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如果灵朽知道他这一去会差点失去他一生所爱的话,他一定不会离开她半步。

    业刹神殿是兽族的圣殿,现在的兽神是灵朽的哥哥灵霜。

    他们有非常多的相似之处,比如他们一生中敬爱的人都是他们共同的亲姐姐灵瑶。

    祭灵剑最初的主人便是灵瑶,而非灵朽。

    可百年前的一次大战,灵瑶因为祭灵剑封印被解,为了两个弟弟的平安,为了兽族。她以身祭剑,重新将剑封印,最终死在幽幽冥火之中,灰飞烟灭。

    而祭灵剑的封印之所以被迫解封,正是因为灵朽无意之间救了个人,而那个人便是现今巫族的巫祝兮萦。

    只不过,灵朽至今都不知道这件事。因为兮萦早已换上了另一副皮囊,活在别人的容颜之下。

    当年兽族和巫族是死敌,兮萦为了能在竞争巫祝的人之中脱颖而出,竟将自己打成重伤,用苦肉计成功混入兽族。只为了用打开祭灵剑的封印,让兽族自取灭亡。

    然而,她终究失败了。

    灵瑶的以身祭剑为这个伟大的阴谋,画上了悲伤的句号。

    而兮萦竟在灵瑶祭剑的瞬间,对她用了换皮禁术,将自己的面容换成灵瑶的样子。

    只因,当年她在无意之中深深爱上了救她性命的灵朽。

    而这一切,灵朽都不知道。

    他一直以为,兮萦是灵瑶留在这个尘世的一点念想。他爱她姐姐,所以后来灵霜立誓要将巫族灭亡,他才替她挡下兽族法宝诛神珠的力量,坠落阎罗地狱。

    灵霜曾说,灵朽已经蒙蔽了自己的双眼和心,他也再也不认这个弟弟,并势必要让他永不得超生。

    而今,灵朽之所以要前往业刹神殿是因为三日后是她姐姐灵瑶的百年忌日。

    同一时间万花殿。

    “巫祝大人,灵朽大人已经离开了巫族,我们要不要趁着这个机会将那个洛倾尘给”侍女双双勾着唇,立刻将消息报告的兮萦。

    只见兮萦冷眸一敛,一双手紧紧握成拳头,并且越握越紧。

    虽然她不曾亲眼所见灵朽是如何对待洛倾尘,但是单凭她入住星辰殿这一点,她便恨透了她。

    前几日星象大变,她用骨符一算便知洛倾尘死闯诛神剑阵,当下她高兴的都要疯了。

    对方竟然愚蠢到自取灭亡,都不用她动手,多么令人兴奋啊!

    但没过多久,她的一颗心便恍若掉入了十八层地狱。

    因为她知道灵朽竟然为了救一个凡人,散了半生修为。

    她恨,她恨透了洛倾尘。

    她巴不得再掏一次她的心脏,让她永垂阎罗地狱。

    “当然,我要慢慢折磨她,让她生不如死。”兮萦眯了眯眼,嘴角带着一抹阴毒的笑意。

    “可是我们上不去星辰殿怎么办?”

    “无妨。”兮萦眼神阴郁的看着窗外不远处的星辰殿道:“灵朽不在,诛神剑阵就会减弱,我可以祭天做法短暂关闭剑阵的回路,顺便下一场大雨。”

    “为何要下雨?”侍女双双不解的问道。

    “她手里有上古神器玲珑戒,我从巫族最年迈的长老那里得知,玲珑戒惧水。”她冷哼一声,眉眼之间尽是绝杀之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