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尽完所有人事,只能看天命。

    她不能丢下华苏叶不管,因为在她生病的时候,他也没有丢下她。

    脑海中不断回忆着他守在她身边的时候说的话

    他是皇帝的第四个儿子,生他的母妃一直以来都是皇帝的心尖宠。

    正是因为如此,才遭人嫉妒,被人陷害致死。

    皇帝非常宠爱他,在他十岁那年就立他为储君,让他成功东宫之主。

    这些年来,他一直未曾娶妻,皇帝依然没有对他多加严苛。

    朝廷上流言蜚语四起,最多的就是传言他有断袖之癖。

    “嗷呜”一阵狼嚎声响起,洛倾尘看着站在月光之下浑身浴血的华苏叶心中猛然一跳。

    他的周围尽是狼的尸体,周围还有七八只狼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嗷呜”一声具有命令式的惨叫,所有狼群朝着华苏叶的方向攻击而去。

    洛倾尘眸子一冷,手里拿着一只掉落在地上的火把纵身一跃,右手一挥,挡下了狼的攻势。

    “嘶”右手的皮肤被饿狼的爪子所撕裂,但她却毫不犹豫的稳稳的站在华苏叶面前。

    “回来干嘛!”华苏叶脸色有些苍白,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虽不致命,但血应该留的不少。

    这么危险的情况他明明已经走掉了为什么还要回来,明明那个爪子要撕裂的是他的心脏,为什么他要伸手去挡。

    他自问在宫中处处都是险境,从来没有一个人,无论是男是女明知赴死还会陪着他一起。

    没有一个人以至于他让她带着孩子走的时候,从来没想过她还会回来。

    叮好感度加三十,任务完成度百分之五十。

    “这和你为什么让我走是一个答案。”耳边的提示音响起,让她握着火把的手有些颤抖,眸子里闪烁着一抹微冷的光芒道:“你相信我吗?”

    她的语气很轻,却带着深深的笃定!

    既然他愿意为生命保护她,那么她又怎么会丢下他一个人。

    华苏叶一怔,只觉得一股极淡的暖意流向心脏,很奇妙的感觉。

    “闭上眼睛”

    “啊?”

    “我让你闭上眼睛。”

    音落,华苏叶竟在如此危险的情况下,毫无防备的闭上了眼睛。

    从前的他从来都不敢熟睡,不敢在陌生的环境下闭上眼睛。因为他知道,很多人都想要他的命。

    这要是身前的这个人是刺客,此时此刻可以分分钟要了他的命。

    叮扣除五百点兑换值,成功兑换瞬间定格。仅限本位面使用

    她半眯着眼,右手拿过他手里的长剑,一个一个刺入野狼的双脚。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气息,他们本不该打扰野狼的生活。但他们没伤害任何人却要遭到其他生物的伤害,反击已经是必然。

    只不过,一念之间,她还是没忍心刺入它们的心脏。

    双脚刺破,它们便失去了战斗的能力,也算是两全。

    时空定格结束后,所有的狼倒地。

    她咬了咬唇,对着身后的华苏叶道:“睁开眼睛吧!”

    在他的时间仅仅只过了一秒钟的时间,眼前的人便解决掉了所有的狼。

    这一瞬间的震惊就和他看见那座木屋一般,心口猛然一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