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她冷眸一敛,眼底尽是刺骨寒意,看着眼前的玄光宝剑。

    下一秒,玄光宝剑犹如分身一般,依次排开,将她包围在中间。

    身上的金色光芒一寸一寸的往里缩进,她脸色如雪一般的苍白,全身上下尽是极深的剑伤。她闭了闭眼,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

    因为失血过多,她的呼吸无比的急促,眼前景象也渐渐模糊。

    她好累,好困,好想睡一觉

    可她依旧强撑着身体,不让自己倒下。

    系统,我走不了了。

    宿主

    无论如何,她还是要和系统交代一声。虽然大多时候它的系统很不可爱,但一直陪在她身边的都是它。

    顷刻,四周寒光一敛,所有的剑气朝着她的方向,攻击而去。

    “砰”一声巨大的声响震荡着她的耳膜。

    一股强大的灵力瞬间将剑阵打退,耳边竟是乒铃乓啷的声音。每一寸淡蓝色的光芒犹如一道利剑一般,与玄光宝剑的分身相撞而去。

    洛倾尘只觉得身子一软,腰间被一道带着隐约怒意的手臂挽过,瞬间跌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灵朽看着怀里一身是血的她,眸子里布上了一层冰冷的阴鸷,心脏如摄了魂一般砰砰直跳。

    不知为何,看着她苍白如纸的脸颊,一个心竟揪起来的疼痛。

    好疼好疼

    半响,他们从诛神剑阵中走出。炙热的阳光照耀在星辰殿外,他抱着她走过的每一层阶梯,都染上了她的鲜血。

    她一袭白衣已被鲜血染红,几道极深的伤口透着森森白骨,犹如窟窿一般血流如注。

    好似下一秒,血就会被流干一样。

    周围的空气里漂浮着浓浓的血腥气味,可那气味中,却又带着一抹她身上淡淡的气息。

    “你这是何苦?”他抱着她缓缓坐到阶梯上,右手依旧挽着她的腰间,左手之间萦绕着淡蓝色的光芒,瞬间包裹在她的身边。

    洛倾尘只觉得全身一片凉意,伤口好似没有刚才那么撕裂般的生疼,但浑身上下依旧使不上力气。

    她费力的睁开眼,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伸起右手抓住他衣襟道:“你为什么不要我?”

    只觉得心里的委屈比身上的伤口还要疼,她这么努力才走到他身边,他怎么可以说不要就不要呢!

    灵朽看着她是湿润的双眸,明明奄奄一息却还死死的抓住他衣襟的模样。心中如同被千万把利剑扎在心头一般,疼痛不已。

    他知道他心疼了。

    亦或许说,他动情了。

    叮好感度加二十,任务完成度百分之三十五。

    “对不起”他的声音极轻,缓缓在她耳边响起:“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他灵朽这一生从未说过这三个字,可今日,他觉得自己说的是那般的心甘情愿。都是他的错,如果不是他心生嫉妒却不愿意承认,反倒冷漠的将她往外推去,她也不会死闯诛神剑阵,差点命丧于此。

    这个傻瓜,怎么那么傻。却又那么的让人心疼,让人怜爱,让人想要一直将她抱在怀里。

    良久,待灵力暂且将她的性命稳住之后,他才将已经昏迷的她轻轻抱起,朝着内殿走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