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就赌咒发誓的说了起来,反正他是做好了准备,自己要坚守阵地,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掰,打消耗战。

    这样两人扯了好一会,江可蕊到底没有季子强的老谋深算,更不会季子强这样的真真假假,凄凄切切的表演,最后只好作罢,同意了季子强的建议,留在新屏市坐月子。

    季子强心里暗自高兴着,刚有了一点成就感,就接到了二公子的电话,说自己已经到了季子强家属院外面,请季子强出去坐坐,有工作要回报。

    季子强想,你二公子能有什么工作汇报的,不就是喝酒泡妞吗?季子强懒得应酬他,就回绝说:“我今天有点累了,不想出去。”

    二公子说:“季市长啊,我这真是有事情呢?”

    季子强不屑的说:“真有事情?那好,你到我家里来谈。”

    二公子过人有点为难起来:“家里啊,我看算了,我现在两手空空的,怎么好意思上你家里去坐。”

    季子强就估计他没事,在骗自己,他说:“我这又不要你送礼,你真有事就来,没事就自己玩去,不要影响我。”

    季子强这次真的冤枉二公子了,二公子确实有事,他听季子强这样一说,也就干干脆脆的说:“行,我马上进来。”

    季子强听说他还真的要要来了,忙对江可蕊说:“要来客人了,你看看有没有水果,开水什么的,不要一杯茶都拿不出来。”

    因为这两人每天早出晚归的,很少在家里准备接待客人的东西。

    江可蕊就到厨房冰箱翻腾去了,一面也烧起了开水。

    这里还没准备好,二公子就过来敲门了,季子强开了门,一看二公子真的脸色也不太好,忙问:“怎么了?看你一副不爽的样子?”

    二公子就说起来了,说最近两天,公司出去跑手续,还是和过去一样,走到哪人家都是爱理不理的,有时候就是填错一个字,他们都能让你第二天再跑一趟,最可恶的是,你那里错了他们不说完,等你修改了这个地方,从新做好了资料,他又给你指出另一个地方来,你在修改了,他就又出来问题了,整个就是要折腾你。

    季子强起初还在笑着听,但听听的心中就是上了火,这简直是在嘲弄自己,自己还给他们那么认真的开了个会,季子强就点上了烟,使劲的抽了起来。

    江可蕊正在旁边给季子强他们泡水,一看季子强的表情,就知道他已经动怒了,泡完了水本来是要离开的,但怕季子强生气,就过来坐在了季子强的旁边,季子强赶忙掐灭了香烟。

    二公子也想起了江可蕊的身体,就讪讪的一笑,说:“给嫂子添麻烦了,怎么晚还来打扰你们,不好意思啊。”

    江可蕊就笑笑说:“我到没什么,你看有的人,一会又要吹胡子瞪眼了。”

    二公子忙说:“季市长是性情中人,性情中人啊。”

    季子强也是理解江可蕊的意思,知道她来坐下就是稳定自己情绪的,过去一般来客人找季子强,江可蕊早就躲得远远的了。

    季子强叹口气,认真的思考起这个问题了,现在这样的情况关键不是一家两家,有道是法不责众啊,自己应该怎么处理这个棘手的问题,在开一次会议?让庄峰或者冀良青出面?

    不行,那样的话,让别人怎么想?大家都认为你季子强没有能力?

    但不这样做,二公子的项目老是无法早日启动,对新屏市也是一个损失。

    看来只好杀鸡给猴看,抓个典型收拾一下,不过,抓谁呢?真正管事的领导,自己收拾的掉吗?为他们和冀良青闹起来,值不值得?

    季子强站了起来,一个人在客厅里来回的走动着,两条剑眉也紧紧的皱了起来,二公子和江可蕊先是来来回回的看着季子强度步,后来也是看的头晕脖子疼了,只好放弃了看他,江可蕊对二公子说:“你们按计划什么时候开工啊。”

    二公子苦笑了一声说:“本来定的三月中启动,现在看来有点紧张了。”

    江可蕊也很理解的点点头,她现在也多少入了一点官道了,季子强每天言传身教的,她对官场中的很多事情也慢慢领悟过来,知道季子强这一下遇到了一个很难解决的事情了,在官场,权利和职位并不是解决问题的绝对途径,很多看似不大的问题,但真正要遇上了,要解决好,那是很考验一个人的智慧的。

    看着房子里两个男人这一筹莫展的样子,江可蕊只能自己多说点话,来缓解一下这个局面,她就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二公子闲扯着,后来就说到等高速路开工的时候,自己带着电视台的人过去,给二公子好好的报道宣传一下。

    江可蕊正说的高兴,季子强却突然的走了过来,定定的看着江可蕊,而后就嘿嘿的笑了起来,这样的夜晚,这样的笑容,让江可蕊打了个冷颤,说:“季子强,你不要吓我啊。”

    二公子也有点惊诧的看看季子强,心想,不会吧,自己要是把一个市长逼疯了,那才是千古佳话呢。

    季子强慢慢的收起了笑容,坐回到沙发上,对二公子说:“李老板,你好像新年还没有给你嫂子买什么礼物吧?”

    二公子莫名其妙的听到季子强这样一说,一想真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了,说:“是啊,是啊,最近都是这事情闹得,我认罚,我认罚,明天就给嫂子买件礼品。”二公子心中真有点担心了,这季子强有点反常啊。

    江可蕊也听的是云山雾罩的,这不是季子强的习惯啊,还没见他直接问别人要过礼物呢。

    季子强说:“这样吧,明天你上你嫂子他们电视台去,给她们买点什么礼物,对了,就买点女同志喜欢吃的什么零食吧。”

    这又是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二公子和江可蕊对望了一眼,真不知道季子强脑袋里面现在装的什么了。

    季子强深吸一口气,郑重其事的对江可蕊说:“江局长,请你帮个忙,可以吗?”

    江可蕊怔怔的点点头,说:“请季市长你老人家说吧。”

    季子强说:“麻烦你明天安排一个专题节目吧,名字就叫‘我市机关新气象’吧,主要以表彰相关对外单位办事效率高,工作素质好,作风优良,这样的节目应该不难吧?”

    江可蕊点点头,倒是二公子一下说话了:“季市长啊,咱们能不这样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好吧?你们新屏市机关还作风优良,办事高效?我看不是高效,是搞笑才对。”

    季子强理都不理二公子,对江可蕊继续说:“当然了,为了节目真实性考虑,可以安排摄制组的人员以李老板的企业为线索,跟着他跑两天吗,这样他办手续,你们录制节目,效果一定不错。”

    江可蕊和二公子就一下明白了季子强的意思,二公子自己呵呵呵的笑了起来,这一招真是绝了,有摄制组的人跟在自己后面,恐怕在也没有那个单位敢给自己找麻烦了,那效率也肯定是极高了。

    江可蕊也是恍然大悟了,就嘻嘻的笑着说:“啸岭兄弟,给他们买点零食糖果什么的可以,给嫂子可是不能太简单了。”

    季子强也就笑了起来说:“看看你,看看你,一个局长也好意思。”

    二公子很严肃的说:“这是一定的,因为你们过年没在北江省,这过完年了我又真的太忙,就把给你们拜年的事情给忽略了,我的错,我的错,回头是一定要补上的。”

    几个人开了几句玩笑,二公子也就高高兴兴的离开了,有了季子强这锦囊妙计,事情再不用发愁了。

    你还别说,第二天二公子真的带着设置组的人出去办手续了,这比什么都管用,那些过去很拽的单位,一个个领导是热情亲切,生怕在电视上留下了坏形象,几乎不到十分钟,肯定把过去好多天都解决不了的事情解决了。

    就算你手续上真有点什么问题,在中国,最讲的就是一个灵活机动了,人家也客客气气的说:“没事,没事,以后补上,这一点都不影响的。”

    只用了三两天,二公子的手续都跑完了,他后来诚心诚意的给江可蕊送了一大包兰蔻的化妆品来,江可蕊推不过也就收下了。

    回家之后季子强看到,说那就给人家算一下多钱吧。

    江可蕊说:“这还用算了,这整套的下来,基本上万元呢。”

    季子强一听上万元,也就有点舍不得给钱了,这可是自己好长时间的工资啊,最后想想,这个二公子钱多的很,算了,就占他一次便宜也没什么的,以二公子这样的人,他总不会有一天好意思为这点东西举报自己吧?

    这样季子强也就不再问这件事情了,其实季子强也不是一个六亲不认,**不沾的人,他也有他的灵活性和理智性,有的钱那是一分都不能用,但有的人,比如二公子这样的人,相处的时间长了,季子强也就把他当成了朋友,感觉二公子人也不错的,也就适当的要彼此有点交往了,不能搞的太生分,最后把自己练成一个孤家寡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