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夜未眠,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依稀还记得白依依仓惶的跑出宴会厅的样子,记得台上贺琛眸光似水的样子。

    原来,遗忘最初记忆的人一直都是她自己。

    原来,贺琛从未缺席过她的人生。

    凌晨三点四十分,她找了一个小时的私人物品后,敲开了贺琛的房门。

    他还没睡,坐在电脑面前,似是在敲打的什么内容,指尖飞快。

    “还没睡?”见她穿着睡衣拖鞋走了进来,贺琛停下手中的动作,眉梢轻轻一颤。

    洛倾尘手里抱着个大玩偶熊,坐在贺琛对面的沙发上,看着他问道:“你也没睡啊!”

    “处理一点文件。”他将手中的笔记本电脑合上,将室内空调的温度调高看着她道:“怎么,还在踌躇不安?”

    一晚上回来,她时不时的成为问题宝宝,时不时的又一句话不说。

    这件事情的宣布似乎对她有很大的情绪波动,但他想做的只不过是将她往后路上的绊脚石一次性铲除干净。

    白依依的确是最跳得一个。

    一个会找到顾菲儿,知道当年详尽事情的女人,太过于危险。

    虽然现在的洛倾尘在他眼里已经足够的聪明,但是他还是不愿意复杂的演艺圈刚开始,就有人想要害她。

    可以说是一种保护,也可以说是一种提前预防。

    “才不是呢!”洛倾尘抿了抿唇笑道:“那个我最近手头有点紧,你的十万块钱什么时候还我!”

    他微愣,眸子里竟然闪过一抹极淡的微光,就这么看着她足足十秒钟方才说道:“可以,不过必须带上附属产品。”

    “啊?你也有附属产品,我也有耶!”洛倾尘转了转眼珠子,浅笑道:“你先你先。”

    贺琛打开右手边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和一张还未拆分的信封。眸子里一片温柔,起身朝着洛倾尘沙发的方向走去。

    当她看到盒子的一瞬间,心中便咚的一声。

    正方形的精美盒子,里面要装的东西大概只有可能是戒指!

    “我我要先看信封。”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一手抱着大熊,一手去拿他手里的兴奋。

    打开一看,才发现是一张崭新的副卡。

    “我人生中的第一张黑卡和你办的是一个银行”他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道:“那时候他们问我要不要副卡的时候,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那时候的贺琛很清楚,这张副卡极有可能一辈子都找不到它的主人。

    但他还是抱有一丝希望,放在内心的最深处。没想到后来的洛家,竟然遭遇了金融风暴,让他有机会出手帮忙。

    “好吧!”洛倾尘将卡片放进口袋里,随后将口袋里的一个小袋子拿了出来,看着贺琛道:“礼物有来有往,还你了!”

    贺琛微愣,缓缓接过小袋子。

    打开袋子的一瞬间,他浑身一怔。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枚崭新的纽扣,这是当年她问他要的扣字。

    “其实,我应该说对不起”洛倾尘抿了抿唇,将头靠在沙发上,把小熊挡住自己的眼睛道:“因为它成为了你的执念,而我却没有一下子记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