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鬼王,有人擅闯万鬼城。安魂没有,没能抓得住她!”安魂一边捂着胸口吐了一口大鲜血,一边抓着他的衣角,眼底闪过一抹锐利的光芒。

    这么久以来,鬼王从来都没有对她正眼相看过。而今,她被万鬼欺负,身负重伤。

    即便是在冰冷的男人,都会握着她的手将他拉起来。

    她在等,在等他的伸手。

    下一秒,梦鸢急忙跪地道:“不不是这样的!”

    “厉鬼之身,竟还敢妄加辩论,你视地府如何地?”安魂怒斥一声,眼底透着暗红的光。

    而此时此刻,慕容冥一步一步的朝着洛倾尘的方向走来,每走一步心脏都猛然颤动一下。

    他能感应到幽冥戒就在这个地方,他甚至能感受到空气中那一抹极淡的清香。

    属于她的专属气息

    面具下的那个人手中捂着一柄玉折扇,看不清面容,但却是那样的让他心颤。

    “启禀鬼王”冬儿见梦鸢被安魂吓得支支吾吾一句话说不出来,立即跪地道:“一切都是冬儿的造的孽,与其他任何人无关,还请鬼王明察!”

    一个对她出手相救,却为了她身陷险境的人,她如若临阵脱逃,岂不是小人之辈!

    此时,天上倒挂着一轮血红的明月。她早已听不见周围的人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整个万鬼城在这一刻似乎陷入了绝对静止,在她的眼前只有那个身穿玄色衣袍的人。

    他一步一步,朝着他走来。深邃的眸子泛着湛蓝的微光,薄唇轻轻一抿,眸子里泛着雾气。

    五米之外,他停了下来。似是想说些什么,却如梗在喉。

    “鬼王,还请您明察。这个戴面具的人根本就不会鬼混,她擅闯阴曹地府一定居心叵测,定然是个大阴谋啊!”安魂的眼眸里带着些许的失落,因为慕容冥自始至终都不曾在她有过片刻的停留。

    更加没有伸出手,将她拉起。他就这么一直走着,走到某个地方停下,眼眸一直凝视着前方,不曾说过一个字!

    良久,当空气中陷入窒息的凝结之时,他缓缓开口道:“我知道。”

    短短的三个字,似是在回应安魂说出口的言语。

    她目光一亮,显然认为鬼王完全相信了她的话,不由继续添油加醋道:“这个人身上带有奇怪的神器,肯定与妖魔有关。我这就是禀明各殿鬼王,让这妖孽露出真面目!”

    音落,她捂着胸口缓缓起身,正准备一半柔弱一半坚强的离开之时,一道蓝光如屏障一般瞬间挡在了她的面前。

    她有些不解的回头,却依旧铿锵有力的对着慕容冥道:“鬼王且放心,我身上就是一点小伤咳咳无需担忧!”

    “担忧?”他冷笑一声,慵懒的眯了眯眼,嘴角勾勒起一抹极度危险的笑容道:“这辈子能让我担忧的只有一个人。”

    他微微颔首,看着正前方的洛倾尘,右手一挥,淡蓝色的光芒在她周身环绕。

    顷刻之间,她便被一股温柔的力量直接带入到一个久违的怀抱,

    下一秒,他左手挽过她的腰际,右手一抬揭去她的面具。

    动作一气呵成,不曾有片刻停留,牢牢的吻住了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