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咳咳”贺琛似乎不在意这些流言蜚语而是继续说道:“我认识我太太十年了,但是她应该不太清楚。”

    洛倾尘半眯着眼,眸子里闪过一些零碎的片段。

    窗外的阳光,干净的少年,无助的眼神。

    这一刻,她终于知道为什么贺琛最初的时候会那么迁就原主。

    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早就相遇的命中注定。

    下一秒,坐落在宴会大厅两旁画架上的红布被站在身边的服务员小姐一掀。

    所有画作瞬间映入眼帘,每一张画上都是同一个女孩。

    虽然漫画风格的画风,但却能轻易的认出画上的是谁。

    从帮着双马尾的可爱女孩,变成了一个微卷长发的漂亮少女。

    每一张画作上的时间都在十一月份,或早或晚,但却没有超过十一月。

    “每一年,她生日的那一个月,我都会在她家附近等着,想画下她那时候的样子。其实我每年都想生日当天画下她,但却发现有时候一等就是好多天不见她的人影。”

    洛倾尘瞪大了双眼,右手不自觉的捂上了嘴,带着浅浅泪花的眼眶扫过每一幅画卷。

    从国内到国外,贺琛从未间断过。

    “其实最难得是她十六岁的那一年,她去了美国。”贺琛顿了顿道:“好在那时候的我已经有了一点成就,通过人脉关系知道她在上哪一所学校。不然,可真的要错过了。”

    下一秒,洛倾尘将目光落在她初到美国的那一年。她穿着英伦风的校服,站在学校布满红枫叶的小道上。背着一个咖啡色的挎包,手上抱着两三本课本。

    脑海里的记忆突然回到十六岁的那一年,那是她最喜欢的挎包。

    去美国学校报道的第一天,她就背上了。虽然那个包已经不在了,但当她看到这副画像的时候依然能很清晰的记得。

    原来那个时候只要她一转眸,就能见到此生最重要的人。

    不过也好,错过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相遇!

    贺琛零零碎碎的说了很多话,洛倾尘就这么愣愣的看着他。

    坐在底下的许多人竟不知不觉的红了眼眶,贺琛用了十年的时间去报答一种恩情,远远的看着。

    “我想告诉在座所有人,我找到她不是凭借一个生日,不是凭借一种感觉”他冷哼一声,原本温柔宠溺的眼眸瞬间变得冰冷,将目光稳稳的落在了白依依的身上道:“而是这十年,我都陪在她身边。无论创业初期有多么艰难,中期有多少诱惑,后期有多少门当户对,我都没缺席过她的十一月!”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一路浪接着一浪的掌声,每一个人似乎都用尽了力气去鼓掌。

    在他们眼中,贺琛是一个超级沉默寡言的人。可他今天说的话,大抵比他一整个月说的都要多。

    而能让他说这么多话的人,或许只有他口中所说的贺太太。

    而此刻,白依依的脸色近乎无比的苍白,顾菲儿早就吓着双唇颤抖。

    她们自以为是的以为被贺琛狠狠的打脸,几乎不留一点情面。

    这一刻,她突然觉得自己无比的好笑。她不是输给了洛倾尘,而是输给了贺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