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冀良青也是忧心忡忡的说:“是啊,说是这样说,但尉迟书记啊,你也知道,有的事情一上会,什么可能都会发生,所以这样吧,我再做做季子强的工作,你尽快提出这个想法,免得夜长梦多。 ”

    但冀良青有一点是很相信的,那就是他绝不相信季子强会让步,季子强在很多时候对原则问题,都是很坚持的,连自己的面子他都不给,你尉迟副书记更不要想了,这样最后就演变成一个鹬蚌相争的局面。

    尉迟副书记想想,现在也只能如此了,但他还是要确定一下冀良青的想法,他就问:“对这个人选冀书记怎么看。”

    冀良青毫不迟疑的说:“奥,我啊,我当然是支持你的想法了,不仅这次支持,下次还是会支持。”

    尉迟副书记心头一跳,他知道冀良青所说的下次是什么含义,自己也给冀良青暗示过自己想在两会上对庄峰发难,看来冀良青并不反对啊,这就好。

    离开了冀良青的办公室,尉迟副书记还是决定和季子强联系一下,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给季子强就去了一个电话:“季市长,我是尉迟啊。”

    季子强忙打着哈哈说:“哈哈,听的出来,听的出来,最近尉迟书记都还好吧?”

    “还行啊,你也好吧。”

    “好好,都好。”

    尉迟副书记就不想绕弯子了,直接的问:“嗯,我想问下,你们政府办公室主任的人选你怎么想的。”

    季子强愣了一下,自己刚给庄峰说过这个事情,庄峰倒也没有明确的反对,怎么尉迟副书记跟着就来问起了,难道尉迟副书记心中也有人选不成?

    季子强就很谨慎的说:“这个啊,我其实不是很看重资历,排序的,我感觉应该让有能力的人上,你说呢?”

    尉迟副书记心中就更不爽快了,季子强显然实在坚持自己的看法,也就是说,连冀书记给他明白无误的说了自己的想法之后,他还是固持己见的想要和自己扳个手腕,这人真是过分了。

    “那么季子强是心中已经有人选了吧?”尉迟副书记干笑了两声,试探的问。

    季子强说:“嗯,我正想和尉迟书记你汇报一下呢。”

    “哈哈哈,客气啊,我们之间谈不上汇报的事情,大家一起商量,沟通。”

    季子强也笑笑,说:“尉迟书记太谦虚了,我这样想的,政府办这个担子,我想让年轻一点的同志担当,凤梦涵同志应该是能够胜任啊。”

    尉迟副书记已经快要忍不住了,他口气也变得有点冷淡起来了,说:“对这一点,我倒是有不同的看法,我认为我们的体制还是应该公平,公正一点,不是说资历决定一切,但至少这是一个重要的参考条件,所以我还是坚持我的看法,希望马副主任接手。”

    季子强有点傻眼了,没想到这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竟然让自己和尉迟副书记的看法有了分歧,这就必须给出了一个正确的答案了,不然真的会闹出问题。

    但季子强想想这个尉迟副书记,心中也是有点不爽了,他怎么老是和自己争抢呢,广场庆典,他抢了自己的风头,自己没有在乎,高速路工程,他又想来和自己挣权利,好在最后冀书记给挡住了。

    现在这一个政府办公室主任,你尉迟副书记远在市委,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啊,你也要来抢。

    季子强心中埋怨是埋怨,但现在问题出来了,就要解决,自己也只能有两个选择,要么给凤梦涵解释,让她退出,要么就是自己和尉迟副书记顶着来。

    但凤梦涵是自己费了口舌,鼓动人家争取这个位置的,这才过了一天,自己又去告诉人家,算了,不要抢了,那个位置不好。这这好像有点不好说啊。

    可是不这样又能怎么样,和尉迟副书记顶上?

    那自己和他的联盟到底还要不要,虽然现在两人有点分歧,有点矛盾了,但还没有完全的破裂啊,这样要是顶上了,问题肯定就大了。

    季子强支支吾吾了几句,但总无法给尉迟副书记一个干脆的话。

    尉迟副书记心中的怒火就升腾起来,好你个季子强,我亲自找你了,你还是如此对我,一点情面都不讲,看来你是瞧不起我这老头了,是不是感觉你自己在新屏市站住脚了,搞了几个大项目就放不下你了。。。。。。

    尉迟副书记就冷哼一声说:“那这事情也不用协商了,就凭他们两人各自的运气吧。”

    “这也不好吧?书记,要不我考虑一下,让凤主任退出吧?”季子强现在只能做出这样的一个选择了,不是他不讲情意,牺牲凤梦涵,而是他很明白和尉迟副书记的联盟对自己有多么的重要。

    但听到季子强这样勉勉强强的话,尉迟副书记是已经很不耐烦了,他感觉这季子强现在就是应付他,根本就没有一点的诚意出来,这样的话,也做不的数的,他嘿嘿冷笑一声说:“季市长,这就不必了,其实我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的事情,我和马主任也不沾亲带故的,就是这么一说,让他们各自凭本事,最后决定权还在冀书记的手上,对不对,呵呵,挂了啊。”

    电话就挂断了。

    季子强拿着听筒,发了好一会的呆,真是有点不知道怎么办了,要是这办公室的马副主任和尉迟副书记真没什么太多的关系,那还是应该让凤梦涵上来,但到底尉迟副书记是不是志在必得呢?季子强根本就判断不出来,如果今天两个人不是通的电话,是面对面的坐着,或许季子强能从尉迟副书记的表情中判断出来一点问题。

    但电话线传来的声音,却掩盖了人的表情和情绪,让季子强又一时拿不定主意了。

    这样的犹豫和徘徊耽误了季子强两天时间,情况却出现了一个意外的变化,一种关于凤梦涵的谣言也出来了,说她在办公室期间,怎么怎么的通过报账来贪污,通过购买办公用品来收取回扣等等啊。

    谣言这玩意,传起来就是快,你想不传都难,知道人长个嘴是做什么的吗?那大部分时间,它就是用来说是非,传谣言,骂人和背后说人坏话的,很快季子强也就听到了这个谣言,凤梦涵当然就心里更是少不了的气闷,自己什么时候收取过回扣了,但谣言这玩意就是最麻烦的,你也不能见人就解释吧,所以凤梦涵只能自己生闷气,有时候在办公室里偷偷的哭。

    季子强偶然就看到了这个情况,心里也是很不舒服,他就又想了想,为什么谣言不早不晚的现在出来,是不是有人故意这样。

    季子强想的一点也不错,那办公室的马副主任,此刻就在办公室偷偷的笑呢。

    他从尉迟副书记那里听到了一些消息,说季子强帮着凤梦涵在争取,他也是有些担心领导们受了季子强的影响,所以就给凤梦涵找点事情,先让她名誉扫地在说,看看现在已经是有效果了,他当然很高兴了。

    季子强也算是想明白了这个道理,他知道是马主任对凤梦涵动手了,但这样的事情真的还不好说,上面没人来调查,实在是不好解释,在一个,季子强现在还没有决定下来,是不是应该退让一步,给尉迟副书记一个面子,所以也只好安慰一下凤梦涵,别无他法。

    而现在的马主任呢,看到自己的谣言已经起到了一点作用,就决定趁热打铁,他开动起他那不是太瓜的脑袋,想起了办法,时间像小便一样,刷刷刷的流走了,到了下午,马主任豁然开朗,他想到了一个办法,一个可以让自己更为主动的方法,他“嘿嘿”的笑了两声,他看了一眼那关上的办公室门,找了张大一点的纸,就写了起来。。。。。。

    季子强和凤梦涵是一点都没有防备的,第二天上班,季子强依然是来的早了一点,到了一看,那政府门口还围了一堆人,都在指指点点的议论着什么,见他来了,都怪怪的看看他,男同志嘿嘿的在笑,女同志望着他也是抿嘴偷着乐,季子强就奇怪了,不知道他们在发什么神经。他就问一个认识的干部:“老赵,这是在干什么?”

    他一边问,一边就给人家掏出了香烟,这老赵是轻工局的一个老副局长,和季子强在一起喝过几次酒的,一见他来问,这老局长就似笑非笑的把他拉到旁边说:“季市长啊,怎么不早来,那上面今天一早有张揭发你的材料,把你写的可热闹了。”

    季子强就连忙的问:“你说说,上面都写什么了?”

    那老赵就大概的说了些:“上面说你和办公室的凤梦涵。。。。。。。”

    季子强一听,心头大怒,不过那张写着自己和凤梦涵的东西已经让政府门卫给撕了,但这还是让季子强感到气愤,他本来还准备退让一步的想法就在这一刻彻底的改变了,他决定,不管怎么样,自己也一定要争取到这个位置,让那些卑鄙的人一无所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