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端起了酒杯说:“你们两人也算我在新屏市最熟悉,最信得过的朋友了,所以我还是很欣慰的,这段时间你们给我的帮助不小,我们共饮一杯吧,一表我的感激之情。(品&书¥网)!”

    这两人都端起了酒杯,王稼祥笑着说:“谈不上什么感激的,武队长就先不说,我反正是要感激你的。”

    王稼祥的意思也很明确,要是没有季子强的援手,自己下一步那个秘书长是肯定当不上的,当然,也不是说永远当不上,但官场上,讲的就是个不进则退,多等一年,后面到底怎么样,谁能知道呢?

    武队长也早就听说过一些传言了,知道这王稼祥马上就能晋升一级,心里头也是有点酸酸的,这也很正常的,在官场上混的人,谁不渴望着上进,听到别人提升了,谁都会有点羡慕嫉妒恨的,就算是好朋友,也不例外。

    这也验证了拿破仑同志曾今说过的一句名言:不想当将军的裁缝不是一个好厨子。

    武队长这个表情季子强当然一眼就能读懂了,心中也是暗自叹息一声,自己也曾今想过帮武副队长把副字去掉的,可是一直没有一个合适的机会啊,要说武副队长的资历和能力倒也是应该提一提的。

    季子强就有点歉意的拍了拍武副队长的肩膀说:“怎么了?是不是心里有点堵?”

    武副队长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看了一眼王稼祥说:“我倒不是嫉妒王主任,但一想到当初要不是庄峰这个老贼,我现在早就是正职了,唉,你们可能感觉不深刻,这正职和副职真是没法比,干活,受气的都是副职,立功受奖的都是正职,有的时候真很憋气的。”

    季子强一下就笑了,说:“难道我不是副的啊。”

    武副队长摇头说:“你们不一样,你们是领导,我们是基层,情况还是有差别的。”

    这话也有点道理,季子强就附和的点点头,说:“来来,不想那些缀气的事情了,先干了这杯在说。”

    武副队长也算是爽快人,就不再提起那话头了,几个人碰了一下,都喝了。

    不过季子强也是心中有了想法,决定抽时间找好尉迟副书记,看看能不能把武副队长动一动,但想到就凭自己和尉迟副书记两人,只怕还是有点难办,因为公安队伍不同于其他部局,这里的几大块的中层干部,市委一直很关注的,有时候动一个队长,分局局长什么的,比动一个小县的副书记,副县长都难。

    所以季子强现在也不敢说什么过硬的话,只能安慰一下武副队长,不过他已经把这事放在了心里面。

    王稼祥放下了酒杯说:“对了季市长,以你的能力,做个副市长真是委屈了,我都替你抱打不平的。”

    武副队长也点头说:“就是,就是。”

    季子强连连摇头,说:“我这官暂时是动不了的,到新屏市来就是受贬发配的,那能轻易就动。”

    王稼祥说:“不管怎么说,我们都认定你应该提升。”

    季子强就哈哈哈的大笑说:“问题是你没当中组部的部长啊,来来,喝酒。”

    三人便碰杯喝酒。

    说到了中组部,季子强又想起了萧副部长和黄副部长两人,接着还想到了黄家的那个公子哥们,季子强摇摇头,也不知道这和这个公子的麻烦什么时候能揭过啊,不然迟早会带给自己问题的。

    季子强说:“说心里话,我现在是穷开心,我倒觉得,官大不大没关系,像你们这样最好,轻轻松松的,干什么都舒服,我这感觉干什么,什么难啊,我越来越感觉一点意思也没有,总在执行别人的意图,总在干别人要你干的事。那些事,其实未必是你想要干的事,然而,你却要干到最好,我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一个傀儡,一个有点思想的傀儡,只能通过干好别人的事证明自己,让自己得到一点儿满足。”

    王稼祥笑着说:“其实,在官场上,哪个人不是傀儡?哪个人不是在干别人要你干的事?”

    季子强很感慨的说:“不一样,不一样。喝酒,喝酒。”

    这时候王稼祥就问武副队长:“对了,你就只叫我们来喝酒吗?怎么没有女人?没有女人喝酒,一点意思也没有。”

    没等武副队长说话,季子强说:“女人多的是,到处都有。但今天不准叫。”

    武副队长一点不傻,他知道王稼祥是故意把话题扯开了,免得季子强心里不畅快,他就说:“王主任,不是你安排今天的饭局吗?怎么让我找女人?”

    王稼祥还想继续着女人的话题,他说:“季市长,今天就放松一下吧?”

    季子强说:“不了,不了,今天我们就喝酒,其他不要。”

    王稼祥“哈哈”笑着说:“季市长要做圣人了。”

    季子强说:“狗屁,圣人能有我这么好吗?!”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笑起来了。

    这是在新屏市一个豪华的酒店,这酒店的特点是包间里什么都有,不仅有吃喝的餐室,也有桥牌室、蒸气桑拿室,还有睡觉的卧室。

    等喝的差不多了,王稼祥说:“今天谁都不准走,喝倒了就在这里过夜。”

    武副队长喝了酒,就说要去蒸蒸气,把汗蒸出来,把酒气蒸出来,他说:“这么好的地方真可惜了,就只有三个臭男人,下次来一定要带个女人来,否则就浪费了”

    季子强见他们又说到了女人的问题,就想起了庄峰和几个女人的事情,这一想,感觉有好长时间没有问过这事了,他对武副队长说:“武队长,那个事情最近还是要盯一盯的。”

    武队长愣了一下,就明白季子强的说的什么了,点头说:“嗯,好的,这几天我就安排人继续跟上。”

    季子强点头说:“好,有什么情况和我及时联系。”

    王稼祥不知道他们说的什么,就问:“盯什么,盯什么?”

    季子强笑笑说:“还能有什么啊,就是一个朋友的车丢了。”

    王稼祥摇着头说:“那基本上是找不到了,靠警察找车,嘿嘿。”

    武队长也憨憨的笑笑,王稼祥虽然人也不错,但这个事情不是等闲之事,绝不能轻易让人知道的。

    这样季子强就混了几天,正月15也算过完了,政府人员也就慢慢的收拢了心,恢复到了过去小心谨慎,紧紧张张的状态中了,季子强就到处走了走,对分管的工作都视察了一下,特别是二公子那里,今年这个高速路是新屏市的一个重点工程了,季子强相应的关注也多了一点,但很快季子强就从二公子那里得到了一个不太满意的信息。

    据二公子说啊,最近他在很多部门办理手续,还有一些希望协助,协调的工作时,还是遇到了不少的阻力,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他的背景,在一个就算有的人知道了,可是毕竟一个省长离他们太过遥远了,他们也不大在乎。

    特别是按照惯例,这样的一个大项目不管从谁的手头过一下,多少总要给点油水吧,不能说现在政府机关都是雁过拔毛,但至少还是有一些人是抱着这个想法的。

    所谓的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也说的是这种情况,他们未必能对你造成多的的影响,但让你为盖一个印章的事情,跑个十回八回的,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他们手到擒来的事情。

    季子强就感到这样下来对项目的启动会造成很大的影响,所以就派秘书陪着二公子跑了两天,但效果差不多,秘书小赵和二公子到了人家的单位,人家也很热情,又是让坐,又是冲茶,有的还准备了水果,很郑重其事的样子,但是,他们不是说领导忙,就是说一把手不在家。

    有的人承认自己的动作,效率是慢了,很不应该。

    有的人连连认错,说给你们添麻烦了,然而,一谈到实际问题,他们就摆出一副作不了主的样子,有人说,这可是大事,应该好好研究研究。

    有人说,这几天,一把手出差了,还要等一把手回来,再认真向他汇报这事,所以,这时间说不准。

    季子强听了秘书小赵的汇报,心里就有气,说:“这还用向一把手汇报吗?市委,市政府召开的动员大会都开了这么久,难道一把手还不知道?动员大会不都是一把手参加的吗?难道回去没有研究?”

    很显然,人家是在跟他们玩软功,应付他们,当然了,实际上也未必是有意对付季子强,主要都是想捞点好处,一个10多亿的项目,怎么说也要出点水吧,但季子强是不能容忍这种行为的。

    于是,季子强觉得很有必要召开一个相关部门的一把手参加的现场会,不抓一把手,不促一把手是不行了,把一把手都请来,看他们还有能说什么?

    季子强就找到了庄市长的办公室,庄峰正闷闷不乐的在那喝茶呢,见了季子强起初还有点不大想理睬的样子,但不知道他又想到了什么,态度一下转变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面喊着让秘书给泡茶,一面很亲热的过来坐在了季子强的旁边,说:“季市长过年还好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