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桑田无尽魂千年,冥昼夜,沧心乱石苔痕掩。慕容冥

    我叫慕容冥,最初的身份便是一个拥有无限权利的十殿鬼王。

    行走于阴阳两界,渡阴魂,烧厉鬼。

    殊不知,这一切竟然被一个新晋的地府祭祀给改变。

    他为了取代我的位置,不惜用尽手段将我推进轮回道,成为了我永远都想象不到的人。

    我出生的那一刻带有绝对的记忆,但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那年,天下大乱,百姓民不聊生,我变成了他们生下去的希望。

    挥鬼军,上战场,安天下,也并非全是传说。

    战乱六年,我同意了所有的国家,立国都为慕安国。

    我没想到的是,上天又给我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我同父异母的弟弟,竟然为了皇权,联合巫族亲手将我杀死。

    五马分尸,好不快活!

    他没想到的是,我死后天上开始下起了血雨。巫族自然算到我将化作厉鬼,找他们寻命。

    协商之下,他们为了我特地修建的皇陵,在七天之内将我的尸体放入皇陵之内,周遭用血蜡封印,将我的魂魄困于其中。

    可我虽死,却意料之为的拿回了十殿鬼王的职位。原本取代我的地府祭祀被地狱烈火燃烧魂魄,最终永不得超生。

    而我,因为肉身被困。只能在皇陵与地府之间穿梭,到不了人间。

    各殿阎王均说这是命,也许命运的改变就是劫数的出现。

    生即是死,死即是生好即是坏,坏即是好。

    也许平淡,也好

    每年,由于各方厉鬼索命,他们便挑选祭品,一次一次的逃离逆天改命的惩罚。

    而我沉寂了七百年的慵懒人生,终于在这一年祭品到来的那一天,乱了节奏。

    我第一次看见有人能越过那几个女鬼如此顺利的上来三层,他看着我的时候并不慌乱,一双眸子清澈无比,反倒很随意。

    我很迅速的吸了她的血,并且告诉她这是见面礼。

    其实,那是因为如果人和鬼接触是会被鬼吸取凡气,况且我并不是普通的鬼。

    她和我呆在一个皇陵之内不出一个时辰,便会丧命。

    这件事情,即便到了故事的最后我都没有告诉她。

    我从没想过我和她直接会有着除了祭品和主人关系之外的其他,直到她信誓坦坦的要和我做一个交易。

    她说:我们有着同一个敌人。

    并且嘴角轻轻一扬的告诉我,她能出去。

    大抵是那一瞬间,她的身上有一种莫名的光,吸引着我一直看过去。

    而这大多也仅仅只是吸引而已,我将鬼混附身于幽冥戒之中想看看她是不是真的有办法出现。

    没想到,她竟然在一瞬间就离开了皇陵。

    一个平凡人,怎么可能做到这样的事情?

    这一刻我才知道,她绝对不是什么平凡人。虽然我不知道她是谁,但总觉得她有着特别大的秘密,而我竟然因为看不透她的秘密而有些糟心。

    如果说,第一次她第一次震撼我的内心大约是在那夜的义庄。

    她站在三十三个厉鬼的中心,嘴角带着一抹诡异的冷笑,念着神器祭词。

    仿若天地间尽数毁灭,才能满足她眼底的杀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