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啊”梁梅雪看见洛昭心手腕里不停流出来的血,惊呼道:“你你这是杀人灭口,要赔命的!”

    梁梅雪完全没想到洛倾尘会如此果决的做这样可怕的事情,她从头到尾的眼神就像是一个恶魔,高傲的俯视着蝼蚁一般的她们。

    “怎么?就允许你们害我姐姐,就不许我害你女儿?”她不屑的轻哼道:“我这人怕麻烦,你们做了什么事自己心里清楚。按照这流血的速度,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你女儿就救不回来了,我有的是时间可以等,就是怕你女儿等不起。”

    她一边说着,还不忘一边踩了洛昭心一脚。她身子抽搐了一下,眼眸已经不自觉的闭了起来。

    血的流速很快,洛倾尘的表情却犹如局外人一般的从容。

    “你究竟做了什么,你再不说我都救不了心儿的命了!”洛书转眸,握紧梁梅雪的肩膀道:“你倒是说啊,什么薄荷幻叶,你拿了她什么东西?”

    洛书是个聪明人,洛倾尘如此不顾一切的做这件事,并且语气如此笃定,一定是事出有因。

    而此时,梁梅雪竟然还打算隐瞒,不禁让她觉得这个女人的城府何其的深。

    梁梅雪死死的咬着唇,看着洛昭心手腕不断涌出的心血。一颗如铁石一样的心,终于软了下来。

    她深吸一口气道:“小方,去将我枕头底下的薄荷幻叶拿出来!”

    梁梅雪很清楚,只要她承认薄荷幻叶在她的房间,她就输了。

    没想到处心积虑这么久,她终究还是输了。

    她梁梅雪自问玩阴谋论比谁都要厉害,宁儿本身就是一个替罪羔羊,即便东窗事发,她也能替她们顶罪。

    毕竟,宁儿的父母在他们的手上,她对他们的话不得不听。

    可她没想到的是,洛倾尘竟然以一种正面直击的方式和她摊牌。这一种可怕的方式,让她在一瞬间根本手足无措。

    一个犹如恶魔一样的人一步一步向袭来,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直达她的要害。

    她根本没有任何退路,没有任何选择!

    一个时辰以后,梁梅雪跪在大厅之上,脸色一片苍白。洛昭心因失血过多已经陷入昏迷,大夫在替她救命。

    洛书看了一眼洛倾尘,眸子里泛着深邃的暗光。她的女儿,真的变得很不一样。

    那种不同,竟让他觉得恐惧。现在回想起来她方才的一举一动,他都觉得毛孔悚然。

    “老爷,是我迷了心窍做了这件事。但这件事和心儿无关,心儿是无辜的!”梁梅雪一边哭着一边还不忘控诉道:“她洛倾尘不能这么对心儿,万一心儿有个三长两短,我我一定不会放过她。”

    “梁梅雪,我真的不需要你放过我。”她顿了顿,冷笑一声道:“因为我并没有打算放过你。”

    “好了!都被吵了!一个家成什么样子!”洛书眸子一冷道:“薄荷幻叶和兰花的气味在一起会产生剧毒,如今颜儿已经吸了半个月之久。你你把解药交出来。这件事情,我就当家事来处理了。”

    “老爷老爷”梁梅雪哭喊道:“老爷我没有解药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