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话音一落,她便缓缓抬起手中的血红长剑,朝着司徒媚的方向攻击而去。

    剑气的力量极为强大,惜尽夜似是为了配合她将所有的血鸦统统收回。

    血色锋利的剑伴随着一声声的惨叫一道一道的划破了司徒媚的脸。

    她的眉头都没有眨一下,对于司徒媚满眼只有恨意。

    当她足足划了九十九下的时候,司徒媚的脸上已经只剩下森森白骨。

    不仅仅是她的脸,还有她用手挡住的脸。

    一声一声惨叫的声音在她耳旁响起的时候,都觉得是一种快感。

    也许,她真的是传闻之中杀人不眨眼的鬼娃大人也说不定。

    “洛洛倾尘”司徒媚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脸,死死的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着:“我我司徒媚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尽管来”她依旧如当初在鬼街那般的霸气,而这一次她身上所承载的力量,比之前要多了好几千万倍。

    手中的长剑汇聚到一处,她嘴角露出一抹冷漠的笑,看着满脸是血丑陋不堪的司徒媚道:“再见”

    电光火石之间,容冷陌冲到了她的面前。长剑稳稳的刺入他的心脏。

    而他却稳稳的抱住了她,大抵也只有这一瞬间那个白衣如雪的男人,承认了自己心中隐藏许久的某个秘密。

    他自嘲一笑,在她耳际边上说了三个字

    “对不起。”

    这三个字他本就早该对她说,当他把灵契锁魂镜交给司徒媚的时候,他便注定要欠她一生一世。

    但当时的容冷陌却不愿意承认,自己喜欢上了一个猎血师

    多么的嘲讽,多么的让人不敢置信。

    而这个人,在凡尘之时还是惜尽夜的妻子。

    但终究一切都要落幕,这样结束大抵是最好的了

    站在洛倾尘身后的惜尽夜眸子一冷,手中环绕着强大的力量将容冷陌直接朝着司徒媚的方向推去。

    长剑随着他而去,在落地的瞬间同时刺入了司徒媚的心脏。

    下一秒,两人化作一抹尘埃,消失在无尽的夜空。

    顷刻之间,洛倾尘只觉得自己的身子一飘,被某人一拉,稳稳的掉入一个温柔的怀抱。

    还问等她反应过来,一个急迫且炙热的吻便落在了她的唇上。

    容冷陌一死容族大怒,群起而上想要取惜尽夜的命。但他似乎毫不在意,依旧亲吻着怀中的人。右手亲亲一抬,建立起一道暗红色的屏障。

    惜尽夜的屏障和容冷陌有所不同,他的屏障是具有攻击性,且攻击性极大!

    “谢谢你谢谢你”良久,他轻轻放开她,眼角带着泪,想说什么却有些慌乱。只得不停的说着:“对不起是我都是我没保护好你。”

    如果他没有失忆,如果在堡垒的时候他将她留下。她便不需要受那么多的痛苦折磨,即便不成为觉醒成为鬼娃又如何,他拼死也会保护他。

    可那时候的他,竟然让她走

    “可我回来了啊!”洛倾尘抬了抬眸,眼底一片清澈的看着他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宿命,你给我半颗心脏的时候,可想过后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