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到下午4点左右,季子强和乐世祥就坐上了乐世祥的专车,到萧副部长那里去了,这车东转西拐的,季子强也不很熟悉路况,但只觉得车实在一些小胡同里穿梭着,季子强想,莫非萧副部长也是住的这样的四合院吗?

    正在想着,就见车果然停在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四合院门口了,乐世祥说:“子强,到了,就是这里。(品@书¥网)!”

    季子强没等乐世祥的秘书开门,自己先下来扶着乐世祥下了车,秘书提着礼品,上前叫了门,季子强和乐世祥在外面等了一两分钟,就见这大门打开,两个年轻人走了出来,他们的强悍表情让季子强有点惊讶,但其中一个人很快的认出了乐世祥,就忙说:“是乐部长啊,你好,我们部长正等着你。”

    乐世祥点头说:“小张,怎么过年也没回家?”

    这年轻人说:“没时间啊,萧部长最近几天还要出去一趟,我们警卫工作不敢马虎。”

    这样说着话大家就进了小院,所有北京四合院的布局基本相同的,所以季子强就知道现在应该往正屋走,不过听了刚才这个年轻人的话,季子强才知道,这恐怕是中南海警卫局的高手吧,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保镖,难怪这两人身上都有一股子让人心寒的气场。

    这还没有到正屋,就见萧副部长迎了出来,老头还是像过去一样的精神,眼中的睿智和萧瑟一点未减,他先和乐世祥互相的拜年问好,开了两句玩笑,却突然的看到了季子强,刚才他以为季子强不过是乐世祥的随行人员,现在仔细的一看,也就隐隐约约的记了起来。

    萧副部长指着季子强说:“你是季。。。。。”。

    季子强就忙上前问好,旁边的乐世祥就说:“怎么老萧啊,你忘了我这小婿季子强了。”

    萧副部长在看看,就呵呵呵的笑了起来,说:“忘不了,这小子很难让人忘记的,来来,先不说话了,进来暖和。”

    季子强和乐世祥就陪着萧副部长进了房间,乐世祥的秘书和司机都有专人带到了旁边的厢房里招待了,这里就只剩下季子强翁婿二人和萧副部长,以及萧副部长的一个秘书。

    坐下之后,秘书就给大家每人泡了杯上好的毛尖,季子强看着杯子里的茶叶,色泽鲜亮,绿色光泽,白毫明显,香气浓爽,给人有生鲜的感觉。

    季子强也知道,这种毛尖,因白毫显著,产于中原地带,故又称“豫毛峰”。凡听说过中原毛尖茶的人都知道,但你不知道的是,绝不是所有中原毛尖都叫“豫毛峰”。

    所谓的“豫毛峰”就是在生产优质中州毛尖的基础之上,挑选采于原产地核心产区、原生态高山茶场、用最完整的细嫩芽叶在第一时间再加工,这采茶有一个原则那就是“不采老,不采小”,充分吸收天地之精华,以最全面的营养物质和最高标准的口感,回报爱茶人的关爱与呵护,它的汤色嫩绿、黄绿、明亮,香气高爽、清香,滋味鲜浓、醇香、回甘。芽叶着生部位为互生,嫩茎圆形、叶缘有细小锯齿,叶片肥厚绿亮,真毛尖无论陈茶,新茶,汤色俱偏黄绿,且口感因新陈而异,但都是清爽的口感。

    季子强在环顾了一下萧副部长的这个正屋,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这里的装潢独具一格,竟然还有萦绕着香炉的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