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这样的话还是很具威胁性的,因为今天季子强是有点底的,万一这小子真走了,自己就要杀鸡给猴看,坚决拿掉他,当然是要找冀良青的,如果冀良青不同意,自己就要带着尉迟副书记和正有求于自己的庄峰,给他来给逼宫,相信冀良青不会为一个书记和自己闹翻的,官场上讲的是个利益和利害,至于感情和友谊,那是第二选择了。

    季子强的蛮狠和霸气让这个书记傻眼了,他见过各种各样的领导,但季子强这样的领导倒是少有,而且过去季子强办下的几个事情,他也是知道的,他只能忍气吞声了,钱固然很重要,但真的为了勒索二公子的钱而把官丢了,那更不核算。

    他有点气馁的坐了下来。

    季子强决定不再和这个书记对峙了,再对峙就显得他没水平了,再对峙反倒有可以让对方逮着什么反击的机会了。他让自己平静一点,收敛了一点怒气,坐下来宣布继续开会。

    季子强也想好了,这个书记如果再罗嗦,自己完全可以当他扰乱会场,叫工作人员请他出去,当然,这和他自己出去的意义是不一样的。

    季子强放缓了声调,说:“刚才发生的事,我不再追究,但是,如果这次会议后,还有哪个单位不贯彻落实,不提高效率,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他拿起了讲话稿,本想再往下念,但是,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念到哪了,于是,就把讲话稿甩到一边。他说:“大家既然都很忙,我也就不照讲话稿念下去了。我只讲两点,第一,我们要以一种什么态度看待这次高速路的项目。第二,为什么要各部门单位配合支持这项工作。我就讲清楚这两个问题。”

    季子强不讲大道理,不讲那些漫无边际的理论,他从执行市委市政府决定这个角度说,既然市委市政府决定了的工程,大家就要执行,大家就要共同维护市委政府决定的严肃性,作为一个单位的一把手,连这最起码的常识都不懂,还有理由要求自己的下属执行自己的决定吗?他总结道:“我说的话可能难听了一点,可能从来没人这么说,但是,如果不是咬文嚼字的指责,我完全可以对我今天说的话负全部责任。”

    会议总算是顺顺当当的开完了,不过季子强也不知道,这次会议到底收效任何了,不过他也想好了,会后谁在给自己玩花样,搞什么阳奉阴违的事情,自己就对谁开刀。

    会议之后,季子强心里也是有点不舒服的,不过这样的事情也不会太影响季子强的情绪,在官场上每件事情都是很难办的,每天也都会遇到这样生气的事情,在不了解底细的人来看,很多事情简单的跟个一一样,但在政府部门中就是会有那么大的麻烦,那么多的复杂性。

    所以季子强也早就习惯了这种扯皮的气氛了,回来稍微安定一会,喝点水,该干什么还得干什么,总不能因为生气,情绪不好不工作。

    季子强拿起了电话,就给治安大队的那个武副队长挂了过去:“武队长,我季子强啊,你到我这来一趟吧,嗯,有事,我等你。”

    时间不长,武副队长就赶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季子强也没有和他太多的寒暄,单刀直入的说:“武队,现在有个机会,据说你们陈队长要动一动,所以我想你应该找一找尉迟书记了。”

    武队长一听这个消息,高兴的眉开眼笑了,但一想,又有点担心起来,说:“就他和你两人支持我,不知道能不能过啊。”

    季子强说:“当然不能过。”

    这话说的,让武副队长一愣,半天没说话,就眼巴巴的看着季子强。

    季子强等这个压力使的差不多了,才说:“你就找他好了,至于别人,你放心,我会给你打点好的,到时候保证你过。”

    季子强这个关子是一定要卖的,对武副队长这样的人,你必须让他知道,是我提拔的他,否则还不如不提拔。

    武副队长见季子强如此一说,心中的希望又呼啦啦的涨了起来,忙说:“那就谢谢季市长了,我现在就回去,准备一点费用吧?不能让你帮了忙还贴钱。”

    季子强摇摇头说:“我的打点不一定就要花钱啊,你也不用在其他地方下功夫了,一会就去找尉迟书记,其他的事情不用管了。”

    武副队长当然是不愿意了,就说一定要表示一下,最后季子强只好勉强答应说:“这样吧,等需要钱的时候我告诉你,好了吧,赶快办正事。”

    武副队长也是知道一点季子强的性格,只好先这样了。

    等武队长走了,季子强又给二公子打了一个电话,说政府刚开了协调会议,让他抓紧时间把相关手续跑完,早点开工。

    二公子也是很高兴,嘴里连连感谢。

    这样到了第二天下午,等庄峰回来了,季子强给庄峰也大概的汇报了一下昨天会议的情况,再说到那个书记的时候,庄峰也摇着头说:“这人平常就是那样,很牛的,就听冀书记一个人的话,这样,到时候我找冀书记谈谈,让他给打个招呼。”

    季子强知道,对这样的人,其实庄峰也是无可奈何的,只怕他也未必敢在冀良青的面前提这件事情。

    这样又过了几天,这天下班之后,季子强和江可蕊都难得的一起按时正点回到了家,江可蕊就给季子强做了几个小菜,季子强也在厨房的门口来回转悠着,总想帮点忙,可是像这样简单的饭菜,江可蕊根本不需要季子强。

    饭做好了,小两口子吃的情深意长的,好像这不是普普通通的家常便饭,倒像是法国大餐一样。

    晚饭后,江可蕊就舀了小半碗面,将蜂蜜、鲜牛奶、蛋黄一起放入碗中,掺维生素,搅拌均匀,调配成膏状,鼓捣一会涂在脸上,去洗了碗,收拾好季子强明天要穿的衣物,用清水将面膜洗去,擦了擦脸。

    至面净时,季子强突然发现了江可蕊是妖狐之容,焕然光明,为妻之态,尽善尽美,江可蕊倒了杯水,放置季子强面前,对季子强展开第一波忽悠:“老公,和你商量商量一件事情啊。”

    季子强仰着身靠在沙发上看新闻联播呢,看得有滋有味,认认真真,到没有注意到江可蕊说什么,只是连连点头。江可蕊挪到季子强的身边坐下,手搭在季子强的肩膀上,说,“子强,你说我能不能到北京去坐月子啊。”

    季子强盯着屏幕纹丝不动,心底感慨:该来的当不住啊,你说我一良民,不惹事不生非的,对社会有益无害,就想好好过日子,我招谁惹谁了?这个话题不是江可蕊第一次提出了,早在过年两人上北京的时候,江可蕊就说过,说想到北京生小孩,想让她妈妈陪伴她。

    季子强当时就支支吾吾的没有说同意二字,因为季子强担心这来回路途有个闪失,季子强还有点舍不得长时间的离开江可蕊,在新屏市的话,自己不管多忙,每天总能见见面,在说了,在北京生了小孩,自己肯定是不能第一眼看到了。

    其实他也是傻,就算在新屏市生小孩,他也绝不可能第一个看到小孩,人家妇产科的大夫能让他进去看着分娩?

    江可蕊见季子强没有说话,以为他没听到,就靠近一点说:“老公,我和你说话呢。”

    她推他,腻声笑道。

    “老婆啊,我们能不能不提这件事情啊?还早呢。”季子强直视江可蕊的眼睛,既然避无可避,那就来吧。

    “上次不是和你说了吗。”江可蕊面呈不满,轻拍了季子强一下。

    “上次?什么上次,说过吗?我怎么不知道啊?”季子强连翻白眼。

    “你这人说话,说着说着就下道。”江可蕊生气了,离了季子强,收起了笑容。

    “我记得,呵呵,宝贝儿,我逗你玩呢。”季子强嘻皮涎脸张嘴笑道。

    季子强坐起身,掏出烟来,见江可蕊没有反对的意思,便点着了,站起来到了外面的凉台上,抽了一口,想着自己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这样等到抽完了烟,季子强就摇摇晃晃的回到了客厅,四平八稳的说道:“可蕊啊,这个事情我们需要谨慎从事,慢慢考虑啊。”

    “我也是怕影响你的工作啊,在那面至少你可以更放心一点。”江可蕊嘟着嘴说。

    “但是那么长的时间见不到你,我会担心的,我要每天看到你,有小孩了我要每天抱抱。”季子强还是决定打温情牌,说完他就观察着江可蕊的反应,坐下来言犹不尽,又想起一句,复又站起,叫道,“现在你不在我身边,我会很寂寞的。”

    说完方才将身体放在沙发上坐实。

    江可蕊感觉到了一阵幸福,她眨乎着大眼睛从上到下打量季子强,探询季子强的内心活动,说,“真的假的啊,你真这么在乎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