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翌日清晨,洛倾尘从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恢复了大半,身上的几个大伤口都没有那么疼了。

    昨夜刚入睡的时候还疼得她直冒冷汗,过了会儿伤口就有一种暖暖的感觉。

    她看向早已起身的慕容冥,眸子里闪过一抹细碎的光芒。

    第一次与鬼同床共枕的感觉,好像还不错。

    “感觉如何?”他冷眸一挑,给人的感觉一样很慵懒,但眸子里却带着些许的认真看着她道:“伤口,还疼吗?”

    “你应该比我清楚啊!”洛倾尘缓缓起身,原先身上那件衣服已经不能穿了,她只能拜托掌柜的先去帮她买一件!

    说好的白衣仙子好像要泡汤了,不过司月大师这个名号,今日应该已经响彻京城了。

    掌柜的眼光并没有很差,为她挑了一件莲青色的素雪绢云形千水裙,她穿上以后刚刚好。

    身上的几个伤口还有点痛,几个束带的蝴蝶结是慕容冥帮他系上的。

    他的动作并不是很娴熟,但修长的指尖划过她腰际的时候,还是让她感觉一抹紧张。

    “谢谢。”她轻轻点了点头道:“对了你不需要身体吗?是打算用魂魄和我一起进宫?”

    “这就是我的身体。”慕容冥微微颔首的瞬间,洛倾尘能很明显看见脖子上的断痕。

    虽然很浅,但却很长很长,绕着脖子一整圈,让人触目惊心。

    “这个你的身体?”她心底一颤,竟有些不可置信!

    原来他不是用鬼混的形态出现在她面前,而是一个一个人。

    一个被五马分尸又重新被他自己拼回去的人。

    这一瞬间,她才突然想到昨夜同床共枕的事情,一脸不好意思摸了摸自己的脸喃喃道:“你怎么不说呀!”

    “怎么?害怕了?”见她退后一步,他的心里突然一紧,有一种并不是很愉悦的感觉。

    “害怕个鬼哦”她眉眼轻眨道:“额谁害怕了!我只是”

    “司月大师,司月大师,司月大师”

    正当她打算一本正经的解释一番的时候,楼下传来了一阵一阵的呐喊声。

    慕容冥轻笑一声,看着她道:“一夜成名的一会儿你可以好好体验一下。”

    当他走到大街上的时候才发现,昨日的慌张妇人正好抱着一个一岁大的孩子,也不知这孩子从哪里来,总之今早打更的人在一棵大桦树下发现了他。

    小脸蛋,大眼睛,哭声响亮。

    “司月大师”妇人见到她后立刻跪地,一边手抱着孩子一边哭喊道:“您简直就是仙人显灵,昨天你告诉我,你会救我的孩子,今天我的孩子就出现了。我下辈子就算做牛做马,都无以为报啊”

    洛倾尘眉梢微动,看了一眼身旁的慕容冥,见他蒙着面并未打算说话的样子。随即一边将妇人扶起,一边清了清嗓子道:“厉鬼之事并未完全结束,昨天我便说过解铃还须系铃人。我能镇压他们一时,镇压不了他们一世。”

    话音一落,四周便议论纷纷了起来。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天下脚下的老百姓,对她的能力深信不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