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宁儿顺利逃走以后,洛倾尘和慕容冥早已跳下屋顶打算从侧门离开。

    却不曾想过,巫祝的声音在耳边缓缓的响起:“既有贵客到来,何不见上一面。”

    “娘巫祝大人咳咳咳”苏落落一边捂着脖子一边干咳着,眼神涣散,全身上下止不住的颤抖。

    洛倾尘侧眸看了慕容冥一眼,他依旧神色淡淡,眉毛微调,看不出任何紧张,也没有给她任何的建议。

    她眸子一敛,拂袖一挥朝着漪澜殿走去。

    此时,栀子依旧是半靠在椅子山,一副悠闲自得的模样。

    眼下姑娘和公子都在这里,她根本就无需担心。

    这些个巫族之人,她虽没办法完全对付,但对于慕容冥而言,简直不要太容易。

    “这位便是圣上所说的司月大师吧!”巫祝上下打量了一番洛倾尘,在看了一眼她身旁的慕容冥,指尖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眼前的女子虽白绫蒙面,但却给人一种特别淡漠的感觉。

    而身旁的男子,一脸深邃慵懒的模样,却给人一种犹如噬魂一般的可怕。

    仿若方圆十里以外的孤魂野鬼,魑魅魍魉见到他都要退避三舍。

    “是。”她轻轻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一句话。

    “什么司月大师,你骗人”苏落落从地上爬了起来,头上的血一滴一滴的留了下来,张牙舞爪的要去掀翻她的面纱。

    殊不知,正当她打算向后一跃的时候。苏落落的左右手,同时被两个男人握住。

    一个是慕容冥。

    一个是刚刚赶到漪澜殿的慕容寒轩。

    “胡闹!”慕容寒轩怒道:“朕说过多少次,司月大师是朕的贵客,你为何如此冥顽不灵!”

    “我冥顽不灵?”苏落落冷冷一笑,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道:“你看看这是什么,是血!就是她,是她害的!”

    慕容寒轩见她满头是血,眼底的情绪十分的复杂。似是有些心软,但却又十分嫌弃。

    “这件事情方才陈忆已经和我说过了,翠儿精神失常袭击了你。”慕容寒轩看了一眼身旁的洛倾尘道:“还好司月大师路过,救下了你。”

    “她救我?你是眼瞎了吗?”

    “放肆!”慕容寒轩怒道:“你竟然如此对朕说话,真不把朕放在眼里了吗?”

    此时的慕容寒轩非常的生气,不知为何,没有娶到苏落落之前,觉得她是个温柔恬静的女子。事事顺从于他,比起那骄纵的洛倾尘而言,不知好了多少倍。

    正因为如此,他从同意苏落落用如此逆天的方法与洛倾尘对调,让她成为冥婚的祭品。

    如今仔细想来,那洛倾尘虽傲慢任性了些,但却从来不敢如此和他说话!

    不禁为何,他突然有些后悔!

    “寒轩哥哥!”见他负手而立,眼底一片冷漠的怒意,苏落落明显语气软了下来,梗声道:“我不是有意的,可她真的不是一个好人!”

    “好了!皇后娘娘也莫要激动!”巫祝深深的看了洛倾尘一眼道:“如今司月大师在民间可谓如神一般的存在,自她出现以来民间所有不太平的事情通通消失。我相信,或许这是天命所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