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的世界突然有些迷茫,脑海里一片混沌,不知自己该做什么。

    此时,他的理性告诉他,快跑快跑,这种万年妖魔鬼怪,绝对不是他能对付。

    眼前这个女鬼上了淳儿的身,她就算死了只是给淳儿赔罪而已,不值得同情。

    但内心深处的感性却在呼唤他:你真的看清了自己的内心吗?

    虽说栀子是一个存在于世上六百年的女鬼,但面对一个万年血尸,几乎完全不是它的对手。

    眼前的血尸不断的蛋血液从脑袋里流出,就像瀑布般,它的嘴里,眼里,耳朵里,沾满了浓稠鲜红的液体。

    “小喽喽,今日就用你的魂魄作为本尸的开胃餐!”一抹极强的红光朝着栀子的方向攻击而去,她用尽所有力气一个翻滚,依旧被打倒在地。

    “噗”口中一甜,一口粘稠的鲜血从嘴里吐了出来。

    “栀子”这一瞬间,陈忆几乎想都没想的冲了过去,想要抱起栀子,却发现背后一阵凉意。

    “小心”栀子一个侧转,将魂魄与肉身。

    在这一瞬间,她心里第一的想法是保护陈忆,第二想法竟然是保护这具肉身。

    如果她魂飞魄散了,至少那个女子还能陪着他,那样好像故事也挺圆满。

    “啊”她仰天长啸,用尽六百年的修为展开了一个无形的保护结界,将陈忆和宋淳的肉身保护在结界之下。

    下一秒

    “砰”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接打在她的魂魄之上,结界瞬间破碎。

    而她也在这一瞬间,魂魄尽散。

    空气中漂浮的白色的碎片,还有一缕淡淡的烟雾。

    “不”陈忆撕心裂肺的呐喊一身,双手不停的抓住那些白色碎片。

    但他只要一碰到碎片,碎片便化作一滴晶莹的泪,滴落在他的掌心。

    当慕容冥和洛倾尘赶到的时候,紧握在洛倾尘手中的琉璃水晶泛着微微的蓝光,一滴晶莹的水珠滴落。

    “栀子”她指尖微颤,声音竟有些迷离。

    站在她身旁的慕容冥眉眼紧蹙,冰冷的眸子仿若要将人活活冻住。

    不到数秒的时间,白色碎片渐渐消散,只留下一句很轻很轻的话

    “陈忆,我不恨你。但是如果有下辈子,请你不要遇见我。”

    “栀子,栀子”他轻轻的回应了两声,猛然跪地,泪水从眼角之处划落。

    是他的错,一切一切都是他的错。是他没有看清自己的内心,没有明白他对宋淳不过是友谊之情。

    而他对栀子,才是

    此时的万年血尸似是见到老熟人一般变得特别的狂躁,身子也不断的缩最终变成了一个人的模样。

    他的脸依旧溃烂如斯,虽然是两只手两只脚,但中间的部分却是撕裂开来的肉身。

    带着暗红的血,一步一步走向慕容冥,诡异的声音缓缓响起道:“这世间也只有你配与我一战,可惜可惜,你并非打开生死台。”

    “嗯哼”他慵懒的眯了眯眼,右手将站在他前面的洛倾尘轻轻一拉至自己的身后,继而看向万年血尸道:“对付你,就算不开生死台也无所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