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华苏叶眯了眯眼,眼神里尽是探索的神情看着她道:“你这究竟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还怕我上门”

    “停!”只此一瞬,她只觉得心跳砰砰的加快跳动,脸颊直接泛上一抹绯红。

    这抹绯红,还不自觉的蔓延到耳际!

    她似是有些知道他想要说什么,可却又没办法这么**裸的听他说出来。

    倘若她此时此刻穿的是女装,倘若她此时此刻在他心中是个女子,倒也还好。

    “太子殿下有所不知,我家境贫寒,家姐又重病。小小草屋,还是别去了”洛倾尘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道:“下次,下次”

    华苏叶耸了耸肩轻笑道:“随你。反正,如今想找到你不要太容易。”

    毕竟,她和那个所谓的御前侍卫似乎关系还不错。

    哼!

    他怎么就那么不愿意承认,那个御前侍卫与她有关系呢!

    翌日一早,洛倾尘早早的就离开的东宫。似乎在太子的寝殿过了一夜,她在这太子东宫就出入于无人之境。

    每个人见到她都认真行礼,毕恭毕敬的样子让她不自觉的有些紧张。

    回到洛府的时候,洛锦颜已经睡下了,千夜安坐在她门外的石凳上,看样子一宿没睡。

    “姐姐好些了吗?”她半眯着眼,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嗯。”他点了点头,将泡好的碧螺春递给她道:“大夫说她的心脉逐渐变得稳定,她脸色也变好了许多。”

    他说话的语气有一种淡淡的陌生,却带着不为人知的凄凉。

    “那就好。”她接过他递给她的茶道:“姐姐就拜托你了。”

    “倾尘”她正欲要起身,千夜安瞬间拉住了她的衣袖问道:“你和太子很熟吗?”

    清风一吹,木槿花的花瓣缓缓的落了下来,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花香。

    良久,她缓缓转过身,认真的眸子泛着浅浅的流光,看着他道:“对,很熟。”

    “他对你感觉似是不太一样。”千夜安依旧没有放手,似是再等一个他大抵永远都等不到的答案。

    “我知道啊!”她浅浅一笑,一朵小小的木槿花落在了她淡蓝色的华服上,画面似乎那么的美好。

    “你”他似乎有什么向后缩,但却欲言又止。过了许久,都不曾说出过一句话。

    “千夜安,我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勉强。”她微微颔首看着他道:“但如果你对她好,她一定会很开心。”

    这一次单独聊天大抵是他们两个,最后一次这样面对面的聊天。

    有些事情不可能便是不可能,以前不知道的东西,从那时候起大概都知道了一清二楚了。

    洛倾尘对他无儿女私情。

    三天后,洛锦颜的身体渐渐好了起来。但华苏叶却没有来寻她,作为一个太子想要在民间寻找到一个人,简直易如反掌。

    正当她有些没弄明白的时候,千夜安从宫中带来了一点消息。

    太子殿下被皇后禁足,原因是:他将男人留宿在东宫内,并且同床同枕!

    她不知道这个谣言从何而来,但此时的华苏叶一定很着急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