但长远煤矿照样营业,如果不是自己发现这一切,还会死更多的少年。

    季子强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再去想自己如何对付庄峰的事情了,他觉得,现在第一要务就是一定要彻底查清楚,替那些死去的少年讨回公道。

    季子强直接发出了自己的指示:“彻底调查,一定要弄清楚所有的事情,如果有少年被打死了,就是刑事案件了,一定要弄清楚埋在什么地方,还有,查清楚每个护矿队员的身份,能够下这样的手,这些人不简单,弄不好有些人可能是逃犯,或者有命案在身。”

    凌晨3点,终于有一个护矿队员交代了地点,被打死的少年埋在15号井和17号井的旁边,具体埋了多少人,他不是很清楚,他只参加过一次埋人。特警队员迅速押着这个护矿队员到了15号井和17号井的旁边,车辆也开过去了,全部打开了大灯,将四周照的亮堂堂的,几个年青人手里拿着铁铲,开始挖起来,很快,在护矿队员指认的地方,挖出高度腐烂的两具少年的尸体,已经有人忍不住了,押着护矿队员的警察,用力踢了这个护矿队员一脚。

    接下来,挖掘工作的力度开始加大了,不少的特警队员和干警也加入了挖掘的队伍,他们被护矿队的暴行震惊了,都是想着一件事情,要彻底调查清楚案件,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施暴的歹徒。两个小时过去了,有尸骨又被挖出来,技术人员摆弄骨骼,凑成完整的尸骨,清点数目之后,正好是5个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