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等他们走近了一点,季子强就打开了车门,武平过来汇报说:“季市长,我去看了,行动没有问题,山路大约有3里地左右,非常隐秘,是当地农民去矿里捡煤炭的路,40分钟可以走过去,小路可以直接插到了南边的几栋屋边上,直线距离不超过30米,也可以直接查到15号井和17号井井口,我注意过了,南边的几栋屋确实有好几个人,手里好像拿着警棍,在几栋屋子的四周转来转去的,我数了数,有8个人。 ://efefd15号井和17号井井口的人多一些,有25个人,两个井口相距不远。”

    季子强说:“奥,武队啊,依照你的看法,这两个地方有问题吗?”

    武平很肯定的说:“一定有问题,我看过其他井口,根本就没有人管,唯独这三个地方,收的特别严密,如果没有什么问题,何必花费这么大的气力去守候。”

    点下头,季子强说:“嗯,你好好休息,傍晚的时候,我们开始行动。”

    大家又回到了各自的车里,季子强就靠在坐垫靠背上小咪了起来,这又等到了6点钟的样子,耳边再次有喇叭声响起来,一个姓王的武警分队长带着50名全副武装的特警赶到了。

    几下的人都一起见了面,相互通报了职务和姓名,季子强很高兴的说:“王队,辛苦你了,我们要闯一闯长远煤矿,根据群众的举报,长远煤矿可能存在重大问题,所以,需要特警参加行动,这次的行动,你统一指挥,不能有丝毫的差错,明白吗?”

    这个队长给季子强敬了一个礼,说:“季市长您放心,一定完成任务。”

    接下来,季子强和这个王队长详细商议了所有的行动细节,武平、张广明都在商务车里面,听清楚了所有的安排。

    四台商务车、一台越野车朝着长远煤矿的方向开去,武平已经在路途中找好了停车的位置,所有人下车之后,商务车和越野车会迅速离开,到长远煤矿的前方去等候。

    快到的时候,这个武警的队长就对季子强说:“季市长,这次的行动是我指挥,您不能去,会有危险的。”

    季子强摆摆收:“不要多说了,我是一定要去的,我就是要看看,这个长远煤矿,究竟存在多大的问题,我一定要亲眼看见。”

    这个队长也拿季子强是没有办法的,毕竟季子强的职务摆在哪里,比他高出太多了,他是就只好妥协的说“季市长要去,我不能阻止,但是,季市长一定要听从指挥。”

    季子强连连点头:“当然,当然,你是总指挥吗,我自然要首先听话。”

    队长说完,挥挥手,4个特警战士围在了季子强身边,季子强一看这动静,也就苦笑一下,没有办法了。

    这队长就说:“武队,这4个特警战士听你指挥,保护好季市长。”

    武平没有说话,用力点头,身边有了4个特警战士,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了,不过,武平是不能直接参与行动的,季子强的安全,在他心里是最为重要的。

    小路崎岖不平,而且非常隐瞒,两边都是树木和灌木丛,有的地方很险要,根本看不出有路,这样的小路,一般人都不会行走的,不过,这些在特警队员眼里,不算什么,但对于季子强来说,就有些困难了,有的地方,几乎是武平和那四个武警将季子强架上去的。

    天色渐渐有些暗了,不过一时半会还不会全黑的。武队长指了指前面,对季子强说:“季市长,前方就是南边的4栋楼房了,咦,好像所有人都回来了,护矿队手里有警棍、手铐,不好,还有枪支。”

    季子强接过望远镜,看向南边的楼房,他看见了很多的人在楼房四周手中,大部分人手里拿着警棍,腰上拴着手铐,有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手里拿着双管猎枪,望远镜看得非常清楚,一边的武平已经开始在数人了。武平快步上去,走到了在前面的那个武警队长身边,说:“王队长,先前我们来看的时候,护矿队员有33人,刚才我数了数,有30人,还有3人没有看见,我想,他们是不是进屋去了。”

    “嗯,有可能。”

    “报告季市长、王队长,15号井和17号井没有发现工人。”前面侦查的战士过来汇报。

    他们回来了,这是季子强的第一个反映,按说,煤矿是实行两班倒或者是三班倒的,上夜班的人,一般晚上8点或者10点钟才会进入井里去,上白班的人,通常8点钟才会出来,15号井和17号井的情况太奇特了,这样守着,究竟是为什么。

    季子强就果断的发出了号令:“王队,按照事先的安排行动吧,动作要快,不要拖泥带水,迅速控制这些人,但不能有过分的举动,不能让他们有打电话的机会。”

    此刻,四周都是浓烟滚滚,迎风闻到了呛人的煤烟味,季子强他们所处的位置比较高,用望远镜看到,,漫山遍野都在冒烟,看得出来,这里的长远煤矿四周,有不少非法的小煤窑,还有用土办法炼焦的,对资源是极大的浪费,对环境是一种巨大的危害。

    季子强有些激动,这次的行动,不知道会发现什么重大的问题,那个已经回到大宇县的副书记也已经给张广明打电话来了,他一直和长远煤矿的华老板在一起,或许是以前县委很轻视华老板,这次副书记突然邀请华老板,华老板很激动,根本就没有问为什么,两人一直在一起,当然还有政府其他领导。

    46名特警队员如同猛虎下山,超着护矿队队员扑过去,经过特殊训练的队员,对于眼前的这点距离,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他们瞬间就接近了目标。30名护矿队队员集中在两块,屋前和屋后,看见了突然出现的特警队队员,他们的第一反应是发愣,接着有人开始大声喊叫,可是,他们的动作还是太迟了,特警队员训练有素,上前之后,迎面就是拳脚出击。

    季子强在望远镜里面看得很清楚,特警队员的拳脚,大都集中在下巴和肚子上,这是人体软弱的部位,最先倒下的是持枪的络腮胡子,一个高大的特警队员到了他身边,丝毫没有客气,拳脚之后,季子强看见络腮胡子如同麻袋一样倒在地上,整个过程不到3分钟,护矿队的30人都趴下了。

    部分特警队员反铐住倒地的护矿队队员,下巴遭到攻击,这些人已经不能发出声音了,部分特警队员已经进入了4栋楼房,里面的情形,季子强看不见。

    “季市长,可以下去了,剩余三人也被控制住了。”武平提醒了一句。

    季子强在武平和四个特警队员的保护下,慢慢走向楼房,隐隐的,他闻到了一股血腥味,不仅仅是他,跟着来的众人也闻到了,季子强加快了脚步,进入第一栋楼房,进去之后,季子强倒吸了一口凉气,屋里密密麻麻躺着不少人,有老人,有年青人,大部分的竟然是少年,一眼看上去就是年纪不大的少年,这些人的身上,普遍都有伤。此刻,特警队王队长走到了季子强的身边:“季市长,张书记,第四栋楼房里面,吊着不少人,浑身是伤,刚才我们检查过了,有两个快要不行了,现在正在急救。”

    季子强脸色铁青,匆匆朝着第四栋楼房走去,进屋之后,巨大的血腥味道,熏得季子强睁不开眼,屋里横着几排铁杆,被特警队员砍断的绳索悬在空中,地上满是血迹,一些满身是伤的人躺在地上,连续走了几间屋子,都是这样的情况。

    上楼之后,季子强还发现了不少的刑具,竟然还有老虎凳,而且,每件房屋都是**的审讯室,进去之后,让人感觉阴森恐怖,季子强看不下去了。

    季子强带着极大的愤怒,说:“王队长,马上组织人审讯,另外,我带着20名特警队员,到矿上去看看,我倒要看看那些管理人员,会有什么样的说法。”

    特警队王队长马上出去安排了,不一会,队长带着20名特警在外面集中了,他们要跟着季子强到矿上去。

    季子强走了两步,停下来对张书记说:“光明啊,你打电话通知救护车,救人要紧,另外,通知那个副书记,马上控制住华老板,不准华老板和任何人联系,封锁这里的消息。”

    说完这些,季子强带着众人出发了,时间宝贵,跟着来的众多年青人,留下来护理伤员,张广明安排特警队员开始询问情况。

    没走多远,季子强就看到长远煤矿四个大字出现在眼前,矿区办公大楼是一栋五层的钢筋混泥土建筑,外面看上去,很是气派,此刻,办公楼很是安静。

    季子强带着人进了办公楼,特警队员按照事先的安排,迅速封锁了大楼四周,武平是寸步不离季子强,几个武警也围在季子强的身边,季子强领着一行人从一楼走到五楼,办公室的门基本上都关着,看样子已经下班了,在二楼矿长办公室,门是虚掩着的,季子强推开门,一个年轻的女秘书正在鼓捣电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