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生不喜与人抢,但该得到的永不相让。贺琛

    我的人生并非那么的完美,不是富二代,不是官二代。

    只有一个离开家的父亲和一个重病在身的母亲。

    从小到大我都没有朋友,也不奢望有什么朋友。我并不是喜欢沉默,而是我知道沉默就可以将自己永远的藏起来。

    直到,我母亲的病不能在拖下去。

    我带她去医院,听着医生说着是我世界里的天文数字,我还是只能沉默。

    不远处的一个少女愣愣的看着我,她似乎只是生了一点小病,身后的两个人对她毕恭毕敬,看上去就是一个大小姐。

    她看着我,我也看着她。

    可我没想到的是,她朝着我走了过来,几乎毫不犹豫的掏出一张卡给我,让我去取钱。

    然后很公平的说,这只是一个交换。因为她拿了我的衬衣的第二颗纽扣。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是可怜我还是同情心泛滥。

    但我知道这张脸,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取完钱回来以后,她已经不见了。

    跟在她身后其中一个女的看着我很不屑的说着难听的话,大概是说我是个骗子之类,但我却丝毫没有觉得生气。

    因为我知道,有些东西已经超越了羞辱,超越了一切。

    母亲的手术很顺利,而我却进入一种近乎疯狂的学习。

    从社会底层的摸爬滚打,一路前行。为了只是想站在与她并肩的位置,至少如果未来有奇迹成为他生命中的人。

    我也可以说得出口门当户对这四个字。

    所有的努力,终于在十年后的某一天有了变化。洛氏企业破产,我站在一个绝对的位置向他们伸出援手。

    而她的父母为了报答我的恩情,将她嫁给了我。

    其实对于我这种性格的人而言,这个世界上除了洛倾尘,我都不会同意这种仿若交换而来的婚姻。

    但只要是她,就什么都可以。

    我知道她不喜欢我,我也知道她喜欢谁。如果说人生的黑暗,那三个月她进星艺一步一步窃取内部数据,资料档案大抵是我最难熬的日子。

    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会停下。

    但即便如此,我依然不舍的拆穿她

    这些日子我虽然难熬,但却没有心痛。我大抵分清了什么是感激,什么是爱。

    亦或者也可以说,在还未开始的爱情里,我死心了。

    直到苏糖的会议上,她突然脱胎换骨,犹如变了一个人。

    她不再在意叶左川的情绪,没有泄密给他任何资料,直接站在他的对立面。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但我知道那一瞬间她看向我的时候,我的心脏跳动的不太正常。

    大概是因为,我依然抱着那些许的期待,等待着某一个黎明的曙光!

    我知道它也许会来,也许不会来。但无论如何我都不应该等下去,因为我不相等。

    她和贝春泥有矛盾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将监视器调到自己的电脑上,让琳达去处理。

    她想要演十年女主的时候,我为她请了星艺最好的经纪人,帮她炒热度。

    但我没想到的是她竟然不稀罕这种热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