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道:“你上次说要和你老婆离婚,什么时候离!”

    如今很多粉丝都支持他们搞p,趁着苏糖就要上映,如果他们两个真的给粉丝发糖,或许可以在为电影造势一波。

    “我的大小姐,是不是疯了?”安铭简直不敢相信贝春泥会突然说这句话,他咬了咬唇道:“你不是在宴会现场吗?你特么给我小声点!”

    “我怀了。”贝春泥眸光一冷道:“今夜过后,我们就是最火热的p!如果你”

    “你省省吧!”安铭冷哼一声直接打断她的话道:“谁知道你怀的是谁?我每次措施都做的那么好,你能怀?还有,我的形象是老干部!需要表现的是我对我妻子的忠贞,我是不会离婚的!”

    “安铭!”贝春泥死死的咬着唇道:“你当时在床上不是这么说的,你这是过河拆桥?”

    贝春泥早就知道安铭在圈子里的名声不太好,但碍于他在外界中的形象一直是那种很顾家的好男人。

    拍摄过程中大量的吻戏和床戏让她有点控制不住对安铭的向往,他承诺过她一定会离婚。

    可如今

    “我过河拆桥,拜托大姐,这个圈子一夜**还少吗?”安铭的语气有些不耐烦,又似是调侃的感觉道:“你该不会真的爱上我了吧?”

    对于贝春泥这种女人,在他安铭的世界里可谓一抓一大把,但他可看不上。

    在安铭的世界里,名利远比什么都重要,就是因为如此他即便非常看不惯他家里的黄脸婆,他依旧要在各种宴会上带上她。

    因为只有这样好男人、老干部的形象才能在粉丝的心里根深蒂固!

    至于他的私生活如何,那边是他自己的事情。

    这一次和贝春泥炒p他已经发现弊大于利,对于他这种人设,并不适合炒p。

    “安铭你这个贱男人!”贝春泥抿了抿唇道:“就这种演技,还真的以为自己是什么老干部,笑死人了。你给我记住了,是我贝春泥不稀罕你!今夜过后,我的事业就会更上一层楼,而你等着吧!”

    音落,她就将电话猛然挂断,愤怒的离开了宴会厅。

    当所有人都以为苏糖无论是从排片还是演员上碾压十年的时候,仅仅一个晚上十年的口碑竟然来了一次完美逆袭。

    或许恰巧是因为首映的排片稀少,因此十年的上座率几乎是百分之百。

    每个从电影院里走出来的人都对这部电影念念不忘,特别是那些异地等待的情侣。

    有一句话写的特别的好:十年恋爱,九年异地,1057张火车票,最怕听到你说放弃。

    第二天一大早,星艺的电话就炸开了锅。

    最先打电话来的就是陈发发影业,毕竟他是唯一一个没有引进十年的影院。

    “那个能不能让你们贺总接一下我的电话,价钱什么都好商量。”陈发发不听的向琳达解释,之前完全是收了贝春泥的影响,才会做这么糊涂的事情。

    这一次算是给自己教训,以后星艺的排片绝对超过百分之五十。

    但即便如此,贺琛还是非常冷漠的拒绝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