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说:“如果,这是个表彰会,让大家都高兴的会,硬要我代表市委市政府,还勉强勉强,我也无所谓。 ://efefd现在,这是解决问题的会,是协调会,没你市长参加,这力度就不够了,促也未必促得起来。”

    庄峰说:“你这季子强啊,我实话实说,我现在赶不回来,在去省城的路上。”

    季子强心中奇怪,问:“你怎么跑省城去了?你那速度也太快了吧?”

    庄峰不高兴了,说:“我一个市长跑省城很奇怪吗?这事就这么定了,这会就由你召开,有什么事,等我回去再说,谁不听你的话,我回来单独和他较量,这是我的原话,你会上可以传达一下。”

    季子强只好叹口气了,他是不知道,庄峰现在是去见苏副省长的,因为从那个夜晚他失手刺死了小芬之后,他就整天的担惊受怕着,为了自身的安全,他明白必须牢牢的抓住苏副省长,所以这次又带上这几个月搞到的一些文物,给苏副省长献礼去了。

    他已经联系几天了,但苏副省长最近刚上班很忙,今天才接到苏副省长秘书的电话,说晚上苏副省长让他过去,于是,庄峰一放下电话,就忙着往省城赶,不要说季子强的这个会议,就是新屏市现在地震了,他要是一定要赶过去见苏副省长的。

    会议不得不召开,不得不进行一些必要的调整,由于庄峰不能参加,本来是由季子强主持的会议,就改由王稼祥来主持,由庄峰作的重要讲话,只得由季子强来讲。

    今天来的人倒是不少,坐了几圈,会议—始,大家还很守则,毕恭毕敬地服从会议安排,然而,很快的,就有人发现庄峰并没有到场,他们一个个就感觉气氛不对了,这会议通知上写的是由庄市长也参加会议,作重要指示,季子强主持会议的,那么,市长怎么还不到场?

    为什么主持会议的只是一个办公室的主任,而不是季子强?由一个办公室的主任来主持市长召开的会议,这规格是不是太低了?

    等到王稼祥宣布,庄市长暂时有任务不能参加这个会时,下面就哄地乱了起来。在这个会议室里,因为还是有很多善于猜测和挖空心思判断的人,他们就感觉是不是庄峰并不支持这次会议,因为谁都知道的,庄峰和季子强关系一直紧张,看来大家都是被季子强骗来的,那问题就严重了,你季子强不要好处,那是你有,我们可不能学你,我们也就这个样了,官也不要想做的多大,前途也算走完了,捞点好处就是目的,你今天这会一开,下面我们怎么办?

    有人说:“市长不参加,这会还怎么开?”

    有人说:“不会是假传圣旨吧?市长根本就想要参加这个会?”大家根本不相信会议主持王稼祥的话,不相信市长暂时决定不参加这个会,这种哄人的话谁不会说,在坐的每一个都是哄人哄得团团转的。

    你季子强想哄他们,是不是太小看他们了?季子强不得不站起来说话了:“大家静一静,有什么话,散了会再说。现在是开会!”大家静了下来。

    然而,季子强心里也有点儿心虚,轮到他讲话时,脑子就有点乱,讲话稿读得不那么顺畅了,脸上一会儿红,一会儿青,一会儿白。

    这会议参加人员也就二三十人,是一个圆桌会议,大家离得近,季子强脸上的每一点变化都看得清清楚楚。有人趁季子强停顿的片刻,就插了话,说:“我看还是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了,这领导讲话我们都人手一份,回去自己学习,慢慢领会吧。”

    有人胆子大了,说:“感觉这会应该不是我们参加的。”

    有人附和说:“我好像有一种被人耍的感觉?”

    各种会议都有一个很清晰的层次区分,什么人召开的会议,开到什么层次,是很讲究的,虽然没有明文规定,却约定俗成,按现在季子强的职务,他要召开的会议,最多只能开到各单位副职,最多也就能向各单位副职做重要讲话,当然有时候也有意外,可以找一把手来开会,但今天这样多的一把手来,而且有的单位级别也不低,作为一个副市长,已经有点玩大了。

    单位一把手里肯定有很牛的人,不然也不可能当上一把手的,这其中不乏冀良青和庄峰的铁杆人物,特别是庄峰的铁杆,知道庄峰和季子强的关系,现在看庄峰不来,猜摸着庄峰的想法,就要给季子强捣乱一下了。

    于是,最初认认真真开会的效果荡然无存,本来就想着捞一把的人,因为发现市长并非像想像的那么重视,便再次抬头。一个区里的书记,就装模作样地看看时间,说:“我还有很多事要忙呢!”大家都知道他那话的意思。

    有人说:“不就是你一个人忙,我们也忙的。”

    有人说:“这在坐的哪一个不忙?”

    那个书记是冀良青的嫡系,本来就挺傲的,现在听出了大家的话外音,知道大家都站在自己一边,就坐不住了,站起来收拾自己前面摊开来的会议资料,说:“季市长,这会我不能再开下去了,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要忙,我请个假。”

    有人说:“你要忙就忙去吧,请什么假?不批你假,你就不走了?我看你一样走。”

    大家就笑起来,尔后,也有人跟着站起来,也收拾自己前面摊开来的会议资料。会议不了了之的态势显而易见。

    季子强从来没见过,甚至没听说过这种场面,从当干部到当领导,从参加开会到组织开会,他从没遇到过这种中途退会的现象,这说明什么?说明参加会议的人不服从组织者,说明组织这个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说明你季子强根本就不应该召开这个会,或者,根本就没有资格召开这个会。

    很明显,有人是一点面子不给你季子强了,明显,这次会议的流产将成为一个笑柄,一个大笑柄,或许不仅在地级市流传,还会向下流传到各区(县),甚至于各乡镇。还会向上流传到省,乃至于全国。不仅现在流传,几年后,几十年后还会流传。

    很明显,季子强以后腰杆怎么也挺不起,人家会怀疑你的能力,会不再把你办的事当回事。季子强的五官扭曲在一起,脸色黑黑得很难看,他压抑着自己,不想自己马上爆发,他是要爆发的,只是还没到时候。

    他不是以前那个季子强了,不会再刻意压抑自己。确切地说,他是在聚集内心的能量,他是在把所有的恼怒都转化成一股气,一股力量,这股气这股力量都运行到了他的右手。那右手扬了起来,狠狠地拍了下去。

    “嘭”一声,桌子跳了跳,桌面上所有的东西都蹦了蹦。

    这可是能围坐二三十人的圆桌,可见那力量,那内心的恼怒。季子强右手拍下去的那一块也“咔嚓”一声,陷进去了一个坑,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了,有人首先感觉到的是不是季子强还会武功,惹怒了他,说不定会给你来那么几下子。

    官们怕什么?最怕就是耍蛮撒野,最怕就是动粗要他的命。这季子强真给你那么几下子,他丢了官是他的事,自己挨了打身子吃了亏也不值,再者说了,自己也不是很理直气壮,这中途退会,自己也是有错的。

    站起来的人纷纷坐了下来,都是有一定年纪的人了,都能伸能缩,遇弱者愈强,遇强者愈弱,尤其是遇到这种要跟你耍蛮撒野的人。唯独那个书记不服气,他也被季子强那一掌震住了,然而,他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能在一个大区当书记,那后台和能力可想而知,因此,这种人往往不把人放在眼里,更不会把季子强放在眼里。

    这书记很不屑的说:“季市长想干什么?打架吗?”

    这话也让所有的人震惊,到了这个时候,他还那么咄咄逼人。季子强控制着自己的怒火,说:“你坐下,继续开会!”

    这个区书记说:“我请假!”

    季子强冷冷的说:“我不批!”

    区书记就一笑,说:“我请假恐怕轮不到你批不批吧。”

    季子强说:“这个会是我组织的,你既然来参加这个会,就得服从我!”

    区书记说:“既然市长没时间,可以不出席这个会,我同样也没时间参加这个会。”

    季子强眼中射出了怒火,说:“我是在代表市长组织召开这个会。我不敢说我代表市委市政府,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是在代表市长!我会上说的话,就是市长要说的话。你有意见,会后可以直接向市长提,但是我现在警告你一下,只要你敢自己走出这个会议室,我季子强就算不当这个副市长,也一定要先把你拉下马来,不相信你可以试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