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午时三刻,当栀子在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也算是惊了个呆!

    她上身的人叫做淳贵人,是慕容寒轩还算是喜欢的贵人。

    “姑娘怎么样,还不错吧!”栀子叉着腰,带着甜甜的笑意道:“八字全阴,我刚一穿墙就看见她在折兰花,我就想着所幸把她折了!”

    洛倾尘没忍住轻笑道:“可以可以!”

    “不过,姑娘这身打扮是为何?”栀子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道:“像个仙子。”

    “因为”

    洛倾尘还未说完,就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所打断。

    “还我娃娃,还我娃娃”大街上一妇人抱着一个空背囊大声的呼喊着。

    周围围观的八卦群众渐渐涌了上来

    “听说昨晚有人有丢了娃娃!”

    “这还好,前天西街的那个翠花不知着了什么魔,亲手杀死自己的老母亲。”

    “对对对!我也听说了。还有那大桦树这几天又开始滴血了,昨天有官兵说要来砍掉,今天听说那官兵突然暴毙了”

    “天呐,真是个鬼城”

    “栀子,这些都是什么人干的,不应该是你们家公子才对!”洛倾尘皱了皱眉,如此离奇的事情肯定是鬼怪所干。

    既然打算成为老百姓心目中的英雄,自然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这是另外一批的鬼,三十三个全是厉鬼。”栀子眉梢微动道:“城里人都以为这些灵异事件的出现是因为当年公子召唤了什么鬼军,这些根本就是慕容寒轩和巫族编造出来的。”

    “哦?”洛倾尘眉心轻蹙道:“那是为何?”

    “这也是我听公司絮絮叨叨的说起,当年公子的渣弟慕容北为了塑造自己英勇善战的形象,将原本已经投降的三十三名士兵尽数活埋。公子知道这件事以后非常生气,但碍于是自己疼爱的弟弟,也就只能作罢!”

    栀子一边说着,她便有一种七月半遇见鬼的凄凉感。

    如今还是正午,阳气最盛。那些厉鬼自然不会出来,她也看不见。

    这要是到了晚上

    “那为什么每次送过祭品以后,那些鬼怪就不再出现了?”洛倾尘不解道:“按理来说慕容冥应该不会帮他们才对!”

    “公子才没有帮他们呢!”栀子一脸气愤的说道:“民间有一种说法叫做鬼契,每当有一个穿着血嫁衣的女子被女鬼杀死的时候,她的戾气就会充斥在整个京都城内。每当这个时候,所有的厉鬼都必须退避三舍,否则必然魂飞魄散!”

    “我知道了。”洛倾尘恍然大悟道:“这些事情巫族必然也知道,因此假借每年送祭品的说辞,掩盖慕容一族曾经犯下的杀戮!”

    还真的是有勇有谋,那这么说苏落落和她掉包的事情,不仅仅只是苏落落和慕容寒轩的主意。

    她的娘亲,巫族的巫祝大人一定也相当清楚。

    这就是一个大阴谋,一个极大的阴谋。

    “栀子,今夜我们去见一见那三十三个被活埋的厉鬼!”洛倾尘眯了眯眼,眸子里勾着深深的寒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