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长吁一口气说:“唉,这样的话,那就算了吧,以后你们也省点功夫了。 ”

    季子强抑郁寡欢的站了起来,准备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但武队长的一句话却让他站住了脚步:“季市长,但问题是有点奇怪,既然她要走,派去跟她的人说,她根本没有变卖或者转租她公司的设备,她那公司,就算转让,也还是能转几十万元的,现在她公司还是锁着的,对这个女人我们也分析过,是个财迷,她怎么可能放着钱都不要了。”

    季子强回转身来,很奇怪的看着武队长,自己想了想,说:“你的意思是她肯定没有走远?或者是走远了,但最近还是要回来?”

    武队长连连点头,拿出了一点在警校学到的分析理论,说:“肯定的,我们换个位置想想,我要是她,走的时候至少要把公司处理了,这钱不要白不要啊,所以她最近还要回来。”

    季子强也认为武平的话应该是对的:“那么假如她回来了呢?”

    武队长嘿嘿一笑,说:“只要她回来了,我想怎么的都能找点问题让她到我那住几天,那样我们想知道什么都能知道。”

    季子强一愣,这样做就有点不符合法律了吧,虽然季子强也知道,现在公安局在这红线上也是来回的跳跃,但自己不能这样做,自己犯不着动这种手段来对付庄峰。

    季子强就摇了摇头,说:“算了,这样做风险极大。”

    武队长明白季子强担忧的是什么,他也就笑笑,准备不说这事情了,等那个女人回来了,自己不用给季子强汇报,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相信季子强是希望获得有用的信息的。

    送走了武平,季子强又想了一会这件事情,但想也是白想,只要小芬不回来,一切都是枉然。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季子强的阵营又一次获得了一个胜利,省组织部的一个科长带着几个人下来走了个程序,简简单单的考察了一下王稼祥,毫无悬念的就提名王稼祥做了新屏市市政府的秘书长,虽然还要公示,还要走几个过场,但这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王稼祥也少不得要感谢季子强一番,吃吃喝喝必不可少,这都是小事,对季子强来说,王稼祥的提升却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一个秘书长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很多政府的决策都已经可以参与进来,自己在市政府也算从真正的意思上有了援手。

    而对庄峰来说,王稼祥就会成为一个不断给他制约,掣肘的人,王稼祥会像是季子强钉在庄峰身上的一棵钉子,牢牢的扎在庄峰的**上,因为市长的很多事情,包括工作安排,每天的活动,这都是躲不过一个秘书长的,有了王稼祥,庄峰就会陡然的感觉到了一种来自于季子强身上的压力。

    庄峰自己也必须要正视这件事情,所以他对季子强也变得客气了起来,再一个,他的手上已经沾上了小芬的鲜血,这对他也有极强的震撼,老实一下,低调一点,是他从心底不由自主散发出来的情绪了。

    这就给季子强争取到了一个短暂的时间,季子强也就可以放手对自己分管的工作做出一些调整和安排了,季子强就先从工业这一块下手了,最近连续的开了好几个工业经济会议,那些大大小小的厂长,经理们,也都倒了倒他们的苦水,季子强也从他们的发言中掌握了很多自己想要的东西,通过这短时间的研究,季子强还是认为新屏市的工业大有可为的。

    这天上午,季子强正在办公室看着几家工业企业的报表,却见办公室的副主任凤梦涵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来,季子强的眼睛为之一亮,最近工作太忙,很少有时间和凤梦涵一起聊聊了,季子强让她坐下,亲自殷勤备至地为她倒水递茶。

    这到让凤梦涵有点难为情了,她笑着问季子强:“季市长最近心情很好啊,遇到什么高兴的事情了。”

    季子强笑着说:“新年新气象啊,我当然很高兴了,最近你忙什么呢?好久没过来坐坐,见面总感觉你忙忙碌碌的。”

    “唉,怎么能不忙啊,现在王主任高升了,他一拍手做了秘书长,办公室的事情就全落在我们几个身上,真有点手忙脚乱的。”

    “这到也是,对了,你们那个马主任我看倒是悠闲的很。”季子强说的那个马主任就是有一次季子强下面的时候看到他和办公室那个女人胡整的副主任,不过这个马主任的排名要在凤梦涵的上面,是办公室第一副主任,可是季子强对这个人一直不太看好,经常不想理睬这个主任,这个主任可能也发现了这一点,也就很少来季子强面前晃悠,有什么和季子强相关的事情,他总是让凤梦涵过来办理。

    凤梦涵也很讨厌这个马主任的,但人家排名在自己前面,凤梦涵也就不好多说什么话,就笑笑,没有搭话。

    季子强却继续问:“我感觉这人最近在活动吧?你了解吗?”

    凤梦涵一笑,说:“王稼祥走了,肯定是很多人都在想这个位置,要不是我手上的工作太多,忙不过来,我都想活动一下呢?”

    这话倒是一下就提醒了季子强,对啊,为什么这王稼祥留下的主任位置不能给凤梦涵呢?要说在政府办公室最勤勤恳恳的也就是凤梦涵了,何况她还对自己一直都很好,要不自己帮她努力一下?

    季子强多吃了多年官场饭,官场内幕比任何人了解得透彻,从这一点上来说,凤梦涵自己对官场上的应对技巧就显的太过生疏和欠缺,肯定不如季子强的嗅觉敏锐和得心应手。

    这样一个大好的时机,她也没有太当成一回事情来办,要是其他人,早就放下手里的工作去四处活动了,季子强就看着凤梦涵说:“梦涵同志啊,我感觉你也应该考虑一下这件事情,我感觉你在这个位置上比起马副主任,更适合。”

    凤梦涵一听扯到了自己身上,忙摇着手说:“我不行,我不行的,论资排辈也轮不到我,何况就算当上了又能怎么样,还不是工作更多,人更累。”

    季子强抬手一摆,说:“胡说,当上主任肯定不一样了,你要坐到位置上,哪怕你真的是新屏市人所说的鼻涕泡,也会变成人见人爱的红灯笼的,你以为你这副主任就轻松啊,我看未必。”

    凤梦涵见季子强说的认真,也就想了想,叹口气说:“谁不知道位置的重要呢?可僧多粥少,想上位谈何容易!”

    季子强忽然两眼放光,盯住凤梦涵的眼睛说:“今天我就是要引导你当一回阿里巴巴,教你学会芝麻开门。眼前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住了!。”

    凤梦涵问:“怎么把握?”

    季子强说:“你也要赶紧提前活动,早点向冀书记打声招呼,你不去找人,别人可就要捷足先登了。”

    凤梦涵有点不着要领地问道:“我找冀书记啊,我有点怕。”

    季子强不以为然的说:“你怕什么,据说你和冀书记还是有点渊源的,应该抓住这个机会,有时候好人也是要走点歪路的,至少比让坏人坐上去强。”

    凤梦涵吃了一惊,她这倒还是头一回听季子强说这样的话,凤梦涵心中想,看来季子强是把自己当成了亲信,不然怎么会说出这中没原则的话来,那自己是不是应该拼一次呢?她有点犹豫起来了。

    季子强的一番点拨把凤梦涵的心撩得痒痒的,让她有了一些蠢蠢欲动的感觉,她虽然不知道季子强为什么那么讨厌马副主任,但他传递的消息使凤梦涵的神经变得兴奋起来,她脑子里开始琢磨应该从哪里下手找到突破口。

    她抬头看看季子强,眼中有一份信任和感激,说:“我真不会这一套啊,要不季市长给我指点一下。”

    季子强见自己说服了凤梦涵,心中也是高兴,他不知道为什么,至从看到了那个副主任在办公室搞了那个霉事情之后,他就对那个副主任有了成见,这次12万分的不想让那个人坐上主任的位置,虽然凤梦涵比起那个主任,各方面的资历都是差了一点,但季子强就想让凤梦涵上来。

    季子强说:“这样吧,今天晚上我们一起都冀书记家里坐坐,你不用说话,我来说话就可以了。”

    凤梦涵见季子强如此肯为自己出力,心中也是高兴的很,管他呢,当不当的上是次要的,能和季子强多待一会,这才是值得庆贺的事情,凤梦涵也就答应了,说;“行,那晚上我们一起到冀书记家坐坐。”

    季子强说:“对!这样就对了,该争取的就一定要争取。”他使劲拍了拍凤梦涵的肩膀,表示某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自己人的亲切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