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同一时间,巫族占星台。

    “巫祝,我们真的要将这五个厉鬼的魂魄祭祀给血尸吗?”长老有些为难的说道:“它吞了她们只会变得更强。”

    “但五个厉鬼魂魄同时进入一个万年血尸的身体里是需要融合的。”巫祝半眯着眼,看了一眼黯淡无光的生死台道:“只要开了生死台,我们便可以趁着它融合的时期,将它推下去。”

    这世界无论是人是魔还是鬼,只要跳下了生死台

    必死无疑!

    巫族绝对不可以再她手上灭亡,无论是万年血尸要灭了他们,亦或是慕容冥要灭了他们。

    这一次,巫族一定要在他们动手之前,将他们全部解决。

    巫族能力薄弱自然做不到,但她可以等他们相互残杀之后,坐收渔翁之利。

    翌日午夜子时。

    通往生死台的是一座名为奈的桥,这座桥普通人看不见,只有拥有鬼魂之力亦或是神力的人才能看见。

    随时子时,却昼亮如晨。

    凡人所见之处皆是万丈深渊,而他们却能看见一条由水晶铺建而成的桥,直通云端深处的生死台。

    从桥上往下看,由于一个巨大的修罗场,透着诡异的红光,让人不免心悸。

    慕容冥的脸色不是很好,他走在桥上的时候,已经不止一次转过身来问她:“你能不能回去等我。”

    不知为何,他心底感到极度的慌乱。脑海里不禁想起七百年前,一位高人同他说的一句话。

    你将会遇到这一个劫数,或是今生,或是来世。在命定的劫数里,你会失去你最重要的一个人。那个人也许是别人,也许是你自己。

    这番话,百年间在他心中不断的回荡。他生生世世困于皇陵与地府之间,从来都没有什么重要的人。

    他一直很清楚,这位高人所言的劫数,就是他自己。

    但如今,他突然不那么确定了。

    “不能。”洛倾尘眉眼微眨道:“你就算不相信我的能力,也要相信自己的能力啊!”

    慕容冥的力量一定很强大,并且超乎于她想象之中的强大。

    左手的幽冥戒说明了一切,她带着这个戒指偶尔会梦到一些奇怪的画面。

    皆来自阴曹地府,画面很真实,应该是这个戒指的主人曾经经历过的事。

    也就是说,慕容冥已经去过地府。

    那么他还能过存于阳间没有投胎只能证明一点

    他是这个位面地府里,很重要的一个人物。

    虽然只是猜测,但她觉得**不离十。

    良久,他轻叹一声道:“那你就跟着吧,反正没有你的眼泪,无论是我还是巫族,亦或是血尸都打不开生死台。”

    忽然之间,他的想法在不知不觉中变了。最终的他只想着如何快速集齐七点眼泪,打开生死台,然后毁了它。

    因为只有打开它,他才能获得被当年与血尸战斗的时候,被上一任鬼王封印住的能力。

    然而如果毁了它,他的劫数便永远都不会发生。

    可如今,他心里却那么不想要她的眼泪。

    他好像根本不舍得她伤心难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