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终,我救下了她。

    亦或者可以说,我没有让她念完祭词。

    因为,我不舍得她死。

    后来我们之间仿若就想熟了,我陪她进皇宫,她陪我集眼泪。

    起初我想打开生死台恢复一般的神力,后来

    我害怕打开生死台,因为我怕应劫。

    百年前的那个劫数,如果所说重要之人是我自己的话,我可以赌一把!

    但是如果是她,我赌不起

    可惜,上天永远都喜欢折磨你,不折磨到你死如灰烬,永远都不会善罢甘休。

    生死台一开,我就知道我的劫数要来了。

    一旦我改变了那个重要的人,一旦我最重要的人不再是我自己。

    劫数,便会将至。

    哈,真的残忍至极。

    那一刻,生死台的风好大,迷离了我的眼,吹散了我的心。

    那时的我大抵是疯了,满脑子想的都是我要和她一起死。

    我紧紧的抱着她,希望风不要吹的那么大,希望生死台不要带走她,希望一切的劫数通通落在我的身上。

    挫骨扬灰,魂飞魄散,在所不惜。

    可我终究没能留下她,她说她会回来,我拼尽了所有的意念去相信,相信那是真的!

    浑浑噩噩的过了七日,不知是人是鬼还是王。

    阴曹地府、魑魅魍魉。仿若这一切都和我没关系,我的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

    终于,七日之后,我在千万万鬼城的路上感受到了她的气息。

    我拼命得极快脚步去证实我的想法,终于在落地的那一瞬间看见了众鬼身旁的她。

    带着奇怪的面具,拿着一把玉折扇,看见我的时候身子明显一怔。

    而我,几乎没来得及思考,直接将她抱紧了怀里。

    那一刻的真实,差点让我落下泪来。感动、惊喜、害怕、拥有、重逢

    一切的一切包围着我和她,只有我和她。

    我陪着她在人间呆了一世,买了一座别苑,过着悠闲自在的日子。

    但我鬼王,她是人。我知道,这只是她的短暂一世。

    可我觉得这样的一世太短,短到她白发苍苍捂着脸躲起来的时候,我却先落了泪。

    “我老了”

    “傻瓜,我也一样!”

    我吃了衰老丹陪着她一起慢慢变老,但她一直都知道我若要变回去,随时都可以。

    垂暮之年,她喜欢用头靠着我的肩膀上看每一轮月色。我总喜欢抱着她,想着如果我也是个凡人该有多少,她的魂魄去了地府以后,我该不该保留她的记忆。

    该不该让她去投胎,还是让她一辈子留在地府。

    我一直以为,这是我唯一要面对的问题。

    然而,上天并没有就此放过我!

    她老死的那一刻,我以为可以瞬间看见她的灵魂,亲自带着她去地府。

    殊不知,她的灵魂在脱离**的一瞬间一片一片碎裂开来,就这样消失了

    无影无踪

    她死了,永永远远的死了。

    一年、两年、三年、四年

    时光过得很快,快到如今她已经离开我一千多年。

    我记不清她的样子,连声音都渐渐模糊。但藏在我心底的那抹执念,却永远都不曾消散。

    总会有人问我

    “鬼冥,还不找冥后呢。这都几千年了,孤家寡人习惯了?”

    我总会慵懒一笑的回应

    “我娘子让我等她,我等着呢!”

    幽冥路,忘川河,奈何桥前叹奈何。

    倾我一生一世念,来如飞花散似烟。

    叮恭喜灵魂碎片进入主神空间。18100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