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着一排排叫不出名字的笔直的树,往后飞快地闪过,远处宽广辽阔的田野不断地变换着黄和绿的色彩,季子强的脸上难掩兴奋的神色。

    从市委里一个亦步亦趋的秘书,现在马上作为一个即将上任掌握实权的人来说,窗外的景色,对他是那样的新鲜和自豪,仿佛这窗外的大地,以后都将是自己的领土。

    季子强和市委组织部的张辉副部长一同坐在后排,当了这么多年的秘书,配领导聊天的本事季子强是最擅长的,没几句就让张副部长笑的咯咯的。

    张副部长也夸了几句季子强,还有意无意的说自己在季子强这件事情上,自己是如何起到了关键作用。

    他要说就说吧,季子强也不管他说的真的假的,都是表现的异常感谢和领情,让张副部长心里舒舒服服的。

    张副部长知道季子强是有市里后台,但真正两人的关系有多深,他却搞不清楚。但这顺水人情不做白不做,调令已经正式下达了,自己只是来把季子强送上任。

    两个车一前一后的跑着,过了不到2个小时,就赶到了洋河县政府,县上领导已经是掐着时间在楼下的大院里等着了,县上的头头脑脑们都来了,这到不是喜欢季子强,他一个扫尾的副县长,算个吊,主要是来的还有个市组织部的这个重型领导。

    季子强还没下车就看那院子了站了那么多的欢迎自己的干部,很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连忙的下车。

    他这是第一次在洋河县隆重闪亮登场,季子强想着必须要表现的潇洒点,做个派什么的,比如甩一甩前额的头发啊,抬起手招一招啊,换上一副最亲切的笑容啊

    可他没想到,自己这准备工作完全是自作多情,大家的注意力压根就没在他身上,谁甩他啊。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转到了组织部张副部长身上,季子强只有灰溜溜的,站在后面的份儿。

    县委书记吴宏德,副书记齐阳良,县长哈学军等等是一一过来和张副部长握手打了招呼,每个人又和副部长寒暄几句,大家知道旁边的“陌生人”就是季子强,可副部长把季子强撂在一边,也就没人跟他打招呼。

    这一圈的过场走完了,张副部长突然意识到后面还跟着这个来上任的副县长,自己只是来送人上任,不是下来视察,不免心里一阵尴尬,赶忙拉了一把季子强,给大家做了个介绍。

    县委书记吴宏德,季子强过去是认识的,不过接触的少,人长的有点胖,肚子挺的老高,时不时的要用手提提裤子,没有腰啊,不提裤子老是往下滑溜。

    他很热情的和季子强打了个招呼说:“欢迎你啊,洋河县又增加了新的血液”。

    县长哈学军他也是知道的,哈县长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城府很深,阴柔多谋的人,他说出来的话,那也是不温不火,暗藏玄机。

    不过还有一点季子强是不知道的,前几天市委里的华书记专门给哈县长来了个电话,说自己对季子强没有太多的基层工作经验还是有点担心,让哈学军多注意一点,不要闹出什么乱子。

    哈学军能当上县长,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是非常能够领会华书记话里意思的,他也多多少少的听到过一些华书记和季子强背后叶市长有矛盾,哈学军一直以来都步步紧跟华书记的步调,这个电话他又怎么能够不明白

    不过都是同僚中人,心里怎么样不说,面子上还是要客客气气的,常人一点看不出来,哈县长非常亲切的,握着季子强的手,轻轻的摇晃了一下说:“你这样的才子,年轻有为,到了洋河县,给我们增色不少。”

    季子强谦虚的一笑,很低调的说:“我是来学习的,以后还请哈县长多指导,多教诲。”

    哈县长呵呵的笑笑,说了句:“小季太客气,太客气啊。”

    两人的眼神一交会,各自心里一悸,不知道对方知道自己多少底细,也不知道每个人的水有多深。
-->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