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时间慢慢的过着,且说这天,庄峰找过了冀良青,谈到了治安大队的陈队长的事情,冀良青当然是不愿意答应的,就对庄峰说:“庄市长,这有点操之过急了吧,要调整也等到下一步两会过后,现在这样的调整算什么?”

    庄峰心中是很迫切的,这两天治安大队的陈双龙有意无意的在自己办公室里出现了两次,一次是给庄峰送来一点茶叶,一次是请庄峰吃饭,但庄峰的心里清楚的很,这陈双龙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来回的在自己面前出现一下,无外乎就是提醒一下自己,让自己记得给他答应的事情罢了。

    问题是自己还必须给他解决掉这个问题,现在好不容易的季子强松了口,说可以支持自己,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让冀良青同意,庄峰就笑笑说:“冀书记,这件事情也不是我个人有什么太多的想法,主要是陈双龙同志在治安大队的工作中成绩很突出,就拿今年过年来说吧,他们硬是没有休息一天,为新屏市的百姓保驾护航,换取了一个和諧愉快的春节,这样的同志我们不提拔,总感觉问心有愧。”

    冀良青听着庄峰这似是而非的借口,真心的想要鄙视他,你庄峰不要把自己说的这么伟大的样子,谁能不明白现在的提拔是一个什么情况啊,谁想象不到他陈双龙过节的时候给你送了不少好处,这样明显的事情你还好意思说的冠冕堂皇,振振有词的,鄙视你。

    冀良青平平淡淡的说:“庄市长,我看这事情缓一缓吧?等下一步你们都选举之后,班子稳定了,在考虑这个问题。”

    庄峰就很讨好的笑笑说:“冀书记说的确实有道理,按说是应该那样,但是。。。。。。”

    他停住了话头,冀良青历来就是一个很小心的人,他不会放过任何的蜘丝马迹:“怎么了,庄市长的但是是什么意思啊?”

    庄峰暗自冷哼一声,说:“但是这件事期我和季市长,尉迟副书记都做过交流了,他们的意思是可以考虑的,所以我想要不先微调一下吧,好歹给我一个面子。”

    冀良青一听庄峰的话,心中一凌,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来事情并不是自己想象的这样简单了,这个庄峰竟然可以先和季子强等人取的了协商,现在显然就是来逼宫的,如果真如他说的那样,季子强和尉迟副书记也给予他了支持,恐怕自己就有点难以阻止了,但季子强怎么可能和他庄峰走到一起呢?这有点让人难以理解。

    冀良青静静的思考了一下,他不会轻易的让庄峰逼退的:“奥,庄市长,你说季市长和尉迟书记也同意你的想法?”

    冀良青口中的疑问味道很重,他就是要庄峰给出一个证据,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庄峰当然不能给他说明自己和季子强达成的条件了,他就轻笑一声,说:“是啊,这我可不敢乱说,冀书记要是不相信,可以问一下他们。”

    冀良青见庄峰并不想给自己解释,但再仔细的一想,这种谎话庄峰应该不会随便说的,那就等自己和季子强联系之后,在确定如何行事吧。

    冀良青说:“行吧,要是他们都同意了你这个想法,我也不会刻意为难的。”说完,冀良青端起了茶杯。

    庄峰见说到了这个份上,几乎事情已经成功了大半,也就很满意的告辞离开了。

    在庄峰离开之后,冀良青慢慢的坐了下来,他现在越来越感到季子强和尉迟副书记这个联盟带给自己的巨大压力,放在过去,这样的人事变动,那里轮的到你庄峰来指手画脚啊,但现在新屏市的局面就在季子强身上出现了一个微妙的变化,他已经成为了新屏市高层决策中不可或缺的人了,他竟然可以左右到自己的决定,威胁到自己的权利。

    这对于任何一个权利的拥有者来说,都是无法接受的事实,冀良青更是一个对权利充满了慾望的人,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冀良青决定了,自己要加快步伐,一定要粉碎季子强和尉迟副书记的联盟,让他们不能在对自己形成威慑。

    但眼前的问题还是要解决的,冀良青拿起了电话,他需要证实一下庄峰说的这个信息,本来他想给季子强去电话,不过沉思之后,他把电话打给了尉迟副书记。

    “尉迟书记,我冀啊,你好。”

    那面就传来了尉迟副书记的声音:“冀书记你好啊。”

    冀良青斟酌字句的说:“是这样的,刚才庄市长来过一趟,说起公安局治安大队人事调整的事情了,不知道你对此事怎么想的。”

    这件事尉迟副书记也和季子强沟通过,武副队长也来找过自己,上次没有提升武副队长,尉迟副书记就很不舒服的,现在有了这个机会,尉迟副书记也就准备发力一次了。

    他说:“嗯,我听说了。”

    这个回答不能让冀良青满意:“那么你同意?”

    “我感觉可以,治安大队很久没有动过了,但这个事情还是要请冀书记你考虑的,这就是我自己的一个看法。”尉迟副书记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冀良青验证了庄峰的话,他也一下就明白了尉迟副书记和季子强为什么可以同意庄峰的提议了,这个治安大队的副队长武平,不是尉迟副书记的侄儿吗?前次没有提升起来,尉迟副书记就很不高兴的。

    如此说来,事情已经超出了自己所能控制的范围,与其最后勉强同意,不如现在痛痛快快的答应下来,他说:“嗯,那这样吧尉迟书记,他们陈队长要是动了,我看治安大队就让武副队长上来接手吧?内行管内行,这才有效果。”

    尉迟副书记就连连说:“嗯,冀书记这个提议我看可以,我支持。”

    挂上了电话,冀良青真感到自己现在活的有点辛苦啊,自己现在沦落到了来讨好一个副书记的地步了,这真可谓是一个悲哀。

    但是这样的悲哀冀良青还是要忍耐,他不是一个冲动的人,在后来没用几天的时间来,治安大队的人事就做了调整,武副队长也终于把那个副字拿掉了,他心里美滋滋的,一天给季子强来了五次电话,就是想要季子强出来吃个饭,让他表示一下感激之情。

    季子强在推辞不过的情况下,勉强陪他出去坐了坐,不过也就是简简单单的吃了顿饭,武队长的那个银行卡,季子强最终硬是没有收。

    不过就在季子强和武队长吃完饭的第二天,武队长又一次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季子强心里就纳闷了,昨天不说说的好好的,这个事情就算这样结束了吗?怎么这小子又来了。

    季子强很严肃的对武队长说:“你烦不烦啊,不就是当了个破队长吗?有完没完,又来做什么?”

    武队长嘻嘻的笑着,说:“怎么?季市长以为我还是送礼啊,告诉你,我不送礼,有事情找你。”季子强一听他的话,自己都笑了,看来自己是误会了武队长:“嗯,嗯,这就对了,那有事说事吧。想喝水自己到,不要给我客气。”

    武队长给季子强先把水添上,自己也到了一杯,坐在了沙发上,说:“季市长,你说的事情最近有点问题了,昨天晚上我本来想说,但吃饭人太多,一直没有机会,今天才过来给你汇报。”

    季子强一下认真起来了,他端着自己的茶杯,走到了武队长的旁边,坐了下来,对于有关庄峰的消息,季子强是很关注的,他明白武副队长现在想要说什么。

    武队长低声的说了起来:“是这样的,季市长,过完年我派人准备监视那个叫小芬的女人,但很奇怪,这女人玩失踪了,这已经上班好些天了,她都没有露面,我就让他们去打听一下,好像说这个女人在过完年上班前一天,给医院的领导发了一个短消息,说自己累了,不想干了,要到外地发展去了。”

    怎么可以这样啊,季子强感到很突然,也很奇怪,自己一直都是准备用这个女人来作为线索,有一天找到庄峰的破绽的,现在突然的这女人说不干就不干了,这不是让自己白忙活这么长的时间了吗?

    季子强摇着头,叹息着站了起来,说:“她就这样走了?医院也没挽留。”

    “挽留什么啊,这女人当初就是因为庄峰才进的市医院,在医院也是嚣张的很,全医院科室的人,就没有谁喜欢她,但大家碍于庄市长的情面,也就都不好明说,她现在走了,只怕大家都在拍手相庆呢,在说,现在医院也转企业了,都是合同制,也不是正规编制,无所谓的。”

    季子强真有点后悔,要是早点从这个女人头上动手,说不定还能剜出一些庄峰的事情来,现在晚了,人只要一走,什么事情都得不到了,就算得到了一点线索,但是,没有证人,也只能是毫无价值的死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