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自投罗”黑衣人冷哼一声,血光之剑瞬间汇聚成一道红光,充满了煞气。

    失去了结界保护之后,倾盆大雨瞬间将她淋湿,右手玲珑戒的金光渐渐黯淡了下去。

    “糟糕”洛倾尘眉间一蹙,方才响起系统之前告诉她的话,玲珑戒遇水会短暂失效。

    她来不及多想,左手一挥祭灵剑通体散发着淡蓝色的幽光,挡在她的身前,空气中甚至还带着一丝灵朽身上的气息。

    “是祭灵剑”为首的黑衣人踉跄一退,惊呼道:“灵朽大人竟然把祭灵剑都留给了你。”

    洛倾尘趁着对方晃神的空挡,急忙跑到陌白身边,将他扶了起来道:“怎么样,还好吗?”

    只见陌白的脸上毫无血色,全身冰凉,气息都无比的微弱。

    他咬着牙,艰难的开口道:“你不该出来”

    “可我不出来,你会死的。”洛倾尘鼻子一酸,看着奄奄一息的陌白,眼泪直接掉了下来。

    她不是不坚强,而是当真正面对死别的时候,她也会害怕,也会慌乱。

    “我的魂魄已经被他打散了七分之一,修为尽废,已是必死之身咳咳”陌白还未说两句话,又吐了一口鲜血。

    他不怕死,就是担心洛倾尘逃不掉。灵朽大人千万交代要保护好她,他都没做到。

    他觉得自己,真没用

    “你别说话了,灵朽能救你的,他一定能救你的!”洛倾尘拼命这摇着头哭喊道:“陌白你别丢下我啊”

    此时此刻的星辰殿犹如人间地狱一般,天空中电闪雷鸣,犹如血染过一般。

    “傻瓜,灵朽大人一定一定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陌白冷眸一脸看着前方两个已经驱动血咒,将所有修为灵力全部注入血光之剑上的黑衣人,咬着牙强撑起自己的身体将洛倾尘护在自己身后道:“倾倾,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洛倾尘浑身一怔,还未反应过来,周身无比刺眼的红光瞬间向他们的方向袭来。

    陌白拼进最后一丝力气,执手一抬,斩情剑肃然而起,汇聚了他此生所有的灵力,死死抵挡。

    顷刻,血光之剑犹如一道死亡印记,直接穿透了他的心脏。

    “陌白”洛倾尘嘶声力竭的大吼一声,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瞬间死在自己面前。

    这一瞬间她看不见漫天的姹紫红光,她还不见眼前的黑衣人,也看不见身后缓缓走向她的兮萦。

    她只觉得闹到嗡的一声,眼底尽是死寂一般的绝望。

    兮萦!你若不死,我生有何意

    她目光冷到冰点,双手紧紧握拳。这一生,从混沌世界开始,来到各个时空。她从未如此恨过一个人,恨到即便亲手杀了她,都难解心中之恨

    半响,身后一身充满嘲讽笑意的声音传来。兮萦带着一把的伞,穿了一袭淡粉色的罗裙,看着地上浑身湿透,犹如可怜人一般的她道:“洛倾尘你要记住,他是因为你才死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