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容冷陌皱了皱眉,将司徒媚拉到一边轻声道:“我抓她来有很重要的事情,你想干嘛?”

    “多重要呀?”司徒媚傲娇的撅嘴道:“有我重要吗?”

    “别胡闹,这是正事。”容冷陌自然很清楚司徒媚的手段,如果洛倾尘真的落到了她的手上,一定会生不如死!

    “你心疼了?你在意她?”司徒媚朝着容冷陌抛了个媚眼道:“如果你真的心疼她,当我刚才的话没说!”

    她司徒媚自然很清楚,说什么样的话能够刺激到容冷陌。因为从小到大,无比优秀的容冷陌都只围着她一个人转。

    她有这个自信,也相信容冷陌一定不会拒绝她。

    果不其然

    “你觉得我会将我心疼的人,在意的人关进这里?”容冷陌无奈一笑,眼底闪过一抹连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情绪,继而故作轻松的对司徒媚道:“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但是,她不能死。”

    “放心,玩死了多没意思!”司徒媚抿了抿唇道:“容族有一个法宝灵契锁魂镜,借我用一下。”

    “她受了这么重的伤,你用灵契锁魂镜她必死无疑。”容冷陌闭了闭眼道:“我以前倒不觉得,你这么狠。”

    这一刻,容冷陌只觉得眼前的司徒媚变得不像他小时候认识的司徒媚。

    那个青梅竹马,虽然有些傲娇,却不至于这么狠辣的女子。

    “哼”司徒媚撅了撅嘴轻哼一声道:“你就是在意她!我告诉你我司徒一族用了血域之阵都差点全军覆没,你不给我灵契锁魂镜让我去面对她,说不定受伤的人是我而不是她!”

    她必须要拿到容冷陌的灵契锁魂镜,否则她担心自己打不过洛倾尘,那可丢脸了。

    “拿走”容冷陌从怀里掏出一个带着暗红色的镜子道:“我去血月街,今天有一批新货,很快整个不夜城就不仅仅是血月街才能开荤,你想要那个嫩肉,都先给你解馋。”

    音落,他没有多看洛倾尘一眼,朝着密室之外走去。

    一路上容冷陌的情绪都不是很高,他的步伐极快,心中似是有一团燃烧的火焰,似是要喷发而出。

    为什么丢下洛倾尘给司徒媚,他心里会觉得那么的不自在。

    他不是应该为自己献媚司徒媚而沾沾自喜吗?他不是因为为即将得到的王权而开怀大笑吗?

    为什么此时此刻,他只想着大开杀戒。

    以至于他到达血月街的一瞬间,一句话没说,倚着月光将两颗锋利的獠牙狠狠的咬在一个女子的脖子上。

    仅仅三秒,他就吸光了那个女子身上所有的血液。

    周围肉食主义的吸血鬼皆是惊呆了,容冷陌果然还是一个人物。他竟然能够如此迅速的吸光一个人的鲜血。

    他身上的强大力量大抵除了惜尽夜,无人能阻挡。

    可惜为何上天创造了一个容冷陌,偏偏还要创造一个惜尽夜。

    “狂欢之夜,不必拘束!”容冷陌眼眸之中尽是血丝,嘴角勾勒起一抹极冷的笑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