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乐世祥和季子强当然不能真的就坐在房间里,两人也站起来,陪着萧副部长一起到了外面,果然就看到了黄副部长披着一件黑色大衣,带着几个人走了进来,远远的就见他说:“老萧啊,我今天可是来蹭酒喝的,早就听说你这有一瓶几十年的茅台,今天干掉他。 ”

    这一打眼,他又看到乐世祥,就说:“哎呀,乐部长也在,很好,很好,今天这酒就有喝头了。”

    萧副部长和乐世祥一起招呼着,几个老头都寒暄几句。

    季子强在如此近距离的看着这个让全天下官员都无线神往而敬仰的中组部第一副部长,就见黄副部长一张国字脸膛,黑红发亮,浓眉大眼,特别是双眼皮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象镶嵌在里面的黑色珍珠,耀眼璀璨,鼻子较大,厚厚嘴唇,让季子强感觉很抢眼的就是黄副部长的眉毛,他的眉毛很长很密,有数根能有四五厘米长,象窜出茂密森林的枝条,随着他爽朗的笑声在颤动。

    当他走近了季子强的时候,季子强陡然的就感觉到了一种压力了,这是一个身居显赫官位的人与生具有的气场,他不用说话,不用看你,但依然可以让你紧张而窒息。

    季子强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感觉,他在心中暗叹一声,这样的人才是真的霸气。

    黄副部长更近了一点,他在快走到季子强的面前的时候停住了脚,很是诧异的看看季子强,因为他熟悉萧副部长家里和身边的人,季子强肯定不是他们其中的,他也看出了季子强并不是乐世祥的秘书,因为在这样的场合,秘书是不会站在这个角度的,他们往往会在侧面,在一个,这个年轻人脸上的笑容也和秘书是有区别的,他有点紧张,但却充满了自信。

    黄副部长站住了脚,看看季子强,又转头问身边的萧副部长:“这是谁家的小同志啊。”

    季子强在问好的同时,萧副部长就说:“黄部长,这是乐部长的女婿。”

    “奥,奥,不错,人很精神,对了,以后多和我这犬子交流交流啊。”说着话,黄副部长身后就站出了一个年轻人,望着大家笑笑,不过季子强还是看出他的笑容中有几分轻浮和玩世不恭的表情。

    乐世祥就上前拉着黄副部长儿子的手,说:“小伙子很帅吗。”

    季子强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觉得这个人自己好像是见过的,但到底在哪里见过,什么时候见过,季子强一时还没有想出来。

    这个年轻人就对萧副部长和乐世祥都问过了好,也来到了季子强的面前,一瞬间,这年轻人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诧异和错愕,他呆呆的看着季子强,好一会没说话。

    黄副部长就对季子强说:“我这犬子叫黄胜明,你叫什么?”

    季子强正在搜肠刮肚的想这个年轻人在什么地方见过,一听‘黄胜明’三个字,突然的一个激灵,他一下就想起来了,那次二公子和苏历羽带着自己去省城的金花会所,自己打过的那个年轻人不就是这个京城的公子黄胜明吗?搞了半天,他就是中组部黄副部长的公子啊,靠,靠,靠,难怪当初这小子是那样的嚣张。

    季子强就也愣住了,这三个老头倒是很奇怪,两个年轻人怎么都不说话了,旁边的乐世祥就帮季子强说:“小婿叫季子强,在北江省新屏市呢?”

    黄副部长像是想起来了,连连点头,说:“对,对,我记得是这个季子强。哈哈哈,好像让他磨练去了,怎么样啊,子强同志,在那里当副市长磨练的如何?”

    季子强还在惊讶中,但黄幅部长的话他显然还是听到了,忙说:“还需要多学习,多锻炼,谢谢黄部长的垂问。”

    黄幅部长笑笑,但心中依然是带着一丝疑惑的看了看季子强和他自己的儿子,说:“你们见过?”

    季子强有待年尴尬起来,笑笑说:“有过一次碰面。”

    但显然的黄胜明并不想在这个场合说起这件事情来,他哼了一声说:“是季市长啊,我一直也很牵挂呢?总算是知道你姓甚名谁了,很好,很好。”

    几个老头也搞不清他们这有点像是黑话的语言,不过也都没怎么放在心上,一起就到了正屋,坐下喝茶了。

    进去之后,这个黄公子就没有在和季子强说过一句话,季子强也知道自己算是彻底的得罪了这个黄公子了,当时自己太过唐突,让人家丢了人,受了伤,这个气人家肯定是要出的,但怎么出,什么时候出,季子强是不知道,他只能等待,别无他法。

    季子强也想缓和一下彼此的误会,但今天当着这几个老头的面,季子强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和道歉,大家就这样坐着,直到开饭。

    从古至今,中国人热情好客的习惯总也不减,就说老祖先们喝酒,来了客人,家里再穷也要备下薄酒,总觉得酒不多,还总怕不够客人喝,便想着法先尽着客人,自己尽量少沾,于是也就有了“先端为敬”的酒俗。

    大家细想想,古时候酒可是好东西呀,寻常人家哪个喝得起?只有待客时才舍得开一坛子来。这么好的东西自己舍不得享用,先尽着客人,也只有中国人才这般先人后己。

    虽然当今酒已算不得什么希罕之物,都买得起了,不管主人或者客人要喝多少也供得起,中国人为什么还是端酒成风?没办法,这是酒俗,这是中国人热情好客的一种表现,先端出的是酒,而酒中盛满了敬意,若不然何以叫“先端为敬”?所以客人别拒绝人家端酒,接受和拒绝的都为好客之情,还是喝下为快。

    话说两面,也得提醒国人,端酒可以,别太猛了,象征性地端几杯不中吗?盛情虽然可嘉,但端得那么实惠,几下把客人端晕了,也不太美。

    今天在这个酒桌喝酒的都是中国人,所以,端酒的习惯还是在这里上演了,吃饭的时候,三四个人给黄部长端酒,几轮下来黄部长就感到有点多了。

    他压住了杯子,对乐世祥和萧副部长说:“好了,点到为止,在喝多就醉了,还是让他们年轻人多喝一点。”说着就指了指季子强和他儿子黄胜明。

    季子强说真的,今天并没有喝多少,毕竟这里不是新屏市,轮不他做老大的,他不过是敬酒,倒酒。现在见黄部长指着自己了,也就微笑着端起了酒杯,对黄家的公子说:“我陪黄兄弟喝一杯,希望你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黄胜明撇了季子强一眼,并不动手端杯子,也不搭话,这一下让让季子强就有点尴尬了,好在这样的场面季子强也遇到过,不至于束手无策,他就自言自语的说:“黄兄弟要是不胜酒力,也没关系,我喝了,你随意。”说完,季子强一口喝掉了自己的酒。

    黄副部长有点不满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说:“胜明,你怎么了?”

    自己儿子是有点娇生惯养,这个自己是知道的,但今天是什么场面,这个季子强到算不得什么,但至少应该给乐部长一点情面啊,而且这小子的酒量自己也是知道的,还没喝,怎么可能喝不下去了。

    黄胜明并不在乎老爹的不满,不要看全天下的官员都对自己老爹敬若神明的,自己可是一点都不怕他,他看都不看黄部长一眼,说:“这样喝酒算什么啊,我想和季市长多喝几杯。”

    黄副部长眉头一皱,刚要说话,萧副部长到接上了话:“可以啊,放心的,我家里酒有得是。”

    黄家的公子就嘿嘿一笑,对季子强说:“今天难得遇到季市长,我们就多喝几杯吧。”说完他拿起了酒瓶子,给季子强满上,又说:“先来六下吧?”

    他和季子强坐在一起的,所以一侧身,他就可以面对季子强了,他额眼中有一抹嘲笑和讥讽,在他的想法里,他觉得季子强酒量不会比自己大,因为刚才自己就看到季子强喝酒喝的小心翼翼的样子。

    季子强也皱了一下眉头,喝酒他倒是不怕,但他不愿意在这个场面下和黄家的公子拼起来,不管最后喝的怎么样,输赢对自己都是不利的,所以季子强就带着犹豫,笑笑说:“胜明老弟啊,我看我们少碰几下吧,喝两杯如何?”

    黄家的大公子很不屑的说:“呵呵,季市长是看不起我吗?”

    “不是,不是,你误会了,我怕今天会喝的太多,喝醉了。”季子强很低调的说。

    黄胜明不要看他身居官宦之家,人其实并不聪明,他那里懂季子强这样一个在宦海漂浮多年的,城府深蔽的老手的心思,他错误的以为季子强真的喝不过他,所以就想让季子强今天出个丑,也算报一下上次的仇,解一次恨。

    他就有点嚣张起来了,带着揶揄的口吻说:“怎么,季市长怕了,记得你很勇猛的吗?是不是到了京城胆子变小了。”

    在这个时候,几个老头就一下听出了问题了,从黄胜明的口吻中,可以听出,季子强和他肯定是有过接触,也有过过节的,这就让几个老头一起紧了紧眉毛。

    黄副部长看着自己的儿子,问:“胜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和小季市长在什么地方见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