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找死”安魂右手用力一甩,暗红的冥鞭朝着她的方向用力的攻击而去。

    洛倾尘眸子一敛,折扇随意一抬直接勾住了她的冥鞭,嘴角勾勒起一抹极淡的笑容道:“就这点技术还妄想着当设擂台当黑白使者,可笑之极!”

    音落,她左手一挥,折扇之处蓝光大作,层层递进包裹着安魂手里的冥鞭。

    只见她轻哼一声,整条冥便瞬间如鬼火一般的烧灼了起来,瞬间消失殆尽。

    “你”安魂大吼一声,眸子里透着阴狠之意,一字一句的看着她道:“我就让你看一看强行替人出头是什么样的后果。”

    至此一瞬,她右手幻化出一边龙魂镜,镜子的白光所到之处,众鬼皆是捂着胸口,表情极为痛苦。

    洛倾尘眸子一敛道:“我这辈子还没见见过比青铜镜给可怕的镜子。”

    她眯了眯眼,右手的玲珑戒金光漫天,无数的符咒碎片仅仅环绕着安魂,周围的鬼混显得更加的痛苦。

    魂魄游离,临近魂飞魄散的边缘。

    玲珑戒是至阳之物,对于鬼魂而言就是杀他们于无形的神器。

    安魂脸色瞬间一白,额头上泛着点点汗珠。她作为鬼差,自然也受不了这种至阳之物的攻击。

    手中的龙魂镜发出暗淡的红光阻挡,却依旧让她喘不过气来。

    洛倾尘见周围的鬼混皆面目狰狞,十分痛苦。皱了皱眉,将玲珑戒收回,金光消失不见,龙鬼镜则如破铜烂铁一般掉落在地上。

    “大胆狂徒,竟敢损坏龙鬼镜。我告诉你,你这辈子都别妄想离开万鬼城。”此时的安魂脸色极度的难看。

    她的双唇不自觉的颤抖着,每说一句话都大口的喘着气,眼底一片愤恨。

    毕竟她在这万鬼城中作威作福惯了,只要鬼王没来,她就可以做主这里的一切事物。

    毕竟这个地方属于地府和人间的黑白地带,很多条条框框对这里而言并没有作用。

    而今,正当她想要教训那两个成天勾引鬼王的梦鸢和冬儿之时,半路杀出了个蒙面人。

    她既不是万鬼城的鬼混,也不是普通的人。

    身上握有两件神器,其中一间她能很明显的感觉到是地府的东西。

    洛倾尘闻言,慵懒的打了个呵欠。眸子里透着浅浅的雾气,却让她的动作停滞了一下。

    曾几何时,那个人也特别喜欢摆出这样一副慵懒的表情。

    神色淡淡,常常看不出他那双湛蓝的眸子里到底在乡绅什么东西。

    大抵也是在生死台的时候,她才算真正读懂了一些他的内心。

    那个腹黑无畏的外表下,有一颗极其易碎的心,怕她离开,怕她死

    但凡一想到这里,她就懒得和眼前这个鬼差磨时间。

    下一秒,她眉眼微抬道:“看样子这个龙鬼镜是个好东西,可惜主人太弱,起不上任何作用。”

    此时,冬儿缓缓站起来。捂着胸口,气息嫉妒微弱的看着她道:“这位姑娘如若不是鬼混就快些离开吧,鬼王马上就到了。这个贱人在我们面前是一套,在鬼王面前又是另一套,小心被她陷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