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洛倾尘完全没有想到慕容冥竟能全然不顾周围所有人

    哦不,所有鬼的目光,在这一个刹那直接吻住了她。

    她有些慌乱的想要逃开,腰际却被他更用力的一收,炙热的吻更加的霸道。

    这一刻,周围所有的鬼都傻眼了。

    当然,其中也包括那个所谓身负重伤的安魂。

    她几乎是双眼死死地盯着慕容冥,眼底充满了死寂和绝望。

    一个她以为从来不可能靠近的男人,

    一个她以为对任何事情都冷漠寡言的男人,

    一个她以为他能和谁说上一句话那个人便是特别的男人

    竟然当着万鬼城所有鬼的面,近乎疯狂的吻了一个陌生的女子。

    “你让我等的好久”良久,他方才缓缓的放开她,紧紧的将她抱住,在她的耳际边上低喃着。

    “久吗?”洛倾尘皱了皱眉,有些不解。

    “嗯”他将手臂收的更紧,微凉的声音颤抖道:“我好想你”

    她不是才离开了一天吗?为什么慕容冥会说久。

    地府和人间并不在一个平行时空,在男主计算的时间里宿主走了七天!

    “七天算久吗?”洛倾尘扯了扯嘴角,轻轻的揉了揉鼻子,红着眼睛看着他道:“可我没说谎啊!我说过我会回来的!

    “算!很久很久!”慕容冥执拗的看着她道:“我有多害怕,有多绝望,你是不会明白的!”

    他双眼通红,眼角泛着淡淡的浅泪。一字一句都说的那样的真诚,好似和她第一次见到的那个慵懒的慕容冥判若两人。

    “嘶”众鬼的屏息凝视在这一瞬间泄气了。

    洛倾尘这才突然反应过来,周围还有好多鬼在看着他们。

    下一秒,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耳际,眸子一敛道:“你怎么会是鬼王,我还以为你是个鬼差呢!”

    十殿鬼王,是一个多么高的官职,他一个皇陵的厉鬼游魂,竟然

    “说来话长。”他摸了摸她的头温柔道:“或许可以说成也血尸,败也血尸。”

    “所以”

    “鬼王”洛倾尘还想要说什么,直接被不远处一脸苍白的安魂打断,她抿着唇拼命的摇着头道:“这是谁?鬼王从来没有带过任何人来过万鬼城,这又是谁?”

    她不信,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他们亲吻的时候,她便一遍一遍不停的问自己,究竟为什么会这样!

    陪他走过数百年的明明就是她,为什么一个陌生女子的出现能改变所有事情的原有的轨迹!

    她不奢求他的爱,但她却没办法看见她爱别人!

    “真搞笑,姑娘和鬼王是什么关系是你可以质问的?”冬儿冷哼一声,看见眼前的安魂如此模样,心里别提有多痛快!

    顷刻之间,安魂咬着牙,一抹暗光朝着冬儿的方向攻击而去。

    洛倾尘半眯着眼,左手幽冥戒一抬,直接将那抹暗光打了回去。

    下一秒,慕容冥紧张的握住她的手,生怕她会受伤。

    直到确认她毫发无伤后,方才转过身,眼底一片阴霾,全身上下透着阵阵寒意看着安魂道:“她是我妻子。只要我不死,没有一个人能伤她。这个世界上伤她的人,都死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