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洛倾尘和华苏叶奉茶完毕之后便回了太子东宫,依旧是一片红绸高挂。

    唯一不同的是,她的身边站着一个故事的男主。

    而却还是带着闪亮亮光环的绝对男主!

    当然,作为一个欺骗者,难免会被某人强制性的先聊一遍人生。

    “你是存心骗我,还是”一张青花玉瓷的案台,华苏叶坐在她对面。看着她清澈如水的眼眸,认真的问道!

    他的语气很温柔,没有了先前的生气。好似看着她白皙的脸颊,微抿的唇,就没办法在对她有着任何的责备。

    “天地良心,绝对是无意!”她抬了抬头,略微可爱的抿了抿唇,看着花苏叶撒娇道:“新郎新婚之夜逃跑,我受到惩罚了”

    “对不起”见她有些失落的模样,他竟不忍心的摸了摸她的头:“那我们再成一次亲,好吗?”

    她想了想,眸子轻轻一转。良久,梨涡浅笑道:“好啊!”

    叮好感度加十,任务完成度百分之百。

    嫁衣落地,红烛摇晃。一场没有虚情假意祝贺的婚礼,只有他们两真心真意的心。

    许多年以后,当他弥留之际的时候,他的脑海里依旧是这个温暖幸福的夜晚。

    有她的陪伴,在哪里都很快乐。可没有她

    在这个故事里,洛倾尘并没有活很长。华苏叶登基后,莲妃和八王爷的势力依旧没有完全减弱。

    前朝后庭,为了能让他的地位稳固。她一步一步将他的敌人悉数剿灭。

    于公于私,杜家是她最先铲除的异己。杜宛儿生性傲慢,想要让她掉入全套,对她而言易如反掌。

    其次,便是八王爷

    朝中最后可能撼动华苏叶帝位的人,虽远居城南韬光养晦,但不可不防。

    她借助朝中之人的势力,诬陷八王爷的远房亲戚谋反。谋反的高帽但凡一扣下来,满门抄斩。

    无论八王爷有没有参与其中,他都脱不了干系。

    至于莲妃,毕竟是后宫的元老。她所懂得计谋,就算洛倾尘有系统,都和她拼的不相上下。

    但即便再难,她花了三年的时间,还是成功了。

    一段白绫、一壶毒酒、一把匕首。

    她一身一袭水蓝色的素绒绣花袄,眸子冰冷如雪,看着已经败了的莲妃道:“想痛快的话,我建议你选白绫。”

    “洛倾尘,你以为你真的赢了吗?”莲妃一身纯白锦衣,披头散发,嘴角带着嘲讽的笑意大笑道:“我今日死了,你又能比我多活几年呢?太医怕是早已和你说了这心气郁结,无药可医吧!”

    她心中微颤,面上却丝毫看不出一丁点的波澜。长年累月的攻心之计,对她的身体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她心里很清楚,必须要尽快绊倒莲妃,已决后患。

    “那你就提前帮我好好看看黄泉路。”她目光一敛,语气中带着一抹笃定道:“至少,他的前朝后庭再也没有的大患,值了。”

    “哈哈哈哈”莲妃拿起毒酒仰天长笑一番道:“自古帝王多薄情,你这般为他铺路,等你死后。他多的年轻貌美的女子,到时你只不过是黄土下的一把灰而已。”

    音落,她将毒酒一饮而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