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黄胜明才发觉自己有点太沉不住气了,他当然不能说出那个事情来,自己那次是吃了暗亏的,说出来丢人,在说了,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绝不能让老爹他们插手。

    他就呵呵的一笑说:“在北江省见过一次的,不过那次他把我灌倒了,这次你们说我是不是应该报复一下。”

    黄胜明也明白,季子强是肯定不会来戳穿自己的谎言的,他更不敢明说。

    季子强就忙接着黄胜明的话说:“上次喝的有点多,有点多,怪我,全怪我,请胜明弟兄原谅啊。”

    黄胜明心中暗哼一声,你小子现在知道害怕了,晚了,早干什么去了,这个仇我是一定要报的,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只要你在官场上,等着吧,总有一天你会栽我手上的。

    心里是这样想的,但黄胜明脸上却笑着,说:“呵呵呵,那今天季市长就赏个面子,喝六杯吧?”

    这几个老头见他们如此一说,也都放宽了心,呵呵,还以为是什么疙瘩,原来扯的是酒经,那就随他们去吧。

    作为东道主的萧副部长也是必须劝人多喝酒的,他就对季子强说:“子强啊,那你就陪胜明喝六杯吧,到这就像到家里一样,真喝醉了也不怕,我这有的是地方住。”

    季子强笑笑,端起了酒杯,他也看清了形势,这个黄胜明原来也是不敢来明的,那就好,至于他以后怎么对付自己,那是以后的事情,现在顾不过来,先应付了他这个挑战再说。

    但季子强也不愿意让黄胜明一直纠缠在这个事情上,万一自己喝醉了,会让黄副部长,萧副部长怎么看呢?他们会认为自己轻浮而没有自控能力。

    也不能让黄胜明喝倒了,那样自己和他的这个仇就更难缓解,所以季子强在端起酒杯之后,说:“黄兄弟,上次是我不对,这样吧,今天就罚我一下,我先喝六杯,然后再陪你喝六杯。”

    季子强也不等黄胜明回话,咕咚,咕咚的就是六杯下肚,然后在邀请了黄胜明碰了六杯。

    放下杯子后,季子强又敬了黄副部长,萧副部长和乐世祥一人一杯,再培着他们一人喝了一杯,这才端然坐下,面不改色,心不乱跳,一副泰然自若的神色。

    这黄胜明心中才大吃一惊,妈的,这小子真牛,原来还有如此好的酒量,算了,看来今天是拿他没有办法了。

    他不给季子强找事了,季子强后面也就轻松了,几个老头虽然也酒量不错,但毕竟是年岁不饶人,和季子强这样一个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的年轻人比,肯定是喝不过的。。。。。。。

    不过这次吃饭季子强至少是有两个收获,一个是知道了乐世祥下一步会提升部长,这让他在去除了心理负担的同时,更增添了一种希望和勇气,在一个就是认识了萧副部长,让自己的形象更为加深在了萧副部长的心中,这对自己也是大有益处的。

    晚上回到了乐世祥的四合院里,江可蕊和她老妈都没有睡觉呢,还在等着季子强和乐世祥,一家人又在客厅坐了个把小时,东拉西扯的聊了很久,才各自上去休息了。。。。。。

    假期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很短暂的,78天的时间够干什么啊,但对季子强这样的人来说,七八天的时间就显得更为漫长了,因为他是一个权利的掌控者,这类人几乎会视权利为第一生命的,而且权利对很大一部分人来说,是一种让他们上瘾的鸦片,没有叱咤风云的感觉,他们会很寂寞的。

    季子强在后来的几天就是如此的感觉,好在几天的时间确实不长,季子强和江可蕊也该离开北京了。

    这个别离对江可蕊和江处长来说,都有点难舍,有点怅然;有点遗憾,季子强也是多多少少有些黯然神伤的,虽然乐世祥和江处长不是自己的亲爹娘,但看着他们越来越远的身影,季子强还是忍不住的伤感起来。

    他看到了江处长和乐世祥在临别的微笑,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但是摄在季子强心的底片上,却留下了永恒,那形象是那么真切,那么清晰!再会!珍重!流水匆匆,岁月匆匆,唯有真情永存心中。

    飞机起飞前那巨大的轰鸣声打断了季子强的伤感,他又要回到那个充满了变数,充满了诡秘和陷阱的地方了,一想到那个地方,季子强也就不由自主的把思路转回到了新屏市。

    新的一年里,自己要做的事情还很多,高速路应该要早点启动,不过这件事情应该没有太大的负担,二公子能顶的住。

    对了,开发区的事情自己还是要认真的研究一下,这不是小事情,盘活开发区,对新屏市整个工业会有一个带动作用。

    还有几个老旧的大厂,自己也要多费点精神,只要他们能够养活的起自己的员工就算不错了啊,不要让新屏市恨过职工无活可干,无钱能赚。

    最后季子强就想到了过一两个月召开了两会了,这个会上自己和庄峰都要在选举一次,不过这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吧?对了,尉迟副书记会不会真的有所动作?要是那样,自己该怎么应对?

    从北京到北江市城的一两个小时里,季子强几乎都在思考着下一步的工作,倒是江可蕊上去没一会,就靠在季子强的肩头上休息了,这些天来江可蕊的生活规律被节庆完全的打乱了,所以人也困乏了许多,季子强就一动都不敢动,拥着江可蕊,让她好好休息。

    北京没有到新屏市的直达飞机,所以他们在北江市城机场又耽误了一个多小时,换乘了一个只有30多人的支线小飞机,这个飞机就比起刚才那空客要颠簸的多了,没一会,江可蕊就受不了,到卫生间吐了一次。

    小飞机颠簸就不说了,还不断的发出格叽格叽的响声来,要不是经常坐这种小飞机的人,一定会感到恐怖。

    这样大家就提心吊胆的坚持了将近40来分钟,飞机平安的降落在了新屏市的机场了,季子强的专车早就停在了机场的外面,这也是季子强低调,实际上在新屏市里,季子强的车不管是送人,还是接人,都是可以直接开到飞机旋梯下面的,庄峰就经常这样干,有时候下来,庄峰还会要求别人拿上鲜花来接他,他带个白手套,装的二马二马的,好像毛老爷子当初从延安飞到重庆谈判一样。

    季子强的秘书小赵也来了,早早上前接过了季子强的提包,给季子强问了好。

    季子强也就客气的询问了一家小赵过年的情况,最后说:“这次我没有排值班,别人有闲话吗?”

    小赵笑着说:“没有的,市里领导这么多的,都没轮过来,在说了,值什么班啊,领导都是值班的那天去办公室坐一下就离开了,没什么事情。”

    季子强想想也是,大过年的,谁一天沟子痒了,这个时候来找麻烦。

    车就把季子强小两口送回了家里。

    回到这小别几天的家里,季子强感觉分外的亲切,也不是说在北京乐世祥的家不温馨,但在这个地方,季子强感觉很踏实,更舒适,更放松,自己可以把脚放在茶几上,放在沙发上,自己可以随随便便的放屁,咳嗽。

    这都是在北京不能做到的。

    季子强和江可蕊两人稍微的收拾了一下,洗把脸,就准备出去吃饭,江可蕊让季子强开着她的车,季子强问:“吃什么。”

    江可蕊说:“走就是了,我知道一家面馆,很不错的。”

    季子强说:“吃面?”

    “怎么,最近天天大鱼大肉的,你不嫌腻啊。”

    “我怕你吃不好啊。”季子强讨好的说。

    江可蕊哼了一声:“放心好了,我心里有数,我很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做女人一定要吃好玩好睡好喝好。一旦累死了,就别的女人花你的钱,住你的房,睡你的老公,泡你的男朋友,还打你的娃。”

    季子强一听,忍不住哈哈哈的笑了。

    季子强其实算是那种顿顿吃肉还想吃,不过既然江可蕊想要吃面,那就随她的意思吧。

    季子强开车,江可蕊一边轻声指点路线,很快,两人在一处面店前面停下了,江可蕊喜欢吃面条,所以,他特意带着季子强到这个店来吃面条。

    吃面条的时候,两人的区别显现出来了,季子强是吃的狼吞虎咽,江可蕊吃的慢条斯理,一碗面条下肚,季子强感觉不到饥饿了,只是面条的味道一般,不过,季子强想到,江可蕊能够找到这个地方,就不错了,饿了的时候,吃什么都是香的。

    “子强,我们还逛街吗?”吃完了江可蕊就问。

    季子强看看外面,说:“算了吧,你看外面到处都是人很多,我们回家去吧。”

    江可蕊也同意了,季子强驾驶着轿车,很快到了家属院。

    江可蕊冲了个澡,换了衣服,一身宽松的睡衣,遮盖住了妙曼的身材,出来看到季子强在发呆,问:“子强,想什么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