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华书记紧紧的闭着嘴唇,他不想为这个问题和夫人争辩,在刚才接到哈县长的汇报后,他就很少在说话了,在洋河县,也就只有哈县长知道华悦莲是自己的女儿,而哈县长在每一次的汇报中都说自己女儿一切都好,但现在呢她竟然让歹徒打伤,而且更为可气的是,她还是为了保护季子强,保护这个让自己必欲除之而后快的家伙,这怎么能不让华书记愤怒。品 书 网

    女儿怎么会是为了保护季子强呢

    哈县长从来也没有说到他们两人的关系问题,可是华书记不得不考虑到这个方面,他们是因为偶然的巧合在一起,还是季子强正在和自己的女儿谈恋爱,这个问题也是这次自己过去一定要弄明白的。

    并且在华书记的预感中,这个可能性还很大,自己是不喜欢季子强,然而自己不喜欢却并不能掩盖季子强的英俊潇洒,多才博艺,假如这一切的到了证实,那么自己又该如何面对和处理自己和季子强的关系,这也是一个必须考虑的环节。

    很多的问题都堆积在了华书记的脑海,他就感到烦闷和憋气,但他没有地方出气,老婆不能骂,她那嘴一旦说开,自己肯定是受不了的,那只好拿哈县长出气,不过他也没有骂,他无力去骂,此刻他最担心的是华悦莲的伤势,骂人有的是时间,先赶到洋河再说。

    夜晚的公路上几乎是没有车辆行走,柳林市的一号小车就快速的奔驰着,司机很懂得坐在身后老大的脾气,在这个时候,什么都不要问,什么都不要说,专心的开车是明智之举。

    华书记的夫人还想在唠叨几句,但车子已经开进了洋河县城,倘如是白天,零一号小车的突然出现,一定会给整个洋河县带来慌乱的,所有的交警也会在第一时间把这个重要情况汇报给局里,然后局里也会以最快的速度通报到县领导那里,这是规矩。

    但现在是凌晨23点,街上已经没有了行人和交警,奥迪就在第一次如此平静中开过了小城的街道,开到了县医院的大门口。

    按常规,现在已经过了探视的时间,医院的门卫是不会打开大门放他们进去,然而,在司机下去不到一分钟的交涉后,在门卫辨认出那彰显着尊贵的车牌号码后,一切都按中国的国情,灵活机动的把这些问题解决了。

    华书记没让司机跟自己一起上楼,他带着夫人走进了住院部,在值班大夫睡眼朦胧中,来到了华悦莲病房的外面,他们看到里面还亮着灯光,透过门上方那块观察玻璃,华书记呆住了,他和夫人对视一下,两人的脸上都有了一点难为情的表情,因为他们看到了病房中两个正在忘情啃咬的人。

    华书记不得不退后一步,使劲的,重重的敲了几声木门,在听到房间里有人走过来的时候,他就推开了门。

    季子强站在了他面前,季子强由于惊讶变得手足无措,他是怎么也想不到在这三更半夜可以在这个地方看到华书记,他忘了官场应有的礼貌和客气,他张大嘴,却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华书记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直接用手把他拨拉到一边,走了进去,到是华书记的夫人,很认真的端详了一眼季子强,这是一种带有审视和观察的目光,不过对华夫人来说,单看外表看,她对季子强还是心里满意的,这年轻人有着光洁白皙的脸庞,还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这显然是一副深受广大妇女喜爱的长相,她已经从心里准备接受这个女婿了,常言道: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

    女人看男人,往往是先看外表,要是你长的和冯小刚,葛优一样,就算你心灵美,但也会在她们的心里大打折扣,这不是只说年轻女孩,上岁数的女性也是这样的。

    季子强也是认识华夫人的,这个柳林市的第一夫人,在整个柳林市很有名气,虽然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劳人局科长,但几乎所有的领导都会对她恭敬又加。

    她的年纪大概在四十五左右,也许这只是个推测,她良好的保养一定可以让她显得更为年轻一点。

    她的穿着也是时髦得体,仪态富有高贵,她一头短发,发梢在脸颊上轻轻拂动,肩上披着做工精细的披肩,脚上穿着奢华的漆皮浅口的高跟皮鞋,指甲修剪得干净整齐,手指保养得宜,但就算她再怎么优雅和富有教养,看在季子强的眼里也都是恐怖和震惊,他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来,他们来要做什么。

    在季子强这些年的宦海生涯中,今天可以说是他第一次有了不知所措,华书记是不会在乎他的表情的和心情的,他端直就走到了华悦莲的床前,在这个让柳林市所有干部的敬若神明的一哥脸上,此刻破天荒的流露出了温情和关爱,当华悦莲也有点惊喜的叫了声:“爸”和“妈”的时候,季子强醒悟了。

    但同时他也如霹雳灌顶,他今天所受到的惊吓也太多了一点,先是两个歹徒的袭击,后又是和华悦莲的感情喷发,现在又来了这一个无中生有的华书记,如果季子强只是一个普通人,如果他没有在宦海纷繁复杂,危情突发的这个权利场中待过,或许他现在已经神经了。

    他来不及细想自己和华书记该怎么在以后相处,他必须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付。他首先就机械的反应过来,应该给华书记和华夫人倒水。

    他连忙拿起了最早来探视他们的县政府办公室送来的水杯,一面嘴里说着:“华书记,你们先坐,我给你们泡水。”

    华书记没有对他假以颜色,他一面温情的看着华悦莲,一面淡淡的说:“你出去,马上出去。”

    季子强一怔,华悦莲就摇着华书记的手说:“爸,你什么态度啊,这么晚了,你让他出去待什么地方。”

    华书记没有说话,他回过身来,冷冷的扫了一眼季子强,对这个人,此刻华书记除了派系不和带来的厌恶以外,他还有对季子强一种个人情感里的仇视,这是一种无法言表的嫉恨,任何不怀好意的,想要靠近自己女儿的男人,不管他是多么的优秀,也不管他有多么的爱自己的女儿,都会让华书记有一种不安和担心,他怕女儿会上当,更怕这个男人会永远的抢夺走自己奉若明珠的女儿。

    他有时候也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女儿大了,终究要嫁人,终究会有他们自己的生活和家庭,终究会渐渐的离开自己的保护,但他还是难以控制自己的想法。

    更何况这个男人还是季子强呢。

    季子强在华书记眼光扫向自己的一霎拉,他就强烈的感受到了华书记那冷冽的寒意,这种眼神是足以杀伤任何敢于冒进的蠢人,季子强不愚笨,他没有等华书记再次发话,就放下了水杯说:“我在外面抽支烟,你们慢慢聊。”

    华悦莲争扎着想要坐起来挽留季子强,季子强就微微的笑了下说:“你不要动,我就在外面。”

    季子强又客气的对华夫人笑笑,轻轻的关上门,走到了病房外面的过道里。

    华夫人对华书记是很了解的,她看出了华书记眼中对季子强的仇视,她不知道华书记为什么会有这样强烈的反应,这小伙看起来还是不错的,相对于作为父亲的华书记来说,华夫人在华悦莲个人问题上是一贯现实,也是积极支持的,她早就在季子强没离开市政府的时候就认识他,也知道季子强现在是个副县长,而且还长相英俊,谈吐不凡,这难道还不够吗

    但她不能在华书记这个态度下说什么,她也只是对季子强笑笑,看着他离开了病房。

    华书记就拉起女儿的手,详细的问起了事情的经过,他要确定一下,这件事情到底是针对季子强还是针对自己的女儿,他还要搞清楚,谁来为这件事情付出代价,当然了,这是必须的,必须要有人为这件事情负责。

    听到了一半,华书记就实在忍不住的说:“你傻啊,就你这身板,你还要保护他,人家都是英雄救美,护花使者,你到好,直接是美女救傻。”

    华悦莲就一下的嘟起了嘴说:“老爸,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子强呢,就算他不需要我保护,但我还是不能让他受到一点伤害。”

    华书记眉头就皱了起来,他听到女儿把季子强称呼为“子强”,他感到有点不舒服,也有点肉麻,但他也知道,自己必须正视这个问题,看起来女儿对季子强是情有独钟了,这就让华书记有点棘手,他不能给华悦莲说明他和季子强的很多纠葛,这太复杂,也太灰暗,不适合一直活在阳光中的,单纯的女儿来听。

    不对她说这些,那么该怎么来阻止她这盲目的爱情呢

    华书记思索了一下说:“你对季子强了解多少他的过去,他的一些传闻,你知道吗不要轻易的就付出你自己的感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