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贺琛整个人猛然一颤,下一秒自嘲的笑了笑道:“我怕我做好了饼干,你就不见了。”

    他全然不觉自己是在现实之中,他以为这是一场梦,而他不愿醒。

    “不见了能去哪里?”洛倾尘抿了抿唇笑道:“我临时有事,没上飞机。”

    她知道,这样的解释是最能够让人所信服。

    毕竟,如今她有没有上那架飞机,也不会有人知道。

    良久,一片寂静。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红酒想起,还有某人急促的呼吸声。

    不知过了多久,他方才深吸一口气问道:“你真的没上飞机吗?”

    “真的!”洛倾尘将他微凉的大小放在自己的脸上道:“我的体温比你还炙热呢!我才不是孤魂野鬼。”

    “停”贺琛有些害怕的将她抱的更紧道:“我不要听,你不要说!”

    他害怕自己会听见自己不敢听到的话,似乎还没从梦境和现实中抽离,似乎还没有从生生死死的边缘中扯会。

    他的心,有余悸。

    “所以,贺先生还愿意给我做蔓越莓饼干吗?”洛倾尘轻笑一声,眼底带着一抹淡淡的暖意。

    “当然只要你在我什么都能给你做。真的洛倾尘,什么都可以”他的语气显得有些卑微,一遍又一遍的在她耳边重复。

    这样的瞬间让她不禁的想到折雪在十年里面说的一句话。

    无论在冷静沉稳的人,当遇到最爱的人失去自己,那种痛心疾首的生死别离,分分钟就能让他所有的理智全盘崩溃。

    贺琛就算在理智,在以为失去洛倾尘的那一刻,还是像个孩子一样,那样的手足无措。

    烤箱里弥漫着饼干的想起,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

    贺琛洗完澡走出来后完全是另一番模样,不在那样的慌乱,但一双眼眸却始终都没有离开过她。

    “不知道人生的路有多少,但我想现在就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时候。”

    他说起撩人小情话的时候,还是那样的一本正经,但一双漆黑的眼眸好似会发光一样。

    洛倾尘一边将烤箱里的小饼干拿出来,一边笑道“为感觉折雪大大还可以在写一本书!”

    “哦?”贺琛眸光一挑道:“贺太太觉得我应该要写什么样的内容。”

    经过了一整天的心惊胆战,他突然发现人生的笔尖不应该仅仅停留在十年。

    或许十年会将延续出一个更美好的故事,因为他和洛倾尘所经历的后半生,已经和凤橙言凡完全不同。

    “让我想一想。”她轻轻拿起一个蔓越莓饼干,嘴角带着一抹极淡的笑意看着贺琛道:“折雪大大要不要勇于突破自我!”

    “嗯哼?”他赢了一声,伸出手将她嘴边的饼干碎屑擦干净道:“请影后小姐给出建议!”

    “我觉得苏糖在很多方面还是完胜十年的”洛倾尘轻轻一笑,眼底闪烁着一抹极淡的光道:“不如折雪大大就写一本霸道总裁爱上我吧!”

    “”

    这个建议,贺琛先生表示:真的是一个很大的突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