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莲妃死后的第三年,朝中一片稳定。华苏叶也在这几年里拥有了几个得利的心腹,一切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

    就是她病重在床。

    身为帝王,朝权争斗在左,黎明百姓在右。本就是日理万机,心力交瘁。

    再加上她平日里活蹦乱跳的样子,他并没有多加猜疑。

    大抵也是他从没想过,她的身体竟被她糟蹋成如此地步。

    直到那日大雪纷飞,她在御花园里吐血晕倒,御医才说了实话。

    当下,他觉得自己的世界都要崩塌了!

    “皇后娘娘这几年抑郁成结,这病根子早就落下了。”御医跪在华苏叶面前道:“娘娘怕圣上因为她而有所分心,因此让臣为了大华不可说啊”

    “滚”他怒吼一声,扑倒在她床前道:“倾儿莫怕,我在这里,一直在这里陪着你。”

    他在她面前从来都不自称朕,因为在他心里,他是她的妻子,没有皇宫里的头衔之分。

    “嗯”她惨白的脸颊带着浅浅的笑意,抿了抿唇,乖巧的点头。

    其实,她之所以会如此用尽心力不顾身体做这些事情。一来是为了华苏叶的帝王之位更加的稳固,二来是因为系统告诉过她,这具身体的归期很短暂。

    短暂的时光要如何利用,她心里比谁都纠结。

    但她知道,先走的那个人永远的云淡风轻,留下来的那个才是最痛苦的。

    她不希望她离开的时候,他的帝王的位置还是朝不保夕,他更不希望他腹背受敌,内忧外患。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华苏叶轻轻握住她的手,原本英俊潇洒的面容在这一刻全然不见,哭倒在她的身旁。

    “因为咳咳”她见他如此绝望哭泣的模样,眼眶一红,右手轻轻的拂过他的脸颊,对着他来了一记温暖的摸脸杀笑道:“我还是那个爱说谎的小丫头”

    那一年,她女扮男装同他一同掉入河中,荒郊孤岛,他们成为了彼此的唯一。

    那一年,先皇一旨赐婚,她成了他生命中唯一的太子妃。

    而今,她要走了。这三宫六院,依旧只有她一个人。

    他从来不觉得冷静,只要有她在的地方,对他而言都是一种满足。

    “可是”他看着她说着自己是小丫头时轻笑的模样,竟不忍多说一句的责备,只是颤着音道:“你走了以后,我该怎么办”

    他该怎么办?

    每个批不完奏折的深夜,他眉眼犯困,但却想着只要早点批完就能拥她入怀,相依而睡。

    每次朝廷之上有人与他作对,他怒气攻心的时候,只要想到她,就能用最冷静的大脑去处理所有的事情。

    因为他知道,只要有他在位为皇的一天,她就能保她一世长安。

    “你呀”她的声音有些轻,渐渐的闭上了眼,睫毛微微颤抖道:“要好好的活着,让我看看你的繁华盛世。如果有一天真的寂寞了,就来找我。我大抵会在另一个地方等你”

    那一夜,他在她床边哭到昏厥。但那双握紧她的手,却从未放开过。

    纵使君临天下,我对你说不出山盟海誓,可我能否已这天下为聘来娶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