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不是慕容家送来给我当新娘的吗?”他慵懒的半靠在自己的冰棺之上,剑眉一挑道:“现在祭品都有发言权了?”

    他深邃的眸子泛着寒冷的幽光,别有深意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她并非穿着嫁衣而来,而是一身月白色的锦衣,看上去有点好看!

    “那个现在不一样了!”她微微的摸了摸耳际道:“时代在变化,老百姓生活水平提高了!祭品也是有人格的!”

    那个与世隔绝七百年的人,她就算瞎糊弄大概也不会被拆穿吧!而且毕竟是男主大大,也不至于杀掉她吧!

    大抵也是因为她知道对方是男主,还是个美男,心里的恐惧才减了大半。

    “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他眉毛一挑道:“可惜我不信。”

    “爱信不信!”洛倾尘翻了个白眼道:“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是送给你的新娘啊!你以前不是没见过祭品吗?”

    按理来说,这七百年来应该只有她走上来过,他又怎么知道祭品的事。

    “鬼,通阴。”他学着她的动作,修长的之间在冰棺之上敲打着说道:“她们上不来是因为我设了结界,而我无聊的时候也会下去看看。”

    “”洛倾尘怎么觉得和鬼交流有点心累!

    “所以,你为什么不投胎!”她皱了皱眉问道:“难不成你还心系你的后续子孙吗?”

    “子孙?”慕容冥冷眸一敛道:“我巴不得他们灭国早点死。”

    此言一出,洛倾尘感到甚是惶恐,难不成这所谓的开国皇帝,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看来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不长。”慕容冥眉梢微动道:“渣弟陷害,然后死了。”

    “啊?”洛倾尘对于这个言简意赅的故事表示一脸懵圈。

    这个故事就算不怎么长,但也不至于那么短吧!

    “怎么死的?”她眉眼轻眨,不解道:“死了干嘛不投胎,在这里当孤魂野鬼!”

    “五马分尸!”慕容冥云淡风轻的耸了耸肩,眸子里却闪过一抹锐利的精芒道:“小妹妹,你真的以为这座皇陵是为了祭奠我才造的?”

    洛倾尘几乎是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世人皆以为慕容冥退位之后安享晚年,最终厚葬于独立皇陵。

    殊不知,事实与传言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她花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听完慕容冥的自述,原来不是废柴大小姐才有什么渣妹渣姐。

    皇权争斗,更为可怕。

    慕容冥一统六国之后,登上皇帝宝座不到五年,前朝各方势力崛起。

    其中最为可怕的就是他的弟弟慕容北,因为他从来没想过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会成为最终送他上绝路的人。

    那时的慕容北和巫族联合,用一种血祭的巫术将他敛去容貌,活生生的变成死刑犯,在众目睽睽之下在他的臣民面前被残忍的五马分尸!

    巫族之人深知血祭之事乃是逆天之位,这样的人一定会化为厉鬼。因此告知当时的慕容北,必须将他的尸首完成拼接回去,厚葬于独立皇陵。

    并且巫族需设坛施法,用极其血腥的方式封住所有的出口,徒留有付印留下的唯一一道大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