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靠在了自己小车的发动机盖上,想了想说:“没有那么简单的,谁能够保证消息不泄露,还有,如果泄露了消息,让对方警觉了,煤矿这么大,上哪里去找人,或者说是找证据。 ://efefd”

    季子强身边的治安大队武平说:“季市长,无论怎么说,您不能去冒险了,太危险了,如果说您出现什么问题了,谁都无法承担责任的,后果是无法预料的,我不会同意您去冒险的。”

    张书记几个人也都一再的劝阻起来了。季子强此刻犹豫了,按照先前的想法,是行不通了,就算武平是公安,会点功夫。但他再厉害,对方人多,手里至少有棍棒,到时候,出现问题了,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自己不是大侠,也做不出大侠的那些事情,必须要为身边的人考虑。

    这个时候,张书记他们找来的那几个在矿上干过的年轻人中的一个说话了:“我知道一条路,可以不惊动护矿队,看清楚情况,不过,想进入井口或者是进入屋子里面,就避不开护矿队了。”

    季子强就很感兴趣的问:“你说说,按照你知道的道路,能够距离屋子或者是井口有多远?”

    这年轻人说:“最多不超过20米了。”

    季子强露出满意的笑容,说:“年青人,谢谢你了。”他的精神也为之一振,如果年青人说的是实话,那就有办法了,近些年来,煤矿频频出事情,季子强早就注意到了,而张书记说到的华老板,季子强以前没有时间去管,这个华老板既然是依靠煤矿发财,本不是什么稀奇事情,通过煤矿和房地产等发财的老板,大有人在,季子强也知道,一些煤矿老板大量贿赂地方官员,早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但这次来了,就要好好的调查一下。

    “武队长,你先和年青人去探路,快去快回,这里距离长远煤矿,只有20多里路了,如果能够突然袭击,我们就制定一个计划来进行,如果不行,你一定要摸清楚路况,我们再想其他办法,记住,安全第一。”

    武平二话不说,开车带着一个年青人离开了,季子强开始安排布置,大宇县的人是不敢用的,恐怕还没有行动,就已经暴露了,为今之计,只有找冀良青了,不过,这次的行动,以后一定会产生震动的,如果长远煤矿没有问题,季子强和冀良青之间的话就不好说了,这个责任恐怕就要自己来承担,冀良青肯定是不会出面的。

    而庄峰呢?他一定知道自己在找他的问题,或许会更加谨慎,可是,时间宝贵,如果让煤矿华老板或者是大宇县的黄县长听到了风声,一切都完了,思考再三,季子强下定了决心。他给冀良青去了一个电话,他说的很隐晦,只是说自己感觉大宇县隐隐约约的有点问题,希望市委能够支持一下。

    冀良青不知道季子强到底想要干什么,就说:“子强啊,你就不能说清楚一点吗?给我也这样遮遮掩掩的,那让我怎么支持?”

    季子强停顿了一下,就对着电话,暗示说:“事情还没有搞的太清楚,我怕最后万一没有抓住什么,那会让书记你为难的,因为庄市长可能会纠缠此事。”

    冀良青一下就有点明白了,原来季子强想搞大宇县的黄县长了,这是好事啊,只要是庄峰的嫡系,干倒一个算一个,自己必须支持:“嗯,那好吧,你在什么位置,嗯。。。。好。。。。。我马上给新屏市武警支队的刘队长打电话,让他调武警前去支持你。”

    季子强一听是武警,就更高兴了,因为武警和地方上联系不是太密切,这样对保密很有作用,季子强说:“那就请书记联系一下,请他们挑选50名特警过来,护矿队员手里有枪械,最好乘坐普通的商务车,不要惊动任何人。”

    冀良青一听也是吓了一跳,说:“季子强,你可要好好斟酌一下,不要弄得事情太大了,最后不好收场。”

    季子强嘿嘿一笑说:“放心吧书记,我可不想稀里糊涂的就栽这上面。”

    冀良青也就笑笑,说自己马上联系武警,他知道季子强不是一个莽撞之人,也希望借季子强的手,来帮助自己除掉庄峰的一些爪牙。

    放下了电话,季子强想想对一个跟来的副书记说:“黄书记啊,你马上回大宇县,稳住那个华老板,我不管你采用什么办法,就是华老板接到什么电话了,你也要稳住他,不能让他有格外的动作,这件事情必须保密,如果泄露了消息,我们的行动,会是一场闹剧。”

    这个大宇县的副书记一听,也连连点头,他匆匆就离开了这里。

    季子强又对其他人说:“我们必须离开大路,否则时间长了,会有人好奇的,大家换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吧。”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两辆越野车先后离开,剩下一台商务车,留下两个年青人在路边之后,商务车沿着崎岖不平的乡村公路,开进了山里,一切都恢复了平静。等待的时间是难熬的,季子强没有下车,在座位上不停抽烟,他想的很多,如果长远煤矿发现了重大问题该怎么办,如果长远煤矿没有发现问题,又该怎么办,一切的一切,季子强都要想到,季子强知道,长远煤矿现在可能存在重大问题,如今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捅了这个马蜂窝,自己该怎么收场,庄峰会怎么反应,说实话,季子强还是有些势不足、气不足、力不足的,但自己不能就此罢手啊,是害就要除,这是自己一贯的原则,所以不动就不动,动就是雷霆一击。

    大宇县的书记张广明也没有下车,他陪着季子强抽烟,其余年青人都下车去了,领导需要思考,他们是不会打扰的。

    张广明自上任以来,他也是明白了不少,领导不是那么好当的,要协调方方面面的关系,不是你想怎么干就怎么干的,他一直想找机会给季子强汇报思想,但今天的机会不好,现在,季子强正在考虑长远煤矿的事情,这是大事,如今不能打扰季子强。

    季子强想着想着,就问:“广明,你说说,长远煤矿会不会有问题?”

    “季市长,我认为,长远煤矿一定有问题,我到大宇县时间不长,也听到过一些议论,不少人都认为,长远煤矿赚了很多钱,可是,上缴的税收却不多,华老板富得流油,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特别是护矿队的事情,我到过几次长远煤矿,没有看见护矿队,而且长远煤矿的汇报,也没有提到过护矿队的事情,他们想掩盖什么,为什么两个井口不准其他人靠近,为什么南边的房子也不准其他人靠近,我们去过,我记得那几件屋子,里面没有什么特别的,看起来,好像是住宿的地方。”

    季子强也点头说:“嗯,你说的有道理,不过,就看武平他们能不能探清楚路线了,唉,钱财使人疯狂啊,如果长远煤矿真的有重大问题,也是麻烦啊,你是知道的,新屏市近些日子来,遭遇的事情太多了。”

    “季市长,我不这么看?”

    “哦,说说你是怎么看的?”

    “季市长,我觉得,有问题,迟早是要暴露出来的,我在新屏市工作了这么多年,见到了一些事情,您到新屏市之后,采取了很多的措施,也打了几个贪赃枉法的人,这样的局面来之不易,一定要稳固的,我认为,除恶务尽,不能留后患,对于那些存在重大问题和隐患的地方,应该下重手整治的。”

    “嗯,你说的有道理,不过说归说,做归做,不好把握啊,但凡一件事情,形成的过程不是一天两天,牵涉到方方面面的利益,牵一发动全身,我们做事的时候,必须要想的远一些,有了明确的目的或者是9成的把握,才能够动手,否则,后果不能把握,很有可能是一败涂地,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典故,你是清楚的。”

    季子强现在已经是深有感触了,一味讲究猛冲猛打,是不行的,必须考虑周到,人不是生活在真空里面的,有时候,看着简单的一件事情,背后不知道牵扯到多少利益。

    张书记说:“季市长,我以为,只要谋划得当,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华老板毕竟发家的时间不长,目前还是原始积累的阶段,没有形成气候的,就是市里有人,但相信也都是间接的关系,未必就已经成为那些人的心腹了。”

    季子强微微一笑,这个张书记确实很有一点判断能力的,不错,自己也是这样考虑的,这个煤矿最大的可能就是黄县长在背后给撑腰的,这老板未必真的就和庄峰挂上了勾,这样,在情况出现了对自己有利的时候,庄峰是极有可能舍卒保帅的,这也是季子强敢于下手的一个重要考虑。

    大山里面很安静,远处传来了车喇叭声,季子强看了看表,他知道,武队长他们回来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