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至少不应该把两人的分歧告诉马副主任,这不是一个他这样的领导应该做的事情,特别是在会上,尉迟副书记在幸灾乐祸的说出了凤梦涵的传言的时候,季子强一下子就决定了,自己必须和尉迟副书记做出切割,和这样的一个人在一起是有危险的。

    追溯到自己断断续续听到了一些尉迟副书记想要在两会期间对庄峰发起的挑战,季子强更加坚信了自己的判断,这完全是一种冒险,这种冒险对他自己,也对别人都是有危害的,他就像是一个炸弹,不知道会炸到自己还是炸到旁人,那么唯一的方式就远离这个危险,和他做决裂是必须的。

    就从这天起,季子强和尉迟副书记再也没有工作之外的任何联系了,就算偶然在市委或者家属院相遇,两人也都只是淡淡的点个头,甚至于话都不说。

    就在刚才,季子强还遇到了尉迟副书记,季子强上班的时候,依然看着他在那里练太极拳,远远的两人向望了一眼,都很快的躲开了眼神,江可蕊走在季子强的旁边,她也是知道这两个人的心病的,就有意的岔开了季子强的眼光,说:“子强,你看柳树上面现在都抽芽了,哪天我们出去踏青吧?”

    季子强看了看几江可蕊的肚子,笑笑说:“你这肚子怎么踏青呢?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家呆着吧。”

    江可蕊就哼了一声,两人出了大院的门,外面广电局给江可蕊新配的司机就拉开了车门,请江可蕊坐了进去。

    季子强和过去一样,目送着江可蕊离开后,自己步行到了政府办公室里。

    一切和往常一样,当秘书小赵送来了今天的报子和一些指名道姓要季子强亲启的信件后,季子强发现这一堆东西里有一封大宇县的挂号信,季子强就扯开一看,又是一份对大宇县长远煤矿的举报信,上面说这个煤矿本来是国有的矿山,但县上相关部门和一些主要领导,包括黄县长在内,他们收受了对方的好处之后,就用很低廉的价格把煤矿转让给了这个老板。

    而这个老板在煤矿违法乱纪,不仅允许一些毒贩在矿山贩毒,还诱骗了很多未成年的农村女孩,在在矿山賣淫,收刮工人的钱财,并组织了打手队,对矿山的民工进行各种惨无人道的盘剥,举报信请求政府做一个认真调查和处理。

    季子强心思沉重的放下了这份举报信,这已经不是季子强第一次收到这类信件了,早在年前,他就接到过几份对这个长远煤矿的举报,上次本来季子强是要过去看看的,但因为临时开会,就没有去成,现在季子强就准备去看看了。

    不过再此之前,季子强先给大宇县的县委书记张广明打了一个电话,向他询问了一下那面的情况,并让他对这件事情做出一个初步的调查。

    但等季子强说完了自己的想法之后,张广明没有一丝犹豫的说:“这份揭发信所反应的问题基本属实的,我早就派人对矿山有过调查,但因为涉及到黄县长的很多问题,所以事情一直这样拖着。”

    季子强还是很谨慎的问:“你能保证你的调查没有问题吗?”

    张广明书记很决然的说:“当然可以,这点我可以对季市长,对组织负责。”

    季子强想,这个大宇县的书记自己也是接触过了,并且从他上次到自己家里说的那些话上看,他也是急于想要站到自己的队列里来,从个人的能力和人品来看,这个张书记还是不错的,自己有必要插手管一管这件事情,这不仅对收服这个张书记有利,还能铲除这些人的**,造福一方百姓,应该说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季子强就说:“行,你先准备一下,我在考虑一下。”

    这样的事情季子强肯定是要考虑清楚的,也不是他不相信张书记,但自己单单听这一面之词,总是不妥当的,张书记和黄县长两人之间的关系本来也不和諧,这其中会不会参杂着一些个人情绪呢?最好自己还是亲自看看。

    季子强本来想带上王稼祥的,但王稼祥现在已经是代理秘书长的职务了,所以他更多的时间要陪着庄峰转,所以季子强就叫来了武平,让他陪着自己一起过去看看。

    在季子强到了大宇县地界之后,季子强才让秘书给大宇县的张书记打了电话,让他准备一下,自己今天就要看看长远煤矿。

    所以在季子强快到县城的时候,大宇县的张书记带着几个信的过的干部,早就在路边等候了,看见季子强下车,众人赶忙迎上去了:“季市长,您一路上还好吧。”

    “还好,张书记,你们还好吧。”

    张广明忙说:“我们都好,季市长,您微服私访,我们可担心了,您还是不要到长远煤矿去了。”

    “广明啊,为什么不能去啊。”

    “长远煤矿本来是华林乡的煤矿,那个华老板承包之后,性质有些不清不楚,而且,因为有市里的支持,华林乡的书记乡长的任命,县委都很是为难,许多时候,他们表面上服从县委的管理,实际上,在很多做法上,是不听从县委的管理的,所以,季市长到长远煤矿去,我们很是担心啊,我到大宇县这么长时间,听说了一些煤矿的事情,也去看过几次,县委常委会准备研究的时候,总是接到市里的电话,要求我们不要过于追究,煤矿开发过程中,总是存在一些问题的,资源利用合理不合理,还有造成污染的问题,迟早是要解决的,还是要以大局为重,有了这些情况,我们才会建议季市长不要到长远煤矿去的,就是要去,也是我们陪着去的。”

    季子强听完张书记的汇报,很淡然的笑了笑说:“我知道了,越是这样的情况下,我越是要去看看了,你们不要担心,对了,人选好了吗?”

    这在刚才路上季子强已经让秘书给张广明提示过的。

    几个年青人出现在季子强的视线里面,这些人,都是张广明特意找到的,身强力壮,反映灵敏,而且,对长远煤矿的情况,都是很熟悉的。

    季子强看了看这些年青人,表示满意。

    季子强可以说对长远煤矿的真实情况是一无所知的,看见了张广明等人焦急的面容,他有些奇怪,小心无坏事,季子强还是要弄清楚情况的。

    张广明还是替季子强有点担心,这里毕竟是自己的地界,一个常务副市长要是在这里出了问题,自己是很难推卸责任的:“季市长,长远煤矿里面,有护矿队,每天都在煤矿四周巡逻的,要是和他们发生了冲突,不是好事情的,所以说,我们建议您还是不去的好。”

    季子强反问:“怎么,难道护矿队很厉害吗?”

    “护矿队的名气是有些大的,因为长远煤矿地理位置特殊,四面八方都是小路,附近的村民常常去想办法弄些煤炭,所以说,护矿队为了保证尽量少的损失,有一些动作的,时间长了,周围的百姓就有些怕了。”

    季子强听出了一些露洞:“不对,你们有些话没有说出来,护矿队有些什么动作,周围的老百姓凭什么怕他们,难道去捡些煤炭,会有什么大不了吗?”

    “这个,季市长,我们也是听说的,护矿队看守很严密,特别是长远煤矿的几个井,一般人根本就不准靠近的,我们几次去检查工作,也没有看出来有什么异常,我们也不明白,问也问不倒什么。”

    此刻,在季子强对面站的一个年青人他开口了:“我在煤矿里面干过,不过,我们当时在煤矿的时候,南边的几间房屋是不准进去的,不知道里面有些什么,曾经有一个兄弟好奇,想着去看看,结果被护矿队的发现了,痛打了一顿,撵出煤矿,自那以后,我们都不敢去看了,我们听说护矿队有枪,还有,长远煤矿一共有17号井,其中15号和17号井,也是不准我们去看的。”

    年青人根本没有想到他这番话的意义,他认为,家家都有保密的事情,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季子强听到了这番话,却感觉到了不寻常,就是张广明等人听见,也察觉出了麻烦,好好的开煤矿,有什么秘密可言,为什么要持枪。

    季子强就鼓励着说:“你还知道什么,都说出来。”

    年青人想了想,继续开口说了:“煤矿的护矿队,其实没有巡逻的,我在煤矿里面挖煤的时候,常常看见护矿队就是朝着15号井和17号井的方向去的,至于其他地方,他们根本不管的,还有,每天都有一些护矿队的人,守着南边那几栋房屋,不准任何人靠近。”

    现场一片沉默,就是傻子,也能够听出来问题了,两个井口不准其他人靠近,是什么意思,还有南边的房屋,里面究竟住着什么人,没有哪个煤矿的老板,会废弃两个还能够出煤的井口,这些护矿队的队员,究竟守着煤矿的什么秘密。

    “季市长,要不,我们来个突然袭击,我调动一部分公安干警,或者是武警战士,来个突击检查,看看有什么秘密。”张书记建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