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们的矿长在吗?”

    看到季子强他们进来,这女秘书有点奇怪:“你是谁啊,找我们矿长干什么?”女秘书的话还没有说完,马上闭嘴了,脸色迅疾变得苍白,她看见了季子强身后的全副武装的特警队员,此刻,女秘书的身体开始发抖。(品#书¥网)!

    季子强现在可是没有心情怜香惜玉了,冷冷的问:“回答问题。”

    这女秘书战战兢兢的说:“都、都下班了,在住宿区。”

    “那好,你打电话,通知他们都到办公室来。”

    她哪敢说不啊:“我、我马上通知。”

    季子强知道,此刻不能到住宿区去,那里的人太多了,免得引发不必要的麻烦,他就对女秘书说:“你记住,镇定通知,就说有上级领导来检查工作了,煤矿的负责人全部到这里来。”

    不过10来分钟,先后有8个人进入矿长办公室,随即被直接扣下了,分别由两人带到一边询问情况,这是季子强安排的,时间宝贵,季子强现在需要知道所有情况,特别是长远煤矿的账本。

    季子强坐在办公室,长远煤矿的矿长是华老板的亲侄子,今天没有在煤矿,据说是到县城去了,估计也是和华老板在一起,季子强就让给张书记打电话,让他给大宇县那个副书记通知,把人带到长远煤矿来,将华老板和矿长都带来,找个借口,不要让其他人知道,另外,顺便将华林乡的书记乡长也捎过来。

    安排完这一切,季子强感觉到累了,一个是爬山路费劲,在一个今天季子强也没吃下午饭,刚才又看见的一幕幕血腥的场景,对季子强的刺激太大了,他没有想到,在长远煤矿,竟然发现了这样的事情,那些被吊打的人,很多都是少年,还不谙世事的少年,究竟是什么人,能够下这样的毒手。

    一会季子强就见张广明也过来了,他给季子强汇报说:“季市长,刚刚问过了,这些被关在屋里的人,都是外省来打工的,90(百分号)的是未成年人,其中老人和年青人是带着他们出来的人,这些人进入煤矿之后,被剥夺了人身自由,天天都要挖煤,却没有一分钱的工资,有不干的,就会遭遇毒打,我们清点过人数,一共是105人,我们正在审问和核对,我怀疑,可能有被护矿队队员打死的人。”

    季子强心里一阵的颤抖,他又问:“还有什么其他情况吗?”

    张广明就低下了头,有点痛心疾首的说:“还找到了好多女孩,都失去了人身的自由,供护矿对和矿老板们取乐,也对有钱的工人收取很高的费用来”

    季子强一把掌就拍在了桌子上,脸色铁青,立刻瞪起眼睛,眉毛一根一根地竖起来,脸上暴起了一道道青筋,像扑鼠之猫盯着人,他的牙齿咯咯作响,嘴唇都快被咬破了,好一会没有说话。

    过了许久,季子强才慢慢的恢复了脸上的表情,有点疲惫的说:“嗯,你们继续加大询问力度,今天晚上,一定要弄清楚所有的情况,这个长远煤矿,胆子有天大,另外,仔细追查那些护矿队员的身份。”

    张光明说:“季市长,我们的力量有些单薄,能不能要市局技术科和刑侦支队的人来一些,有了他们,进展会快很多的。”

    季子强犹豫了好一会,他担心新屏市的公安局一动,消息就会传播出去,但现在季子强也顾不得这些了,破案要紧,他就说:“好,我同意,我现在就和冀良青书记联系,让他直接安排市公安局的人过来,这样就能封锁住消息。”

    季子强看看时间,虽然有点晚,但这里的情况还是很紧迫的,也就顾不得会不会打扰到冀良青了,一个电话挂到了冀良青的家里,给冀良青做了一个全面的汇报。

    这样的汇报让冀良青也是大吃一惊的,他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大宇县会出现如此复杂,重大的情况,他听的也是有点毛骨悚然,就说:“子强,那你辛苦一下,我现在就通知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人紧急支援。”

    “不过还请书记。。。。。。。”

    “我知道,我知道,我会暂时保密的,不过恐怕维持不了多长时间,现在什么都难保密了。”

    “嗯,是的,就尽量吧。”

    冀良青又想了一会,说:“对了,要防止其他问题同时出现,特别是工人那一块,先安抚好,不要闹事。”

    季子强连声答应着,放下电话又忙了起来。

    在华老板进入这个长远矿山以后,他还是很是气恼的,那个县委的副书记怎么能无缘无故将自己扣下呢,还连同自己的亲侄子,不过,华老板心里也是有鬼,长远煤矿的肮脏事情,他是知道的,这一年来,无非是县上有黄县长护着。

    他就想,难道说上面现在知道什么吗?开始对矿上突击检查?应该不会,自己一直没有接到长远煤矿的电话,出了这样的事情,煤矿和乡政府都肯定会打电话的,对于大宇县委,华老板一直很矛盾,他知道县委的人一直都和黄县长不和,自己和黄县长的关系一直不错,所以就无法和县委这面的人走的太近了,不过因为有了黄县长的保护,华老板的底气也很充足,对县委这面就是应付着。

    他还非常关注新屏市的局势发展,如今,新屏市市正在大力招商引资,在修高速公路,应该不会关注到他的煤矿,华老板也已经下定决心,年底就收手不干了,准备开溜,原始积累足够了,钱这东西,永远赚不完,可不要人赔进去了。

    这样一路想着,就到了煤矿,下车的时候,华老板看见了停在办公房前面的几台商务车,感觉到形势有些不对,他的心开始剧烈跳动了,不过,华老板还是很镇定的,一切都是有准备的。

    他就看到了大宇县的张书记了:“张书记,这么晚了,到矿上,有什么事情吗?”

    张广明很严肃的说:“华老板,有什么事情,你自己应该知道啊。”

    “书记啊,我是真的不知道啊,煤矿都是我那侄子的,现在到了煤矿,我可以打电话了吧,离开大宇县的时候,家里人都不知道,我给他们打电话报平安啊。”

    “不用了,我已经安排人通知你家里的人了,说你和我一起到长远煤矿来了。”

    华老板翻了几下白眼,说:“张书记,你这是什么意思,拘留我吗,难道我连电话都不能打吗?”

    张广明有点不耐烦了:“华老板,安静些,有些事情需要你配合调查,说清楚了,就没有什么事情了。”

    此刻,八个特警队员走过来了,两人一组,准备带走华老板和他的侄子,还有华林乡的书记和乡长。

    华老板的脸就变了,带着惊恐说:“张书记,你这是什么意思,不要做的太过分了,我是民营企业家,县政协常委,你凭什么这么做,我要去告你。”

    华老板的侄子反映更为激烈,甚至准备挣脱特警队员的控制,不过,他哪里是特警队员的对手,很快被控制住,不再反抗了,华林乡的书记和乡长此刻稍微平静一些,或许他们早就想到了这一幕。

    华老板的侄子身体开始颤抖,长远煤矿出现了特警队员,他知道意味着什么,特警队员不是随便谁都可以调动的,这么说来,煤矿里面的事情,他们已经知道了,已经控制住局面了。

    华老板的想法不同了,他很心疼的,这瞬间长远煤矿可能出事了,巨大的财源即将失去了,华老板感觉到了雪崩。

    张书记和武警的队长来到了办公室,对季子强说:“季市长,您还是先休息一下,有什么情况,我们一会直接给您汇报。”

    季子强是很疲惫,但坚持着说:“不用,现在我睡不着,我说过了,时间一定要快,要迅速掌握情况,对了,华老板他们有什么反映吗?”

    张广明就给季子强汇报说:“季市长,华老板很镇定,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不过我认为,华老板是知道煤矿里面的事情的,可能是早有准备,季市长,您放心,我们一定要问清楚所有情况。”

    季子强点头说:“不要掉以轻心,你们两人亲自去询问华老板,只要拿下华老板,很多事情就迎刃而解了。另外,安排一个地方,我去见见这个华老板,看看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是不是还心存侥幸。”

    现在季子强这个会议室已经成了指挥中心,市刑侦支队和技术科的人也正在往这面赶呢,如今已经是关键时刻,消息不可能长时间保密,必须要在黄县长还不知道情况的时候,掌握所有证据,让华老板无法挣脱。

    那个华老板进入他非常熟悉的会议室,看见了坐在里面的季子强,他脸色变了一下,但很快恢复正常了,华老板也是认识季子强的,作为一个很关注时局的人,季子强早就让他注意了,现在他知道,季子强来到了长远煤矿,长远煤矿一定是出事情了,不过,自己早就有准备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好在早早想了办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