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于是在第二天的会议上,当别的事情都议完了之后,季子强就提出了办公室没有主任的问题,希望在会的同志可以考虑一下,他说:“各位同志,办公室这个部门是很重要的一个部门,不管对政府的工作,还是对我们市长们的协助,都不可或缺,但这个主任又需要灵活和认真,我觉得啊,凤梦涵同志就很不错,提议组织可以考虑一下。 ”

    季子强说的很认真,但这个话题还是比较敏感的,一般的常委们是知道自己的斤两的,关于人事的调整,他们往往会等着冀良青,庄峰这几个人表态了才好说话,没有预兆和风向的引导,说出来会惹事的。

    所以大家都闭上了嘴巴,其实这在座的人里面还是有几个知道情况的,一个是冀良青,季子强和尉迟副书记都给他谈过,他也正等着这场戏的开演。

    还有两人就是季子强和尉迟副书记,他们两人为此事也算有过一次碰撞了。

    最后一个就是庄峰,在次之前,季子强是找过他,谈过凤梦涵的事情的,当时庄峰因为季子强帮过他陈队长的事情,在一个凤梦涵上来对他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障碍,他本来是准备做个顺水人情的。

    但他还没有说话,尉迟副书记就不温不火的说了:“季子强刚才这个提议我是支持的,办公室确实很重要啊,不过呢,我更看好现在的马副主任,不管从那个方面来看,马副主任都要更过硬一点,当然了,也不是说凤梦涵不好,她也不错,虽然最近有些风言风语的,说她和季市长什么什么的,这根本就是造谣,但相比马副主任,凤梦涵还是欠缺一些魄力啊。”

    这截然相反的论调一下让会议室里的气氛紧张了起来,庄峰本来想做顺水人情的想法,也在这一刻就消融了,庄峰感到好奇,也感到好笑,奥,稀奇啊,他们两个给干上了,好好,那你们继续。

    季子强更是不舒服了,尉迟副书记的话其实就是刻意的提起了凤梦涵和自己的谣言,他越是这样解释,越是想要告诉与会的人,这个季子强提拔凤梦涵那是有特殊原因的,这情郎提情人,怎么能成呢。

    不要说现在下面的人都在隔岸观火,就是冀良青此刻也是心满意足的看着季子强他们两人,功夫不负有心人啊,总算让这两人公开的发生争执了,我就说吗,人和人之间,那有撬不开的缝呢?

    谁都不说什么,季子强就冷哼了一声,又说了起来,他说了很多凤梦涵的优点,也说了很多马副主任的不足之处,现在季子强心中对那个马副主任更是憎恶,所以说起来就绝不留情,针针见血。

    尉迟副书记也互不相让,两人虽然没有在会上争吵起来,但也是各不相让,针锋相对了。

    会议室现在的状况让别人更无法参与进来了,这向着谁说都不好啊,就拿那个公安局韩局长来说吧,他算是尉迟副书记的人,但他也犯不着为一个办公室的主任来和季子强对着干,季子强现在也不说多有权威吧,但惹上他总是没什么好事,何必淌这浑水。

    今天这会不是常委会,所以王稼祥也是列席参加的,他可是一点都不在意,坚决的站在了季子强的身后,在季子强说完,王稼祥就站起来说:“这个办公室主任问题,我看我还是有待年发言权的,因为毕竟他们两人都和我在一起待了好几年的,所以我对他们的认识更深刻,也更全面一点。”

    这其实不用他表明态度,其他人也知道他会帮季子强说话了,因为现在大家都知道这王稼祥跟季子强跟的还是比较紧的,所以王稼祥话一说完,尉迟副书记脸就黑了。

    同时,尉迟副书记心中也是有点悲哀的,自己虽然在这里也有那么几个人,但是他们都没有王稼祥的这种勇气和决定,他们都会先要考虑到自己的安全,这真的让人想想就心寒。

    王稼祥的讲话就毫无悬念了,他对办公室每一个人的性格和特点早就了若指掌,所以他的讲话比起季子强对凤梦涵的评价就更具说服力和真实性,这对季子强来说,就是一个强有力的支持。

    这样的战况让冀良青心中是乐开了花,现在的局面已经到了他完全可以掌控的状态了,因为今天让谁当这个办公室的主任已经不重要的,而自己今天不管是倾向于季子强,或者是倾向于尉迟副书记,也都完全没有什么区别了,反正最后的结果总是会让他们两人之中的一个人愤怒的失望,这就够了,就要的是这个结果。

    所以冀良青便在恰当的时候,制止了王稼祥的发言了,他笑着看看王稼祥说:“好了,好了,稼祥啊,我们都知道你是从政府办出来的,问题在于尉迟副书记和季市长两人今天应该好好的考虑一下,你们提到的这两个人我看都不错的,但谁更有利于工作呢?这是需要大家来斟酌一下。”

    说完了这些,冀良青就用犀利的眼神看了一遍所有在会的人员,他对在座的这个些人早就了解和熟悉,知道现在不可能会有人来发表自己的看法的,包括庄峰,这样毫无意义的得罪人的事情他也绝不会干,那么摆在自己眼前的就是需要一个表态了,自己到底应该倾向于谁?

    冀良青自然是有他自己的一套分析方式,判断逻辑,面对季子强和尉迟副书记两人,冀良青到感觉今天应该让尉迟副书记吃点苦头更好,因为季子强在更多的时候还是足够冷静的,今天他失利了,却未必完全激发他的怒火,但尉迟副书记就不一样,今天的失利应该会成为他和季子强决裂的一个契机,他没有季子强那么的心胸开阔,更没有季子强那样的难以对付,激怒他,让他难受,让他冲动,这才能让他更多的犯下一些错误。

    于是,冀良青就在所有人难以开口的时候又说话了:“虽然刚才季市长和尉迟书记的话都有道理,但我还是感觉,季市长提议的凤梦涵年轻,灵活,有那么一股认真上进的热情,这都是一个办公室主任不能缺少的。。。。。。”

    庄峰也很快的看出了冀良青这步棋的走势了,他决定在这步棋上在添一个大子,让他成为一盘绝杀,所以没等第二个人说话,他就旗帜鲜明的相应了冀良青的提议,把会议的走向带进了他们两人都心知肚明的地步。

    尉迟副书记一下就听的有点目瞪口呆了,他没有防备到冀良青的转向,因为冀良青是答应过自己的,他也没有想到庄峰的表态,庄峰这次怎么会少有的和冀良青统一了口径。

    但现在的形势就一下子明朗起来了,尉迟副书记知道自己这次败了,败的很惨,败给了那个和自己结盟已久的季子强手里,这样的打击对尉迟副书记来说是沉重的,一个在新屏市排名第三的人,却败给了一个排名第四的人,而且败的干干脆脆的,这对自己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尉迟副书记坐不住了,他一下就站了起来,不过看着冀良青微笑的眼神,看着季子强淡然的神态,他又气馁了,缓缓的坐了下来,什么话都不说了。

    会后,冀良青留住了尉迟副书记,这个时候会议室已经没有旁人了,冀良青很沉重的说:“尉迟书记啊,你不要怪我没给你面子,这件事情你可能还没有看透,季子强和庄峰已经联手支持凤梦涵了,为了保证我们这个团队的团结,我觉得啊,这件事情还是让一下步吧。”

    尉迟副书记有点说似信非信的看着冀良青说:“你说季子强已经提前和庄峰沟通了?’

    “是啊,昨天他们还一起到我办公室来说过这个事情的,我当时也很为难,本来想找时间和你好好的说说,没想到今天会上季子强就提出了这个话题,我怎么办?难道我们两人要和他们两人在会上闹僵?这不太合适啊,两会就要召开了,你不是还有一些其他的想法吗?何必急这一时呢?”

    冀良青说的很诚恳,也很语重心长的,让尉迟副书记一下就很难辨别出他到底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了,不过想想也是,自己从今天的局面上看,只怕未必就争的过季子强,除了庄峰帮他,连王稼祥都像是有备而来一样,可惜了自己手下的人啊,都是胆小鬼。

    尉迟副书记心中叹口气,不过他也暗自发誓了,只要有一天自己抓住机会,一定要让季子强好看。

    季子强自然不会轻易的让尉迟副书记抓到多少机会的,这次和尉迟副书记的决裂在外人来看似乎是两人的义气用事,但季子强却并不是这样简单的看待,因为就在那个针对自己和凤梦涵的谣言传出之后,季子强除了极大的气愤之外,他也开始慢慢的反省和思考起很多问题,就拿这件事情来看,季子强就感觉尉迟副书记在处理问题的方式上还是欠妥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