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发现,这里的酒吧大都有碩大的房梁和骨架,容易让人想起北海公园和颐和园里的长廊,小月河是条蜿蜒的河流,河的北岸酒吧成排林立,一间间风格各异的酒吧在有了面积上的优势之后,又多了些田园风情。 ()

    酒吧街分东街和西街,却都沿着小月河的北岸不断向两边延伸,站在河上任何一座拱形桥上,都可以自由选择或北或南的两岸生活。这里让人感受最多的就是那种幽静曲徊、高树矮墙的胡同气息。陈旧的砖墙、时尚的装饰、大红的灯笼、古朴的大门都能带来一份深厚的怀旧情绪。

    季子强和江可蕊找到了一个酒吧,在推开酒吧金属门的一霎那季子强被震撼了,门的存在仿佛是两个世界的分界线,在门的两边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水晶吊灯悬挂在天花板上,散发着誘惑的色彩,给整个大厅笼上一层朦胧美,舞台的中央不少男男女女们跟着音乐尽情的摇摆着身躯,沉醉在这种气氛之中,或者是金发,或者是戴着耳钉,或者是露脐装,或者是超短裙,这是个纸醉金迷的世界。

    吧台里的酒保专注着手中的摇杯,不被影响似的摇出一杯又一杯满足客人需求的品种,那么淡然,置身事外般冷眼观看这一切,看着他们挥霍着青春和年华在这与机械为舞,却还懵然不知。

    音箱里正放着谭咏麟的午夜丽人:为她掀去了披肩客人为佢将酒斟满,她总爱回报轻轻一笑看绮态万千,为她点了香烟有如蜜饯她的声线,她令人陶醉于幽香里两唇合上一片。。。。。。

    于是江可蕊就挽着季子强走进了舞池,江可蕊的肚子虽然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大,但这没有影响到她灵动,飘逸,清雅的步伐,她灵动得仿若手持琵琶的飞天,飘逸得犹如漫天轻盈的雪花,清雅得就像步步生莲的仙子。

    季子强陪着她轻高曼舞,她用她的长眉,妙目,手指,腰肢;用她细碎的舞步,轻云般慢移,旋风般疾转,舞出诗句里的离合悲欢。

    当曲终人散,从舞池回到座位上时,季子强感到很累,很累,整个脊椎因为自己长时间的晃动,有了很酸痛的感觉,季子强喝着杯中的红酒,怔怔地、恍惚地看着眼前这场繁华的喧闹,当又一曲强劲的迪斯科音乐响起来的时候,舞池里早已跻满了年轻的身影,他们忘形地扭動着身躯,疯狂地摇动着脑袋,随着音乐的节奏十分投入地勿自舞动着,完全一副不要自己了的模样。

    季子强试着甩了几下头,昏昏沉沉的感觉便愈发强烈了,但昏沉中却有一种不明所已的舒适感,晕晕地,虚白地,完全没有了意识的感觉悄悄由头部向全身扩散开去,但季子强的思维仍是清晰的,他清晰地观察着周围的每一个人,奇怪自己怎么就无法达到那样一种疯狂的境界。

    一个女孩儿吸引了季子强的目光,她空洞的眼神穿越熙攘的人群,注视着也许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的什么地方,她的身子被扭動的人们撞来撞去,被动地,毫无知觉地移动着,她不是来蹦迪的。

    旁边座位上有个胖胖的男人闭着眼睛摇摆着他那颗大脑袋,身子随着音乐的节奏在高转椅上来回扭動着,样子十分投入。池内一个染着黄头发的男生对着一个看起来比较清纯的女孩儿夸张地摆着臀部,不时碰触到她富有弹性的肌肤。

    几个女孩儿从旁边轻盈地飘然而过,她们有的穿着吊带紧身上衣、宽摆长裙,有的则穿着无袖衫,配着超短裙。她们满脸兴奋的表情,扭着身子在狭窄的通道上走过,周围暗淡的空间里闪着男孩儿们迷離的眼眸。

    这个时候,季子强再次的被江可蕊拉入到了舞池里面。。。。。。。

    假期过起来也是很快的,初二之后,按北方的规矩,也就到了可以走亲访友的时候了,乐世祥夫妻都不是北京人,所以在京城里也没有什么亲戚,他们只有朋友。

    但朋友的种类是很多的,有忠友、难友、信友、诤友,还有挚友、善友、密友、畏友。

    另外,互相以学问切磋的,称为学友;在道上相互提携勉励的,称为道友;经常受其指教助益的,称为益友。也有的是共同参加集会的,可以称为会友;共同结派成党的,叫做党友。

    但是,世间上也有的人交友反受其累,比方说损友、恶友、利友,这些酒肉之交、狐群狗党,有时趋炎附势,有时攀龙附凤,见利忘义,就如《经》说的‘有友如华’:当你得意的时候,他把你戴在头上;当你失败的时候,他就弃你如敝屣。

    朋友的种类,形形色色,不胜枚举。也有的朋友如蝇逐臭、如蚁附膻,所谓利害相交,吃喝玩乐,这就不能成为益友、好友了。也有的朋友,一生蒙受其益,靠友成功。这种朋友如兄如弟,彼此肝胆相照、推心置腹,遇事开诚布公,坦诚以对,这种朋友相交一生,彼此互助。

    但在乐世祥这个地位的人,已经很少能交到什么真正的朋友了,因为他们身处于一个复杂而多变的官场,他周围的人都具有更多的相互猜忌、利害冲突,因此乐世祥几乎没有结交到生死不渝的朋友。

    但正如古人说的,‘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甜如蜜’。

    在京城里,乐世祥还是有一个淡如水一样的朋友,他们没有太多的相聚,也很少相互的联系,但不得不说,他们具有一样的理想,一样的性格,所以彼此都认为对方是一个值得交往的人。

    这个人就是中组部萧副部长,也是那个曾今差一点点就让季子强灰飞烟灭的重量级领导。

    中组部萧副部长在乐世祥调来京城后,两人的接触比过去多了一点,慢慢的,他们的情谊就比起过去更为紧密,但正如我刚才说所的那样,他们只是彼此仰慕,大有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感觉,却谈不上是相互声援,共进退,同生死的朋友。

    但即使是如此的情况,乐世祥还是觉得今天应该去拜访一下萧副部长,当然,从内心来说,他还是希望给季子强奠定一点点的,力所能及的基础,自己是不需要靠这种关系来维持政治生命的,但季子强就不一样了,他还没有到靠资格吃饭,靠能力办事的地步,他和自己有很大的不同。所以吃过了午饭,乐世祥给在客厅里给萧副部长去了一个电话:“老萧啊,我乐世祥啊,哈哈,给你拜个晚年啊,祝你一家人健康快乐。。。。。。哈哈哈,好好,谢谢了,谢谢了,下午干什么,我去看看你吧。。。。。。奥,好啊,那好吧,不过不要搞的太复杂了,那就有点让我不好意思了,哈哈哈。”

    放下了电话,乐世祥就对江处长说:“老江,你帮我收拾几样礼品吧,下午我带子强到老萧家里去坐坐,一起喝上两杯。”

    江处长嘴里答应着说:“好吧,不过你就带子强去啊,我们娘母两你不要了啊。”

    乐世祥笑着,说:“什么要不要的?就一下午,难道我们已经到了难分难舍的地步。”

    一家人都笑了起来,乐世祥是很少开玩笑的,特别是当着季子强的面,更是处处注意,但看来今天心情是比较好的,所以当着季子强就冒了一句玩笑来,江可蕊的老妈听的脸也是一红,恨恨的瞪了乐世祥一眼,说:“老不正经。”不过眉目之间却是很温馨,很幸福的样子。

    江可蕊也摇过来说:“老爹啊,老萧是谁啊。”

    其实季子强也想知道刚才那个人是谁的,乐世祥笑笑说:“你不认识,不过子强认识的。”

    季子强有点疑惑的想了想,摇摇头,很茫然的问:“我认识?”

    乐世祥点头说:“是啊,你忘了那个中组部的萧部长。”

    季子强恍然大悟的奥了一声,心里一下就有点紧张起来,他也很快的就想起了那萧老头犀利的目光和深沉的冷静了。

    江可蕊坐在了季子强沙发的扶手上,看着季子强说:“你紧张了,你担心什么?”

    季子强摇摇头说:“不知道,但这个萧副部长确实是一个让我感到过压力的人。”

    乐世祥点头说:“子强,其实你这种感觉很正常,而且我觉得,一个人,特别是一个官员,有点畏惧,有点对别人的惧怕,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季子强体会着乐世祥的话,好一会才点点头。

    江可蕊就很无聊的样子:“唉,你们下午都出去了,我到哪去玩啊。”

    季子强不希望江可蕊一个人乱跑的,她肚子里有货,而且现在街上人很多,出去碰着磕着了,多让人担心,季子强说:“你不要出去,我们吃完饭就回来了,回来我陪你转。”

    江可蕊看着季子强很是担心自己的样子,当然心中就充满了幸福的感觉了,她莞尔一笑说:“那好吧,不过要约法三章,第一不能。。。。。。。”

    坐在旁边的乐世祥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对着江可蕊说:“丫头,你肉麻不肉麻啊,子强就出去几个小时,你用的着背家法吗,真是的。”

    三个人都一起笑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